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荷塘采莲
1/621

1:荷塘采莲

  “叩叩叩!”一阵叩门的声音透过木门传进屋里。声音不是很大,却很有力。

  “喵~”紧接着听见一声猫叫传来,带着一股烦躁。

  “姥姥,我马上就起来……”被叩门声音惊醒的司灼,不舍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摸到枕头旁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

  听到屋内的回答,门外老人没有多言,抱着怀里的一只黑猫缓缓离开。

  司灼耷拉着头半靠在床上,揉捏着腰和颈椎。

  她是一个大二的学生,每年都会在这个时节和父母一起回来,祭拜姥爷和先祖。

  司灼是请假回来的,不过学业课程也不敢落下来。她赶了一夜的作业,凌晨才睡下。可是她这一觉睡得并不是很舒服,姥姥家的床还是古时候人使用的那种雕花架子床。

  床的四角有立柱,床顶部有“承尘”,床的三面装有围栏,用小料拼插成几何纹样,正中是上床的门户。床板坚硬,姥姥说这是先祖们在教育子孙要挺直了脊梁做人。

  像这样的床,姥姥家每个厢房都有,估计都有不小的年头了。对于睡了将近二十年软绵绵床垫的她,每年回来都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能睡个好觉。

  司灼下了床,穿戴好衣服,坐在一旁古朴的梳妆台上把自己收拾整齐了,这才敢打开门,出去打水洗漱。

  司灼的姥姥家所住的地方是个偏僻的小村子,远离大都市,四周都是大山环绕,一天之中受到日照的时间也很短。

  至今为止,村子上还有不少住户的房屋,都保持着晚清时期的模样,典型的四合院。司灼的姥姥家也是如此,并且算得上是村里的大住户。

  两进两出的庭院,走廊旁各两间厢房,正北处是主卧,自从姥爷去世后,再也没人居住在内,就连姥姥都是住在东边偏室。至于她这样的晚辈,只能住在厢房了。

  也许在别人看来,这宅子古色古香,很有味道,可是在司灼眼里,这宅子的整体布局,却略显阴冷。村子里日照时间本来就短,后院却种了好几棵桂树,把阳光遮挡的死死的。

  宅子又老又大,平时除了姥姥,就没有其他人居住在内了,空荡又阴森,司灼经常会不自觉地汗毛倒立。

  “姥姥。”司灼出了厢房,顺着走廊来到后院,看见姥姥正一如既往地坐在木藤摇椅上,晒着太阳。走过去,恭敬的喊了一声。

  姥姥合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木藤摇椅估计有些年头了,每晃动一下,都会发出“吱吱”的声音。

  司灼放心的吐吐舌头,还好姥姥没有怪她睡到现在才起。“姥姥,我爸妈呢?”尴尬地挠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好,方才开口询问父母去哪儿了。

  司灼和姥姥的关系不是不好,只是姥姥一辈子都住在这偏远的山村里,从小就接受封建教育长大,总会要求她要像个大家闺秀一样才行。

  不得行为粗鲁,不得没有德行,总之司灼就是理解不了,可是,姥姥是长辈,只能依着她老人家,言听计从。与其说司灼怕姥姥,不如说,怕姥姥严厉的管教。

  “喵~”藤椅旁突然跳出来一只黑猫,踩着司灼的肩膀,顺势攀登上了司灼身后的那棵老桂树。

  黑猫突如其来的动作,明显吓到了司灼。余惊未了地司灼拍拍胸脯,转过头不满地冲黑猫喊道:“贵爷儿!你干嘛?”

  “它这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还不习惯?”姥姥睁开眼睛看了看趴在树上的贵爷儿,淡淡地对司灼说道。

  司灼回过头看着姥姥,不免咂舌。贵爷儿跟了姥姥很多年了,好像从姥爷去世之后没多久,就有了贵爷儿的存在。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贵爷儿从来不和她亲近,前几年见面还会挠她,所以刚才司灼听到姥姥叩门声后的那声猫叫,吓得她立马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司灼暗自想:还真是有啥样性格的主人,就有啥样性格的宠物!姥姥性子冷清,贵爷儿也高冷的不行。

  “你爸妈去镇上买东西了,估计晚饭前回来。厨房还有些吃的,你去垫垫肚子。”姥姥估计看出来司灼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倒也给了一个台阶下。

  司灼面露微笑,“嗯,知道了姥姥。我这就去吃点。”说完刚准备抬腿离开,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笑嘻嘻地问道:“姥姥,我看见村口有荷塘,里面有不少莲子呢!我可以去采些莲子吗?”

  村口有个莲花池,临近夏日便开满了满池莲花,美不胜收,也有村民每逢这个季节下池采莲。司灼很早就想下去试试了,可是家里人一直不让,不是说她还小不安全,就是没赶上好天气。

  今日,她可算有机会了!而且,她可是答应了某个人要带些回去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没多会就天黑了,改天去吧。”姥姥合上眼,继续在藤椅上前后摇晃。

  司灼见姥姥没有答应,脸上的笑容一瞬间降了下去,乖乖地“哦!”了一声,拖着步子失望的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没有网络,没有娱乐场所,没有人说话,真的会憋死人的好嘛!司灼此时的内心,绝对是崩溃的。

  “村口老李家有木筏,你跟他们说,你是我的外孙女,他们就会借给你用了。莫要贪玩,早些回来。”好似看到了司灼的内心似的,姥姥突然开口对着司灼的背影说道。

  听到姥姥说的话,司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心地不能自我地冲回去,捧着姥姥的脸,上去就“吧唧”一口,“谢谢姥姥!”

  手舞足蹈地跑到厨房,吃饱喝足回到厢房背着双肩包,和姥姥打了一声招呼,司灼就出了大宅子。

  荷塘很大,水中莲藕旺盛,已经快到初秋,荷塘中还是盛开着不少荷花,莲蓬更多而已。不过,还好有专门的空间给木筏行驶,并不会感到前进有阻挡。

  司灼采集的是莲子,据说用莲子做成的手链不仅漂亮而且能辟邪。看着手掌大小的莲蓬,司灼不禁想起了自己心仪已久的男神。

  池水清凉,微风轻拂水面荡起涟漪,拍在小腿上让司灼感觉一阵舒畅。

  “bababa,baba banana……”口袋里手机铃声响起,司灼放下手中的莲子,接通了电话。“喂!落落啊,你找我有事吗?”

  “大事不好了!你的男神,他好像有女朋友了!我今天在世贸广场看见他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逛街,两个人可亲昵了呢!”电话那头,夏落落几乎是对着手机吼着说出来的话。

  司灼第一反应就是皱了眉头,怎么可能呢?男神明明和她说过,他暂时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的啊?这才没多久啊,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呢?

  “你说什么?啊!”

  “扑通——”水花四溅……

  “喂!喂?司司?人呢?你怎么了?喂!”

  清风还在吹,荷塘里的莲花随风摇摆,天空上偶尔飞过一只野雀。

  木筏随波飘动,上面只剩下一个双肩包和一个还在通话中的手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