14:坦白真相
15/489

14:坦白真相

  “你做梦!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滚!”司灼恶狠狠地瞪大着眼睛,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晔华估计连灰都不剩了。

  晔华也不生气,手指漫不经心地划过司灼的下巴,对着她的耳边吹了一口冰凉的气息,暧昧地说道:“你会后悔的,到时候别求着我出来见你。还有,记得把那块玉石随身携带,否则……”

  嘴角邪魅上扬,晔华留给司灼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手一挥消失在她面前。

  也不知道晔华的话有没有说完,司灼就看见他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站在原地拼命地擦拭着嘴唇,眼泪不断从眼眶涌出,模糊了视线。

  她竟然被一只鬼给强占了身子,为什么会这样?她以后要怎么面对别人的眼光?无力地蹲下身子,将头埋在臂弯处,哽咽着。

  那不是一个噩梦吗?为什么会变成真实的,这要让她怎么接受?毫无征兆地闯进她的生活,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将她强行占有,居然还来威胁她!

  “呕——”好恶心啊,一想到梦里的画面,司灼胃里一阵翻涌,好想酣畅淋漓的大吐一番。

  “司司,你蹲在门口干嘛?怎么不进来?我刚准备去找你呢。”落落看看时间不早了,却怎么都不见司灼回来,便准备寻去。刚打开门,就看到司灼蹲在那里不知道怎么了。

  听到落落的声音,司灼缓缓地抬起头,怔怔地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已经安全到宿舍门口了,大门紧闭的各个宿舍里也有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

  听到吵闹的声音,司灼就感觉像从阴曹地府走了一遭似的。

  “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快起来!”落落看见司灼泪眼模糊的样子,眼圈也通红,担心地将她扶进宿舍。

  司灼坐在床上,看着落落担心地表情,一把拉过她,趴在她怀里嚎啕大哭。

  “不哭了不哭了……看你这么哭,我都想哭了……司司不哭了……”落落心疼极了,一直轻柔地拍着司灼的后背。她嘴巴笨,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司灼。

  落落从没看过司灼就没有哭成这样过。她非常了解司灼的性格,虽然算不上多坚强,但最少比一般女孩子都理智。就连前一晚被楚清和伤到了,都没有哭出来,只是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独自承受。

  现在却哭成这样,肯定出了大事。落落撇撇嘴,眼泪也不自觉的从眼中吧嗒吧嗒的落下。

  不知道哭了多久,司灼只知道她连哭喊的力气都快没了,松开落落,整个人虚弱地靠在床头。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会有这么脆弱的时候,眼泪不停地落在身上,却没法阻止。

  “司司……是不是,是不是楚清和欺负你了?我……我替你报仇!你不要怕!我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没什么夏落落搞不定的事情!”落落抹着眼泪,一把抓住司灼的手,抽噎着声音,义愤填膺地说道。

  司灼摇摇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落落,“落落,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信我吗?”

  “我肯定信你啊!我们认识这么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我不信你,还能信谁?”

  落落毫不犹豫地说了这么真挚的话,感动的司灼咬着牙,好似下了巨大的决定。深吸一口气,握住落落的手,把她从落水那天开始,直到现在所遇到的,看见的,甚至晔华的事情都没有隐瞒,全部清清楚楚地告诉了落落。

  听完司灼说的这些,落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半天没有开口说话。

  司灼皱着眉头,表情深沉。抿了抿唇,略显愧疚地说道:“对不起落落。你是不是……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啊,不是。真的有一个男鬼把你给那个了……还出面帮你从女鬼面前救了出来?他不是说有块玉石吗?怎么没看你拿出来过?”落落赶忙摆摆手,支支吾吾怀疑地问道。

  司灼苦笑了一声,果然还是不相信吗?的确,说出去谁都不会信的。她下了床,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墨绿色的玉石,递给了落落。

  “这个,就是那个男鬼说的玉石。他还让我随身携带,否则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司灼看着那个像莲子似的玉石后悔莫及,当初就不该捡起来带回来的。

  落落盯着那块玉石研究了半天,突然兴奋地拍了司灼一下,“司司,你赚大发了!我虽然不是内行,但凭我在家里耳闻目染这么多年,这块玉石最起码上千年了啊!这得多少钱啊 ?”

  噗,司灼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感情她的着重点在这块玉石的年头上?

  “夏落落!”司灼气不打一处来,生气地喊了落落一声。

  “不是司司,我……我觉得你一直以来都比我理智。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替你分担,但是我可以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你。我会替你保密,然后找找看有没有懂行的人,比如什么茅山道士?或者得道高僧,来替你解决这件事情。”见司灼生气,落落放下玉石。舔了舔唇瓣,一本正经地表态。

  司灼木讷地盯着落落,喃喃道:“我想立马杀了他……”

  “你先静静。我是这么想的,那个男鬼可是救了你的,如果他真的把你当做妻子,那么他暂时不会伤害你。我们要先解决另一个,就是张雅琪招来的那个女鬼。我看不见她,但是你和张雅琪可以,听你的描述,应该是个大麻烦。张雅琪吓得都不敢回宿舍了,要问清楚才行,再这样下去就太危险了。搞不好会没命的!”

  司灼坐在一旁托着下巴,思考着落落说的话,觉得的确是这么回事。那个男鬼的确该碎尸万段,但暂时不会伤害她,可是那个女鬼就不一定了。

  都怪她被负面情绪冲昏了头脑,没有考虑全面。

  “你怎么知道女鬼会要了咱们的命?”司灼抬头诧异地问道。

  落落合上双眸,揉揉太阳穴,煞有其事地回答道:“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司灼翻了一个白眼,一个枕头朝着落落的脸上扔去。

  “疼!别打!”

  嘴角微微上扬,司灼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