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007原来救的是魔鬼)
7/9

第一卷: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007原来救的是魔鬼)

  ——伊尔

  “雷,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一个宽敞整洁的房间内,宽大柔暖的大床上一个男人躺靠在上面,他淡然的黑眸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军事地图。在床的旁边站着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十分不解的问到,而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难道是萨德?”

  虽然等不到雷的回应,但布朗已经明了了真的是他的弟弟所为,雷和萨德都是他的弟弟 虽然同父异母,但毕竟血溶于水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弟弟竟然会手足相残!

  “哼,他竟然会对自己的兄弟下手!”布朗十分地愤怒,对于萨德这个弟弟他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布朗,这件事情你我知道就好,别在父亲面前说。萨德所做的一切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布朗十分不理解,他紧锁着眉疑惑地看着他

  “雷你知不知道萨德这次的举动早就传到父亲的耳朵里了,现在在整个默尔扎特家族中他被族人是最寄予厚望的!”

  雷放下手中的军报抬眼不以为然地看着布朗

  “就算萨德真的成为家族的领袖,我也一样会把他从宝座上拉下来,让他绝无反抗之力!”

  “你想怎么做?”雷的回答让布朗充满好奇,他是很想看看萨德会有怎样的下场

  雷闭上双眸,尽显疲惫“急什么,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的,病人需要充足的睡眠,所以……”

  “哈哈”布朗听闻十分无奈地笑了起来,双肩无奈地耸了耸“好,好 病人需要好好休养!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布朗转身离开了房间。

  在布朗离开后,雷睁开了双眸目光淡然地望向前方,陷入深深地沉思。或许他的确该准备反击了!

  ————————分割线————————

  第二天,阳光温暖,风轻云淡。靳言欢很早就起床了,她整理好走到楼下便看见严厉邢的车早早地停在了这里,小李一如既往地为靳言欢打开了后车门。靳言欢缓缓坐了进去,车内严厉邢并没有看她一眼,目光从始至终都停留在报纸上。

  靳言欢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跟他致歉,她的心紧张到乱跳。她转头看着他立体的侧脸,却是十分的好看俊逸。

  “难道你没有什么想解释的?”过了许久严厉邢冷酷地从嘴里说出这一句,他的目光始终没有从报纸上移开。

  “我,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欠缺考虑!所以我要为昨天犯下的错误来跟你道歉,对不起!”靳言欢十分难为情但还是说出了那句道歉话语。

  严厉邢听完视线便从报纸上移开看向她的脸“没有了吗?”

  靳言欢十分疑惑地望着他“难道我还有什么做错的吗?”

  “呵”严厉邢一阵冷笑,转回了视线重新停留在报纸也上不再言语。

  靳言欢被严厉邢莫名的疑问弄得十分不自在,她也便不再看他。灵动的双眸停留在车窗外。

  到了公司,靳言欢一一与同事打完招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拿起桌上的项目文件翻译了起来。

  没过一会,总经办的大门被大力推开,严厉邢冷冷地走了出来。靳言欢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严厉邢的举动,突然严厉邢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与她的视线交缠,而后便离开了公司。

  靳言欢愕然,她刚刚从严厉邢的眼里看到了恨意,从未有过的恨!她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还是这就是事实。

  周围的同事在严厉邢离开的时候便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

  “听说昨天在“圣德亚海湾”发现了个女护士的尸体,哎!死的可惨了,听说脑门穿了个洞!”

  “可不是,听说是武装分子所为,这以后咱可都得小心点了”

  “对啊对啊”

  什么!靳言欢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竟然传的这么快!

  中午到了,靳言欢在食堂草草吃了点东西便趴在办公桌熟睡了起来,恍恍惚惚感觉有人在动她。

  她被惊醒,看到一个女同事十分紧张地现在她的面前

  “那个,严总让你进去一趟”她指了指总经办大门

  靳言欢微楞了会便起身朝里面走去,她敲了敲门不见回应,便打开了门。

  只见严厉邢此时背对着她站靠在办公桌旁

  “把门关上”严厉邢在听到开门声便知道来人是谁,靳言欢走了进来把门合了上去。严厉邢在靳言欢合上门后,转身很认真的看着靳言欢。

  她被他灼热的眼眸看的浑身不自在“严总,您有什么事吗?”

  严厉邢拿过办公桌上的报纸朝靳言欢走开,他边走边道“昨天你去“圣德亚”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对于严厉邢的疑问让靳言欢一阵颤抖,她冷静了片刻

  “我说了,昨天在那里迷路了过了很久才走了出来,其他没了。”对于靳言欢的回答让严厉邢十分的不满,他阴沉着脸走向靳言欢在她的面前把手中紧握着的报纸扔在了她的面前

  “靳言欢电报上都公布出来了,你还想瞒着我什么?”

  靳言欢看着严厉邢带着怒火的眼眸直直逼射着她,半带不解“就算我不告诉你这个又怎样,难道你又要说我不懂事,不让人省心吗?”

  “靳言欢你知不知道昨天你看到的那一群护士中,也有中国人!”靳言欢微楞住了,她这才从严厉邢的话语中知道了,原来是为了那个女人!欢迎会上的女人。她冷冷笑道

  “我就算知道又如何?难道要我冲出去救她吗?呵,我都自身难保了。严厉邢你到底有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她怒斥地对他吼道。

  “靳言欢我不是说要你去救,但你在我问你行踪的时候竟然隐瞒了这个!你知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是武装分子啊!你隐瞒了他们所做的事情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包庇!”靳言欢听着从严厉邢嘴里说出的荒谬话语,像是听到前所未闻的笑话似的大笑

  “严厉邢,我不告诉你就叫包庇了?那么你收容我,是不是应该叫私藏了?”

  “你!”严厉邢被靳言欢的回应弄的哑口无言,他越过她拉开大门转头看着她的侧脸,冷漠道“你简直不可理喻!”说完,他不带一丝情感走了出去。

  靳言欢缓缓蹲下身子,把自己埋在双膝只见,发泄地痛哭出来。而后她抬起头,目光看着地板上的电报。

  她拾起严厉邢扔在地上的电报,打开看了起来。前面无非是讲反对武装组织昨天的行为等等,使靳言欢为之震惊的是那个名字!对,又是那个名字“雷吉·默尔扎特”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他的名字,她认真地看着后面的报道。

  呵,原来他竟然是反对武装组织。哈,原来自己救的是一个魔鬼!

  靳言欢啊 靳言欢 你可真是愚蠢到家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