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水中诡事
2/363

2:水中诡事

  司灼奋力地在水中挣扎起来,却始终够不到水面。她明明坐的很稳当,却不知为何会毫无征兆的突然落入水中。

  她根本就不擅长游泳,她从小就有溺水的阴影,所以很多年都没下水游泳了。如果老天能给她一次机会,她才不要一个人来这里呢!

  深渊似的荷塘水,不禁变得冰冷。司灼的心急速地颤动着,不禁又升起了强烈求生的欲望。水影晃动,司灼在水中艰难睁眼,手臂虚划,一口塘水猛的进入口鼻。

  “救……”头终于伸出水面,然而,到嘴边剩下的话还没有喊出来,身体猛然下沉。一股巨大的力量缠绕着她的脚踝,不断地往水底拉扯。

  她的双手努力地扑腾着塘水,但平常温柔的荷塘水在此时却变得如地狱一般恐怖、阴险了,不给她任何机会上去。

  空气的需求越来越大,喝的水越来越多,肺里存着的那口气越来越少,身边的水被司灼拍得都是气泡。身体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司灼想到自己就要力竭了要沉下去了,想哭都没力气。

  这个时候司灼不经意低头的空挡,脑袋里残存的一丝理智瞬间炸开!

  一个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人影,正用着已经泡的发白,没有几块肉的双手抓着她的脚踝。司灼的双眼被惊得睁到最大,正好和那个人影对上视线。

  司灼这才看清它的模样,全身都和那双手一样,泡的发白,腐烂不堪。身上挂着不少墨绿色的水草一类的植物,双眼只剩下黑漆漆的眼窝,哪里还有什么眼睛。

  那东西身上已经没有多少皮肉了,胸口可以看见森森白骨。水面上的阳光正好照射到她的身前,司灼一直以为她的脚肯定是被水底的植物缠绕住了,所以才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往下拉扯。

  想到是这个鬼东西在害她性命,不顾一切用尽全身力气往上挣扎,试图挣脱那个东西的束缚。她每挣扎一下,所剩的力气就减少一分。

  四肢渐渐僵硬,但是司灼仍不放弃,一旦放弃挣扎,那结果只能是死,而她想活下来。可是根本没有丝毫反应,身体还是在明显的下沉。

  双手在水中胡乱摸索,多次抓住水底的植物根茎,都被脚踝上的力量给强行挣断,手心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划破,鲜血在水中绽放。

  身上的力气全部用尽,而嘴大口大口吞咽着,肺火辣辣的烧,像要吸干全世界的空气的黑洞,头部一个点开始剧烈疼痛。

  司灼的意识逐渐模糊,眼皮也越发沉重,一点一点的在合上……

  她要死了吗……

  眼前被一种柔和的光线淹没,司灼感觉身体一轻,似脱壳一般,被这光拥入其中。脚上的重量消失,整个身体轻飘飘的……

  注定要英年早逝了吗?司灼最后的一点意识也已经消失了。

  夏季的雨水总是这么突然,天空中的乌云密密麻麻的压了下来,黑压压的。还不时有震耳欲聋的雷声和闪眼的闪电,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荷塘的荷叶被雨水拍打的“啪哒啪嗒”直响,水面也荡着层层涟漪。地上的积水也越来越多,由于大山里都是泥路,道路也变得泥泞不堪。

  “姑娘?醒醒啊,小姑娘!嘿……快醒醒啊!”一个背着竹筐,头戴斗笠披着蓑衣的老汉,正蹲在荷塘边小心翼翼地晃着半个身子泡在水里的姑娘。

  “嗯……”荷塘边的女孩子有了反应,好久才弱弱的哼了一声。

  老汉看看天,将头上斗笠取下来拿在手里,遮住女孩的头,免去被大雨拍打,怕她疼。又好奇地问道:“小姑娘,没事吧?还能起来吗?”

  “啊!救命……啊!”司灼感觉有人一直在晃她,思绪涌现,睁开眼睛,躲开老汉,下意识地张嘴就大喊出来。“疼……嘶……”由于用力过猛,司灼刚支撑起来的上半身,由于太虚弱又重重地摔向泥泞里。

  “姑娘,你没事吧?老头子我不是坏人!”老汉也被司灼的反应吓了一跳,倒也没生气,关心地问道。手里依旧用斗笠替司灼遮住头上的雨滴。

  司灼听到老汉和蔼的语气,趴在地上看着老汉温和的模样,还将遮雨的斗笠遮在她的头上,心里一阵难受,眼睛里瞬间涌出温热的泪水。

  “呜呜……谢谢老伯……呜呜……我想回家,我好害怕啊……”司灼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委屈地哭了起来。

  她没死,她活过来了!

  她还以为,这一辈子就这么结束了,她都没有来得及和爸妈姥姥告别呢,如果那么的就死了,也太可怜了。死在那么深的水里,谁会发现她啊。

  想想自己差点就像那个水鬼一样,身体都腐烂成那样都没有被发现,司灼就哭地更厉害了。

  “司司?你在哪儿?司司啊……我的宝贝女儿,你在哪儿啊?”

  这个时候,一阵熟悉的呼喊声在大雨中靠近。

  司灼听到后,激动地抬起头张望,果然不远处两道光束照射过来,司灼本能的闭上眼睛,虽然看不见对方的面容,但是她却知道是谁。

  “司司!”司灼的母亲用手电筒照到司灼的时候,那一声“司司”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都破音了。

  “我的宝贝,你遇到了什么事了,怎么会弄成这样?有没有哪里受伤?啊?妈妈担心死了。”司灼妈妈冲过去,抱起趴在泥地里的司灼。此时的司灼浑身湿透,满身泥泞,还有不少水草。

  “妈……”司灼一时间有好多好多话想和妈妈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哭个不停。

  “不哭不哭了……妈妈在这呢,不哭……”司灼妈妈看司灼哭得这么厉害,心里就更加心疼,对着身后的男人喊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司司背回去!我可怜的孩子啊……”

  这个男人正是司灼的父亲,他们夫妻二人从镇上回来以后,听说司灼一个人去采莲了,可是天色已晚,大雨滂沱,却怎么都不见人回来。接着就接到司灼同学打来的电话,说打了很久的电话,人突然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

  他们就猜到肯定出事了,二人赶紧找来手电筒往荷塘这里寻来,果不其然在这里看到了半个身子泡在水里的司灼。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