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2/148

002: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任眼底恨意蔓延,却也无法再付诸行动。箫陵是只微微用力,有血流下,染红了衣襟。

  她仿佛已感受不到脖子上的痛,意识流失前,隐隐有模糊人影在她面前跪下说着模模糊糊的话。

  “从此…武…便是小主人…的人…”

  嗯?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可以再说一遍么?

  人影越来越模糊,那句话也离她越来越远,命都没了本应该罢了,可是好想抓住好想听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应该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你是谁?

  ……

  厉无痕靠着箫陵是垂下了头,纤细雪白的脖颈上一条触目惊心的细痕,那项链已陷入脖子的肉里,还在不停的流着血,白色披风红了一片。

  箫陵是松了拉着项链的手,随着厉无痕软下的身体搂着她轻轻的跪在了地上。

  电闪雷鸣间,隐约可见洞里两人静默如雕塑。

  他紧紧的抱着她,霎时间泪如雨下。

  那泪流得却是无声。血流了一地,怀里人也早就冰冷,抱人的手麻木得不能动弹,他开始仰头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瘆人,据守在山洞前的黑衣人回忆,从未听过陛下那般狂笑,似着了魔。

  笑到呛到自己不停咳嗽,他低下头喘了一会儿,然后手臂突然缩紧抱着她站了起来。

  大概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太久,他站起来颤抖了好一会儿才站定,看着血差不多已流光整张脸都是惨白色的她,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你会死在我的怀里,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怀里。”

  天微亮。

  他抱着她按着原路返回,一直走出深山也没放下。山脚有马车,他把她放进去,马车足够大,里面有个铺了软褥的床榻,够三五个她躺。

  他身上都是她的血,她的血是他亲手染的。

  坐在榻前,他沉声对外吩咐,“回王城。”

  “是。”

  “水晶棺到哪里了?”

  “临城,离此地三公里,最多半个时辰可碰面。”

  马车外的人等了会儿里面再没出声,便向下吩咐,“回王城。”

  水晶棺是他花了不少心思才弄来的,把尸体存在里面再放入阿拉升神山的天然冰地里,就不会腐烂。

  他抬手抚着厉无痕脖子上肉都翻卷起来的狰狞伤口,低低的笑着,“去阿拉升吧,那是我最爱的女人的地盘。陪着她,你不会孤单的。”

  ——

  大俞国国主驾崩,政治王权交替,三四五王子斗争不停,有心人都能看出厉无痕在这次政变中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终于新皇登基,原以为四王子箫陵是会封厉无痕为后,母仪天下。

  可谁知不按常理出牌的四王子会对这个无论在战场还是宫廷都死命追随他的厉无痕下了绝杀令。

  没人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又在亲手杀了厉无痕之后以王后的仪式给她举行了葬礼,还把她装进了千金难求的水晶棺里送到了阿拉升神山。

  爱她?何至于下死手。

  不爱?何必费此心思。

  或许爱与不爱,身为当事人的箫陵是自己也说不清吧。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