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不复从前
9/148

009:不复从前

  离中秋宴一事已过去了两个月,箫城在第三天让厉旭宁暂时常驻厉府休养,也算是在实际意义上撤了他在边疆的兵权,只留了个虚职。

  边疆战士在知道厉旭宁可能再也不会返回沙场后一直很懵逼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慢慢的有知情人添油加醋的说了厉旭宁在昱阳城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激起了将士的愤怒。

  厉旭宁杀敌时总是冲在第一个,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时却是最先想到弟兄们,他对手下的人都很义气,以心待人总会收获人心。

  

  二十万驻守边疆的大军愤愤不平,情绪激动,有组织有纪律的给朝廷释放压力,强烈要求让他们的厉将军回来,箫城不曾想厉旭宁已得军心至此,当即下令谁要再敢违抗军令,杀无赦。

  在一口气杀了最忠心的百八十个以后呼声也就息了,但是在后来的边界小战中,明显的能感受到兵士没有拼力去卫国。

  二十万大军呐,若是打开了边界缺口,一旦周围已臣服的小国联合起来与军心涣散的大俞开战,难料后果。

  这也让箫城对厉旭宁起了彻底的杀心。

  

  ————

  

  厉旭宁是个精明人,从中秋宴回来之后想了两宿也算是想明白了。

  陈秋离和他不对盘他知道,想把他搞垮他也知道,只是以前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掐架都没有上升到皇帝面前,大佬之间有争斗正常。

  箫城也没怎么管,毕竟陈秋离所出子女甚少,最疼的就是陈宝茱这个小女儿,女儿没了,看不惯作为冤大头的厉旭宁也能理解。

  所以就算是没了儿子的厉旭宁很委屈,但是陈秋离作为左相也为朝廷出了不少力,箫城也睁只眼闭只眼当不知情。

  但是这最近愈演愈烈的说书者事件让厉旭宁比较纳闷,肯定有人做手脚,但是……是谁呢?

  陈秋离?还是其他的人?亦或是一切都只是箫城的阴谋?

  在今日挑起这个话题,是陈秋离纯粹找茬,还是授了高处那人的意?

  这些疑团在得到箫城圣旨的时候,解了不少。

  箫城老了之后就总操心着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慢慢开始变得疑心重,他又不傻,怎会看不出皇家对他的忌惮。

  可是他不愿意举家迁移,一来是厉府从建造开始都是从他眼皮子底下开始的,里面也有他自己留的后手,再者是厉旭宁不听别人劝阻,坚持要把夫人和儿子儿媳葬在厉府后山,若是迁移至乡下,再动土,伤亡灵。

  他也不愿意主动交出兵权,四十年战争生涯,他实在是舍不得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也习惯了战场上的洒热血。

  可是现在……箫城既然已经做出了杀无赦以儆效尤的事,厉旭宁也开始担心他会找到理由铲除了厉家。

  也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箫城曾经那些肺腑之言,全是哄鬼的屁话!

  也对,毕竟自古以来皆如此,立下赫赫战功的沙场将军,戎马一生为国为君,到头来,不都是被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斩头吗?

  他又怎么例外?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