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1
2/177

chapter01

  晚上22:13分,南宁开往北京的火车,终于到站了。

  ——程昱,北京,这么冷,你还好吗?

  何煜贴近窗户,看到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了玻璃上,尽管车厢内有暖气,但身上还是感觉到有些冷了。北京,果然不是适合她来的地方。

  列车员的提醒声响了起来,提醒着各位到站的旅客及时下车。这一站,何煜也要下了。她拿下行李架上自己的行李箱,提起往门口走。下火车时,天黑光线暗,她没看清,差点一脚踩进火车与站台的缝隙中,好在旁边年轻的列车员及时的扶了一把。

  何煜抬头看了一眼,是个和程昱一样明媚的少年。

  分开的这么些时间里,何煜见过很多个,却还是很想念当初牵着一条狗跑到她面前说:“汪汪,何煜同学,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儿子了。”的那一个。

  何煜喜欢狗,想了不止一次,终于鼓起勇气跟程昱说,但是程昱却回答:“不要了,狗多脏啊!养你还不够,干嘛还要养它”

  何煜以为是程昱怕狗,便再也没有提过,但是那一年的生日,程昱却给她送了一条。拉布拉多品种,短毛的。

  原来程昱早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不点破,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程昱说:“别看这狗现在小,但是长大了个头大,保不齐你能坐上去。”

  想养一只能让自己坐上去的狗,这话何煜说过。

  这是22岁那年,何煜收到的最好的,最满意的礼物。

  只是忽然之间,这些事情想起来,倒像是对现实的讽刺一般。有些人说好了不分离,可是转眼之间就走散了。就连那只狗也在和程昱分手之后被何煜送了出去,意在于眼不见为净。

  何煜拖着行李箱在站台上走,觉得越拖越重,风越来越大,吹的眼眶都红,手脚都发凉了。

  何信早就说过让她不要来北京,这地方不适合她,只是她偏偏不信,硬要来试。

  何信说过的话还有很多,只是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而已,最后吃了苦,还是得到何信那里去诉。

  何信比何煜大两个月,是何煜舅妈的儿子,两人从小一块在外婆家长大。

  何信常以哥哥的身份自居,教导何煜应该要怎么样,怎么样。小时候她还听,长大后,何煜便再也不听了。甚至总是反其道而行之。

  包括二十岁那年何信曾说的“不要和他在一起,他不适合你。”

  “凭什么?他不适合难道你适合?”

  对一个关心自己的人这样说话,也只有何煜做的到。

  但是现在,她突然有些后悔了,后悔初二那年不该没听何信的话,走了小路回家;后悔没听何信的话接受了收到的第一份情书;后悔高考没听何信的话和他一起去海大;后悔昨晚拒绝了何信提出的要陪同一起来的建议。

  这北京的风雪可真大,刮得何煜的脸真疼。

  北京的地方也大,让她一时间无从下手去哪里找他。

  还是H城好。

  最后还是何信及时发来了信息:我有个朋友在北京,我让他去接你了,你就呆在火车站附近别走远。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