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一世逍遥
15/38

许我一世逍遥

  越长大,想怀念的东西就越多,有时吃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迎面扑来的白气带着淳朴的鲜香,就会迷离地回想一些往事。

  我记得是在很久以前,的确十分久远了,可时间磨损的仅仅是时间,记忆里的画面反倒愈发明朗。

  那里叫海兰云天,一个听来好像依山傍水的地方,但也只是个平常的小村庄,每家每户都有独立的瓦面楼房,褐红色的砖块堆叠成翻新的模样。

  房屋外是弥散浓郁泥土气息的玲珑院子,规规矩矩地种满各种蔬菜,也生满许多叫不出名字来的草丛。

  大约是我们到来的缘故,舅公舅婆并没有过多闲暇的时光来料理这个小院子,所以才显得有些零乱,不过放眼望去,眼底泛着绿光,连呼吸都带着生气。

  清晨醒来,便闻见些许浅淡的饲料味,刚开始有些不适应,但逐渐便长存在脑海中。

  真实,自然。

  

  

  包括舅婆那半耷鸭子般的声音,也足够我和妹妹笑上好几次。

  “涵涵,莹莹,来吃饭。”舅婆总是在摆上筷子的间隙,一如既往地叫我们吃饭。

  他们总是就着自己的喜好叫着我们,记得那时总感到别扭,于是哭笑不得。

  她一贯喜欢闷头给我们夹菜,不管我们是爱吃不爱吃,嘴里念叨这个好吃,那个多吃点,当然是用她鸭子的叫声。

  弄得我们想客气点都不忍心,于是撑着满满一肚子的东西在院子里生个满足的懒腰。

  而大人们的日常谈话也带着浓厚的乡村语调。

  “勇儿做厨师还是好,离我们近。”舅公说起他的儿子,又是一脸的安慰。

  “欸,你们过得还算安逸。才多少年啊,房子都有几套了!”

  “那勇儿娶媳妇还得花钱哩!”

  “噢,那方伶现在……”

  

  用富含乡音的口吻拉着家常,是我觉得最惬意的休闲方式。

  

  我们曾经一家大大小小的人十几口,挤在狭小的房顶上睡觉。那晚本不特别冷涩,但却都裹起厚厚的棉被相互呵着气,挤眉弄眼,兴奋之感溢于言表。

  我们对着深蓝得透明的天空,时不时说上几句话,让所有人都能听到,过后便沉沉睡去。

  

  经过了这么久,我依然可以回忆起一些值得回忆的片段,就像踏着彩虹的仙子尾随着一路的芳华而来,感受在时间的磨砺下愈发弥香,不因为距离的伸长而消失。

  包括妹妹被蜂子咬而我在一旁笑得花枝招展的场景,包括我们偷偷摸摸爬到旁边山坡上买小吃的场景。

  那段不受污染的生活,无时无刻不给我一种洁净得可爱的滋味。

  当妈妈提出还去玩一次时,我竟不加思考地拒绝了。

  感受无法复制,年龄无法回头。我情愿永远守着那份纯净,也不要将它弄脏弄破。

  2013.10.24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