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家门难进
4/427

3:家门难进

  司灼爸爸蹲下身子,皱着眉头,心疼地说道:“爸爸背你回家,不哭了。回家后慢慢说。”说着,将雨伞递到司灼母亲手里,望了望水中的情况,发现司灼的双腿没有被异物牵绊,才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上岸。

  “既然小姑娘的父母来了,那老头子我就先走了啊!”老人家收回斗笠,抹了一把头上的雨水,重新戴在头上,背着竹筐就要走。

  “谢谢……谢谢老伯伯!妈,是这个老伯伯把我救上来的。”看见老人家要走,司灼从妈妈怀里露出个头,连声道谢,还向父母说明情况,“而且老伯伯怕我淋雨,还把斗笠给遮在我的头上。”

  见司灼这么说,司灼的爸妈顿时反应过来,身旁还有一个老人家。本来情况太着急,也没顾得上其他人。二人抬头感激地望向老人家,“谢谢大爷,真的谢谢您救了我们家司灼,要不到我们家坐坐,我们得好好的谢谢您才成!”

  老人家和蔼一笑:“不用不用,这小姑娘不是我救的,我下山回来就看见她趴在水里,还以为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姑娘以后可要小心点了啊,别一个人在河边玩水,太危险了。老头子真的要走了,老伴在家等着呢。”

  到嘴的话,老人家又咽了回去,毕竟当着人家孩子父母的面,说是以为死人趴在那,有点太难听,干脆作罢。老头子拒绝了司灼父母的好意,头也不回的背着竹筐,消失在大雨中。

  司灼父母本想继续坚持报恩,可人也走了,二人就把注意力又拉回了自己女儿的身上。

  司灼的脚裸上有大片的淤青,由于天太黑,还下着大雨,她父母也没发现。手心里也有一道不小的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了,伤口两边的皮肉已经泡的发白,有不少泥土混着雨水掺在里面。

  司灼母亲心疼的一直在哭,架着司灼从地上艰难的站起来,然后又趴在父亲的后背上,二人一个背,一个在一旁扶着,撑着伞。

  就这样,一家三口顶着雨往回走。司灼趴在父亲的背上,心里思绪万千。老伯伯说不是他救的她,那么她是怎么从水鬼手里逃出来的?

  难道是她看错了?只是意外落水,在溺水的恐惧下,产生了幻觉吗?

  司灼想得头痛,也不得而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过多久,司灼终于看见了姥姥家的大宅子。透过夜的帷幕,只能看见宅子的轮廓,宅门前挂着一对大红灯笼,泛着幽幽的光。

  司灼父母踏着急促的步伐,每走一步都会在积满雨水的地面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村落里有看门的家犬听见动静,都会此起彼伏地一阵叫唤。

  “铛铛铛——”司灼妈妈拍着木门上的铁环,使劲的拍打,“妈,我们回来了,开门呐!”

  大约拍了一分钟这样,大门从里面被缓缓打开一道缝,一个白发老人伸头出来张望。

  “怎么会成这个样子了?赶快进来!”姥姥推开门后,看见司灼浑身泥泞,虚弱的趴在女婿的背上,着实吓了一跳。说着就把门开得更大,好让他们进来。

  “喵!”

  “啊——”

  “小心!”

  当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司灼整个人已经从父亲的背上摔了下来,结结实实的仰在了雨地里。父亲也是半跌在地上,身边的贵爷儿正弓着身子,龇牙咧嘴地盯着司灼。

  “贵爷儿,你这是做什么啊?”司灼偏过头看看自己的左肩膀,几乎抓狂地冲着贵爷儿喊道。

  姥姥和妈妈怔在原地,父亲刚准备起身去拉司灼起来,贵爷儿立马扑了过去,拦在父亲面前,嘴里发出和平时不一样的叫声。

  倒像是看见了什么敌人似的,“嘶——喵”地叫着,司灼只要稍微有一点动作,它就叫得更加厉害。

  司灼无奈,只能单手支起身子,艰难地站起来。脚上的痛,差点让她再次摔倒。她的另一只手在水里的时候就受伤了,现在倒好,还没进家门,就被突然冲过来的贵爷儿扑倒,肩膀还被挠了几道血印,混着雨水浸透在衣服上。

  “妈,你要好好的管管贵爷儿了!你看把司司摔的都站不稳了,肩膀上也出血了!”司司母亲皱着眉头喊道,气得一直在喘着粗气。

  说着就要去带司灼进门,胳膊却被突然拉住。

  司灼母亲回过头,见拉着自己的正是姥姥,不明白地问道:“妈,你这是要干嘛?”

  姥姥面无表情地看着贵爷儿一会,又把目光落在司灼身上,半晌才冷冷地开口说道:“她身上有脏东西。”

  “有脏东西回家洗洗不就好了?司司受了伤,再不处理会生病的!”司司母亲焦急地直跺脚。她不明白,都这个情况了,自己的妈妈还会和一只猫来添乱。

  姥姥没有理睬司灼母亲,只是眯着双眼冷冷地看着站在雨地里的司灼。

  司灼被姥姥的眼神震慑到,不自觉地低下头,不敢直视姥姥的眼睛。

  姥姥的手劲很大,司灼母亲怎么都挣脱不开,只能冲着贵爷儿身后的男人喊道:“还愣着干嘛?把那只猫给我踢开,把司司带回家!”

  “你敢!”姥姥压着声音,怒目威瞪着自己的女婿,“你们俩先回去,我有话要问她。”

  “妈!那是你的亲外孙女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回去,要么我女儿和我一起回去,要么我陪她一起站着……你不心疼我还……”

  “妈!”司灼站在雨里,忍着身上的疼痛,无力地出声喊道:“妈,爸!你们听姥姥的吧,先进去。姥姥的意思是让你们先进去给我烧洗澡的热水,这不是贵爷儿在这拦着嘛,姥姥怕你们吓到贵爷儿,万一贵爷儿再扑过来,我可没劲儿躲啊!”

  司灼说完,看了姥姥一眼,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姥姥和贵爷儿亲,你们先进去准备着,姥姥会解决贵爷儿的。回去吧!”

  听到司灼这么说,司灼母亲的情绪才稍微冷静了下来,琢磨着女儿说的有道理,而且心里还在担心司灼的身体,抹了抹眼泪,立马拽着司灼父亲回了家去准备热水。

  司灼见父母急匆匆进了宅子,攥了攥拳头,才鼓起勇气问道:“姥姥,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