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要受惩罚
14/546

13:要受惩罚

  “你能看见我?”毛骨悚然的声音,女鬼开口说话了!就是昨晚那个声音!

  阴风掠过额头的冷汗,浑身汗毛都战栗起来,瞪大的眼里溢出酸涩的泪。

  周身像是猛地沉入了冰窟里,寒气逼人,冷得司灼牙齿打颤,却偏偏动弹不得,让人充斥着一种极度的恐慌!

  腐肉腥臭的气息不断钻进她的鼻腔,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恐怖的女人越凑越近,不敢有其他动作。

  她该怎么办?为什么这个东西会出现在她面前?

  就在司灼忍不住要叫出来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邪异又威严:“阴阳有阴阳的规矩,不要让她知道你能看见她。”

  是谁?

  司灼一个激灵,转动着眼珠子,想搜索到那个说话的男人。可是女鬼就近在眼前,她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

  司灼计计算着站在的时间,正好在午夜十二点左右,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厕所里乌漆麻黑,女鬼又站在隔间门口的位置,真的是连逃跑的路都没了。

  不再怀疑那个声音的真实度,因为她真的要崩溃了。司灼咳嗽了一声,将厕所的感应灯打开。

  “奇……奇怪,怎么突然变冷了。”司灼抱住颤抖的身子,故意东张西望,好让自己不再面对那张恐怖到极点的脸。

  司灼抑制住快瘫软下去的双腿,木讷地裹上浴巾。蹲在地上,故意拖延时间,将衣物一件一件地放到水盆里。

  她用余光偷偷瞥了一眼,才发现那个东西像没有脚似的,整个身体漂浮在地面上。司灼咬着嘴唇,克制自己千万不要哭出来。

  一直装做看不见总归不是个办法,毕竟还要出去才行啊!

  “闭上眼睛,低着头,一路冲回去!”就在司灼着急得快要哭出声时,那个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

  冲出去?可是,女鬼堵在门口呢,冲出去真的可以吗?

  横着竖着都是死,管他是真是假!

  “啊!好冷啊!”司灼闭着眼睛,抱着水盆大喊一声,“砰”得一声撞开隔间的门,顾不得其他撒腿就往外面跑。

  司灼尖叫着跑到了走廊里,睁开眼睛不顾一切往走廊另一头的宿舍冲去。总感觉稍微慢了一步,就会在走廊里死无全尸。

  不知道跑了多久,平时短短几分钟就到头的走廊,硬是让司灼跑出了马拉松的感觉。明明感觉宿舍就在眼前,却一直都差一点,任凭她怎么奔跑都到不了跟前。

  周遭静得可怕,她尖叫了这么久,这一层没有任何动静。昨晚张雅琪喊了一声,整层人都破口大骂,现在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瞬间,司灼就感觉自己像进了一个异世空间,和外界完全失联。

  “鬼打墙吗?”司灼停下脚步,大口地喘着粗气,自言自语地问道。

  “看来不笨。”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司灼的头顶响起。

  “啊!”司灼吓得扔掉了手中的水盆。咽了咽口水,像看见了比鬼还可怕的东西似的,差点摔倒在地上。颤抖着说道:“你……你是人是鬼?”

  她亲眼看见,眼前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男人,是从天花板上落下来的,正常人绝对做不到!

  “你觉得呢!”性感的薄唇勾勒出好看的弧度。磁性的声音让司灼反应过来,刚才厕所说话的声音,就是他!

  穿着一身司灼说不上来什么朝代的古服。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魅惑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前。

  她的胸前?司灼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浴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掉在了脚边,此时的她,正是一丝不挂!

  “啪——”

  “流氓!无耻!下流!”司灼用最快的速度甩了那个男人一巴掌,并捡起浴巾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一时间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男人深邃的目光犹如死神一般,冷冷的睥睨着司灼,掀了掀性感的唇,压低了声音说道:“女人要对丈夫三从四德,敢动手打我,是要受惩罚的。”

  冰冷的袭来,司灼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想立刻逃走,怎奈男人寒冷的眼神牢牢地钳制住她,无处躲藏。他长得这么好看,却比那个女鬼还吓人!

  “谁认识你啊!什么乱七八糟的!”司灼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抬头恶狠狠地瞪回去。

  男人突然扼住司灼的下巴,“不认识我?”

  “你放开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我不怕你,你放开我!”下巴快要被捏碎了,痛得司灼拼命摇着头,不停地捶打这男人的胸膛,试图挣脱,却是徒劳。

  “娘子若是忘了,为夫帮你想起来。”男人霸道漆黑的眸子凝视了司灼一会,微微一颌首,惩罚般恶狠狠地吻着司灼的嘴唇。

  冰冷的舌头肆意妄为地在司灼的口中游走,挑弄着她的舌头,不断索取她口中的香甜。

  屈辱,悲愤,一时间充斥着司灼的大脑,眼泪夺眶而出。记忆如水般涌现,她想起来了!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在梦中将她强行占有的人,晔华!

  怪不得她听着声音那么熟悉,怪不得她看着那张脸像在哪儿见过。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一个意外的噩梦。

  被晔华霸道地强攻直入,司灼毫无招架之力。呼吸也被他无情的夺走。就在司灼快支持不住的时候,晔华才适时地离开她的唇瓣,却依然禁锢着她的身体,不肯松手。

  冰冷的唇离开,司灼全身无力,若不是被晔华圈在怀里,估计早就瘫软在地上了。愣愣的站在那里,视线越发模糊,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淌……

  晔华俯首,像洞房那晚一样,一遍一遍地吻着司灼脸上的泪水。同样冰冷的唇,不同的是这次温柔了许多。

  “你竟觉得这般委屈?”晔华搂着司灼,沉了沉眼眸。冰凉的手掌轻轻地在她的肩上来回轻抚,声音略微凄冷。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我只想过我平凡的生活,和我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和你!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求你不要再纠缠我好吗?”司灼挣脱着晔华的怀抱,几乎崩溃地吼道。

  啜泣的哭泣变成了嚎啕大哭,司灼颤抖着身子,哭得乱七八糟。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司灼都没感觉到她的指甲已经陷入了手心里。

  她是一个正常人,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更不知道这个男人会缠上她!她只想过好自己的人生,有错吗?

  晔华吻了下司灼的额头,没有原先的愤怒,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除非我消失在这个世上。否则,你永生都是我的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