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桎梏
10/38

满目桎梏

  有时候恨极了所在的空间,教室里一板一眼,就如西装革履立正向前看的套子人,充斥许多几何和空白。

  广播里不断传来某姓训导主任的话,想象中他趴在监狱的栅栏歇斯底里。

  无非不准做这个,不准做那个,做了的话怎样怎样,否则又怎样怎样。

  像万丈深渊的幽冥对大限将至的人满眼魅惑地招手,来吧来吧,一点也不会痛苦。

  这种气氛好像在小时候和妈妈要是糖吃时出现过。我竟然笑出声,或者会被定义为大逆不道。或者。

  天地良心,这一点也不假。

  我没日没夜地学习,埋在数理化的坟墓里,在几何的尾巴上跳芭蕾,但却不是我愿。

  我栽进里面,并且义无反顾理所当然。

  我的初衷是文科,像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我应该这么做,我本就应该这么做不是吗?

  因为我自认没有被苹果砸到的幸运,而文科就柔软得多,思想就像分子一样自由扩张。

  可我发现我错了,文科同样也和理科一般固执,是A一定不是BCD ,是根本制度就一定不是基本制度,是表现手法一定不是表达手法。其实实在不知道两者的区别。

  思想锁住,想飞不能。

  糜烂的考试制度。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