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去除阴气
4/626

4:去除阴气

  姥姥没有立刻回答她,深吁一口气,冲着门前的贵爷儿喊道:“你也回去吧!”

  贵爷儿像能听懂人话似的,不再弓着身子龇牙咧嘴地冲着司灼嘶叫,转过身,一个跳跃扑到了姥姥的身后。进去前还不忘对着司灼咧咧嘴,像是在威胁她。

  “说吧,怎么回事?”姥姥见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才开口说道。

  司灼将脸上的雨水抹去,把今日下午在荷塘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姥姥。包括她怎么借船,下水后摘了多少莲子,甚至落水前的一通电话也没有隐瞒。

  发生的这一切,司灼怎么都想不明白。她从小就生活在大都市中,接受着最新的教育,完全是一个无神论者。今日落水后,在水中看到的那个情形,如果只是幻觉的话,她的脚裸不会这么疼,疼得她站都站不稳。

  她本以为是那个背竹筐的老伯伯救了她,可是父母赶过来的时候,老伯伯说了不是他救的,他看到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半个身子在水里泡着,趴在荷塘边了。

  司灼不可能自己从荷塘中心游回来的,在她意识消失后肯定还发生了其他事情。本来这一切,她怕父母担心,准备隐瞒下去的,打算回来后告诉父母,只是不小心失足落水,吓晕了过去。

  让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姥姥会发现!

  司灼清楚记得,姥姥看见她趴在父亲身上的时候,明显是心疼担心的,还赶紧的打开门让他们进去,只是贵爷儿突然扑了过来,还把她抓伤,不让任何人靠近她。

  估计就是这个时候,姥姥开始心生疑虑的。

  司灼刚摔下来的时候,心里很是委屈,自己倒霉成这样了,那只猫还和她作对。直到姥姥的态度一下子转变,甚至说了一句“她身上有脏东西”。

  换做旁人听到姥姥这么说,都会认为姥姥说的脏东西是司灼身上的淤泥。就连司灼本人也觉得可笑,她就是身上弄脏了而已,就不给进家门了?

  当她对上姥姥阴沉的目光时,才明白过来,姥姥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事情就是这样。”司灼将经过一毫不差地说完。捂着肩膀上的伤口,咬了咬唇。心里祈祷着:“姥姥啊姥姥,快让我进去吧,快要站不住了,而且伤口痛的要死!”

  姥姥沉了沉眸子,嘴里喃喃道:“到底怎么得救的呢?”思考良久,抬头看司灼也淋了半天雨了,身上还有伤,开口说道,“你进来吧,不过先不要回屋,跟着我去一趟佛堂。”

  司灼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姥姥可算没有把她当做妖怪不让进家门了!

  姥姥年纪大了,司灼也不敢让姥姥帮忙搭把手,咬着牙,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上了宅门口的几步台阶。姥姥关了大门后,就领着她往佛堂走去。司灼跟在后面,也不敢说话。

  一路上司灼都是扶着走廊的墙才能站稳身子,勉强跟上姥姥的步伐。天知道她的腿已经痛到骨头里了,额头上不知是雨水还是疼得渗出了汗水,顺着她的脸颊,一滴一滴地落在地面上。

  即使这样,司灼嘴唇都快咬破了,都不敢吭一声。进了佛堂,司灼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迎面扑来。佛堂内烛火通明,四周屋梁支柱上挂着黄色的帷幔,屋内正中位置,有一个宽大的神台,一座神像靠墙安置,威严庄重。与神像腹部一齐的地方放着香炉,炉内几柱香还在冒着缭缭细烟。

  香炉之下是错位不齐的各种灵牌,司灼知道,那是他们家的先祖灵牌。灵牌下放也安置了香炉,还有应时的水果。神柜干净简洁,没有一丝脏乱,可见是姥姥每天都在细心打理。

  姥姥跪在神牌前的蒲团上,闭上眸子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司灼也拖着腿走过去,学着姥姥的样子,笔直地跪在姥姥身后的蒲团上。

  过了一会,姥姥睁开眼起身,点了三支香插在神柜的香炉上,转过身对司灼说道:“你到一旁坐着,等我一会。”说完,就出了佛堂。

  司灼给先祖们恭敬地磕了几个头,乖乖地听姥姥的话,坐在一旁的木椅上,大气不敢出一口等着姥姥回来。

  “把裤子卷上去。”姥姥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陶瓷碗。蹲在司灼的面前,用手指不停地搅拌着碗里的东西。

  司灼弯下腰,把裤腿卷到膝盖处。这时候,她才发现脚脖以上,小腿以下已经变得乌黑发紫,特别是脚踝处,颜色最重,像极了人的手印。

  腿上变成这样,司灼吓得心里“咯噔”一下,若不是亲身所遇,就是打死她,也不会相信世上真的会有鬼怪的存在。

  姥姥用手按了按司灼的腿,检查着。司灼不敢再看自己的腿,就把目光移向了姥姥手里的陶瓷碗上,好奇问道:“姥姥,碗里是什么啊?”

  “给你去腿上阴气用的东西。对了,你还是处子之身吗?”姥姥松开司灼的腿,抬眸问道。

  什么?处子之身?司灼的脸莫名变得通红,她不知道姥姥突然问这个做什么,扭捏了一会,支支吾吾地回答道:“还……还是呢!姥姥干嘛突然问这个啊?”

  “姥姥就知道你最乖。在学校女孩子一定要自重,千万莫要学坏。”姥姥自顾自地说着,抓住司灼受伤的那只手,上下翻看。

  司灼听了姥姥的话,虽然有点尴尬,但是心里却在渐渐回暖。原来姥姥也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聊到这里,司灼想到了自己心心念念惦记的那个人,今日采莲的确是为了他,但是二人关系也没有发展到那么亲近。

  “嘶~”司灼倒吸一口凉气,思绪被手心传来的疼痛拉了回来。

  此时姥姥正使劲挤压着她手心的伤口,本来已经停止流血的口子,现在又渗出了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落在姥姥准备好的陶瓷碗里。

  司灼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地盯着姥姥,姥姥松开她的手,继续搅拌陶瓷碗里的东西,头也不抬地解释道:“用红木、柳树皮、香灰、朱砂、无根水,还有你的处子血碾碎搅拌成的。你腿上被百年水鬼的阴气所侵入,虽然不知道你怎么逃过此劫的,但是这阴气要不及时处理,怕你这条腿不废也难走路了。”

  不能走路!那不就是废了?司灼吓得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么严重呢,她才不要变成残疾人呢!

  “姥姥……”司灼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心里慌乱的不行。还好被姥姥发现了,本来她还想隐瞒的呢。

  姥姥用手蘸着碗里的粘稠物,往司灼的腿上抹擦。一边抹擦,一边说道:“这是土办法,可以把阴气吸走,你的腿废不了。”

  姥姥把所有黑印的地方抹了一遍,把碗放到一旁,继续说道:“怪我大意了。下午就不该让你出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