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再入家门
351/487

348:再入家门

  嘴上说着落落,其实司灼的心里也是紧张到不行,特别是看见这片一望无际的荷塘,她是又喜又怕。

  喜的是,这里是他们相遇的地方,怕的是,姥姥那么有经验的长者,会不会发现什么?比如……司灼回头看了一眼淡然的晔华,缓缓地坐正了身体,脸上的笑容也黯淡了许多。

  村子里似乎刚经历过一场大雪,看着到处白雪皑皑的场景,司灼都能想象出来那个一个大雪纷飞的画面。车窗一直开着,不少村里人看见有车子行驶过来都会站在自家门口伸头望一望,跟在爸妈的车子后面,依稀可以听见妈妈和别人打招呼的声音。

  进了村子以后,车子沿着小道缓慢地往前行驶着。一股清冽的空气钻进了车子内,随后淡雅的梅花的气息若有若无地萦绕在司灼哦鼻尖。车子转过转角,发现不少腊梅正在怒放,花朵呈现明丽的黄色,对着朝阳更多了一分热烈,如同美酒,让人愈品愈香醇。

  “这村子可真漂亮,空气里还混合着花香,没有污染没有噪音,真是人间仙境啊!司司,我爱上这里了!”落落趴在窗户上目不暇接地欣赏着一路上的美景。

  村子里的房屋建筑都保留着晚清时期的模样,别说高楼大厦了就连二层的小洋楼几乎都看不见。抬眼望去,被白雪覆盖着的山丘一座连着一座,此起彼伏。

  由于被大山环绕的缘故,村子里的日照时间短,才不过下午四点钟的模样,已经可以看见白茫茫的天地之间升起了一阵阵袅袅炊烟,宛若仙境迷雾。给这座繁华都市遗忘的村子添加了几笔神秘色彩。

  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司灼还没有打开车门就听见了自己的爸妈亲切地喊声了:“妈,外面这么冷怎么不进去等着啊?”

  司灼的爸爸停好车,对司灼他们挥了挥手,“到了,快下来吧!姥姥等了好久了,赶紧来打招呼!”

  林烊停好车已经下去了,落落更是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

  “叔叔阿姨辛苦了!您就是姥姥吧?我是司灼的大学同学,见过姥姥!”落落兴冲冲地跑到了宅子门口,看见姥姥后热情地问了一声好。

  “还见过姥姥……跟老佛爷似的。”司灼坐在车里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她嘴上虽然打趣着落落,其实心里已经怂成什么样了。她可是打心底里畏惧姥姥的。

  “没事,有我在,下车吧!”晔华握住了司灼的手,在她额头鼓励地吻了一下。他先下了车,绕到司灼的位置很绅士地把门打开,弯腰将瑟瑟发抖的司灼牵了出来。

  司灼下了车以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攥紧了衣角,眼神恭敬地看着姥姥。她抿了抿唇,弯腰行了一个礼,沉重地道了一声:“姥姥……我,我来了。”

  姥姥没有答话,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眸闪烁了两下,冰冷地看着晔华。她今日穿了一身晚清时大户人家穿的上下褂裙。黑色锦布打底,上面用银线绲边,衣襟前后都绣着精致的海棠花。长裙上也是刺绣着相同的花纹,不过花朵要比上衣上大了许多。

  姥姥的性子本身就比较清冷,加上她这一身富有历史性的装扮,怪不得落落一见面就来了一句“见过姥姥”。她的白发挽成好看的发髻,几支素雅的钗子点缀在其间,将姥姥的“大家闺秀”气质衬托的更加完美。

  司灼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似曾相识的画面,当初那个雨夜也是同一段距离,同一个位置,姥姥就是用这种看透了万千世态炎凉一般的眼神盯着她,不许她进入家门。

  “姥姥……”司灼的手心已经渗出了汗,祈求着看着姥姥。

  “喵呜……喵……”一阵烦躁的猫叫声突然传了过来,司灼的身子猛然地怔了一下,忍不住往晔华的身边挨了过去。

  是贵爷儿,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一看见司灼就像见了瘟神一般龇牙咧嘴地叫着,格外不欢迎她。

  “哇!又是一只黑猫!和珺之那只月光好像啊!姥姥,这是您养的吗?”落落的性格就和她的名字一样,落落大方不拘小节。尽管司灼跟她说过很多次姥姥不喜欢女孩子一惊一乍的,她还是给忘了。

  落落看见从屋檐上跳下来的贵爷儿,咧着笑容就迎了上去。“来,我抱抱!”

  “落落,你小……”司灼害怕贵爷儿把落落给挠伤人,担心地喊了出来。

  可在司灼那个“心”字还没有喊出来的时候,贵爷儿竟然出奇地跳进了落落的怀里,乖巧的蹭了蹭了落落的脖子,又转过头对司灼开始龇牙咧嘴起来。

  “司司,它是不是贵爷儿啊?果然跟你八字不合啊!哈哈哈……姥姥,贵爷儿真可爱!”落落抱着贵爷儿,脸上乐开了花儿。

  “该来的果然还是躲不掉。”姥姥冷睨了一眼司灼,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径直转身进了宅子,“都进来吧!天快黑了,我去准备晚饭。”

  “妈,我帮你!”司灼的妈妈跟了上去,还不忘对司灼爸爸安排道,“司司他爸你们把车里的东西搬进来。对了,不许进北边的主卧,还有东边的厢房也不要进去,西边两间大厢房随意。”说完就跨过门槛拐进了宅子里。

  落落抱着贵爷儿凑到司灼的身边,挑着眉说道:“姥姥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啊!而且贵爷儿也可爱的很呢!是不是贵爷儿?”

  “喵呜~”贵爷儿相当配合地应了一声,把落落乐得不行。

  “小畜生,胳膊肘往外拐!我哪儿得罪你了?”司灼烦躁得很,她满脑子都在琢磨姥姥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被贵爷儿这么厚此薄彼的态度一刺激,火气大得不行。

  晔华揉了揉司灼的头发,温柔地笑了笑,“你就像它一样,炸了毛似的。”

  “我真不知道怎么了,从小到大一直这样,它跟谁都亲就是对我特别凶。我都不知道被它挠了多少次了,当初在荷塘遇到你把玉石带回来的时候,下那么大的雨它还挠我不许……”说到此处,司灼突然停了下来。她抬头望着晔华,好似想起来了什么,说道,“它是不是通灵可以看见鬼啊?那个时候玉石不就装在我的兜里吗?”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