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莫离2
5/102

狐妖莫离2

  

  他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他外出觅食,却不慎被捕兽夹所困。一个名为连翘的姑娘来深山中采药,发现了它。

  将它抱回家中,细心照料它的伤口,每天和它玩耍,她不像狐婆婆就知道打坐修仙,简直无聊至极。

  它渐渐对连翘产生了依赖,她去哪里它都跟在她身边。

  连翘十六那年,一直以来收购她家草药的商人,看上了她,并下了重金的聘礼,要娶她做妾。

  她把莫离放回了深山之中。

  她走以后,那些昔日可爱的笑脸占据了它的思绪,让它日夜思念,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甚是郁闷。

  可它这狐狸模样,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终于它下定决心要刻苦修炼,等能幻为人形之时,就可以陪伴她守护她了。

  莫离刚到狐婆婆洞口,就看到一条粗大的白蛇穿梭而过。

  他赶紧跑到婆婆身边。

  狐婆婆告诉它那是蛇妖叫龙炎,是她不久前结交的挚友,不必惊慌。

  狐妖为何大多俊美?

  因为普通的妖怪三百年就可以幻化成人形,而狐却需要五百年。

  这二百年换来的绝美容颜,再见连翘之时,若能让她为之沉沦,也算值当了。

  光是想想这重逢之时,心中就有些痒痒的期待。

  几百年已过。

  婆婆和龙炎,现如今已经有千年的道行了。

  当年那粗滑的白蛇,如今已修成蛟龙,威风凛凛,众妖敬之!

  

  

  龙炎却只为婆婆倾心。

  可婆婆一心修仙,拒之千里。

  龙炎大怒,他一直以为他和婆婆是两情相悦,若不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与保护,这千年来她怎能过得如此安然。

  他以为她这样欣然接受,早就明白了他的心意。

  没想付出的所有竟被她嗤之以鼻。

  早就知道狐狸是狡猾之物,在龙炎眼中这便是利用了他的真情!

  他销声匿迹了百年。

  这百年间,狐族的的狐妖突然一个个消失,她不能坐以待毙。

  跟着线索发现罪魁祸首居然是龙炎。

  原来他对把婆婆的恨转移到狐族身上,玩弄那些娇媚的狐妖于股掌间。

  一个再一个,却始终无法填满内心被婆婆拒绝那耻辱的深坑。

  让她们爱上他,再蹂躏至死,并取出她们的内丹收藏。

  龙炎如此堕落荒废,早已不是狐婆婆的对手。

  婆婆内疚,事终是由她所起。

  没想到龙炎居然狠心让她狐族面临灭绝,念在千年旧情上,她把龙炎打成重伤,禁锢在千年冰封的深潭水底,并夺回所有的狐妖内丹,把它们炼成万妖珠。

  万妖珠由108颗百年狐妖内丹所组,此珠一挥,顿时可化为万千魔兽奔涌而出,威力无穷。

  

  遇到连翘的时候它还是狐狸原型,又苦修了二百年才得以变幻成人形,哪知往昔的连翘在这几百年间早已几世轮回。

  他求婆婆帮他找到连翘的转世真身。

  居然真的找到了她!

  这一世她生在一大户人家,名为紫樱。

  她还是那样清丽可人,模样与当年连翘并无差别,寻到她时她才10岁。

  而他现今虽幻化为人形,可没有身份固然是难以接近。

  他把一处荒地施以幻术,刹那间变为一处宽敞的院落,并提名为“樱园”。

  他摇身一变,成了莫少爷。

  这么凭空蹦出个少爷,定当不可。

  他开始学习经营,起初是开了间茶楼,期间结识不少的文人艺士,由于性格直爽,不拘小节,又不贪名利,所以很多生意人慕名而来。

  短短几年,他已商及各个行业,挚友天下,传闻听起来就像是神话。

  

  翩翩公子谁能不爱,他俊美容颜早就被众多大家闺秀挂心。

  生意上是来者不拒,可是儿女之情上,他却永远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曾有几个向来与之交好的名门望族的公子哥,想把自家妹妹许配给他,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

  的确他这一身风华,也不知要多优秀的姑娘才能入眼,又想起他们家里那嚣张跋扈的妹妹,不成也罢了,免得还丢了个挚友。

  转眼紫樱已经到了及笄的年龄。十五岁的容貌与幼时相比又多了几分精致。何老爷正在考虑这女儿今已到了婚配的年龄,不知该如何给她选择。

  “爹爹,我与玉君去挑些衣服。”

  “去吧,小心些。”

  “何老爷你就放心吧,有我玉君在,谁敢动紫樱分毫。”

  看着嬉笑走出何府的两个小人,何老爷心想这几年唯独与紫樱交好的,便是他那好友张老爷之女,玉君。

  她长紫樱两岁,今日还未嫁出。

  倒是生来聪慧,她家里的生意,她都可顾得稳妥,也不是样貌不佳,至今没有嫁出去,就是因为她天天穿着男装,这也可能是因为张老爷家里有四个女儿。

  这作为长女的,从小培养待人处事,将来是要接手家中生意。

  商圈中来往,日子久了,性子染了些男子的英气。

  倒是她为人善良,平时从不失礼数,又是友人之女,不然说什么也不能让紫樱与她交好。

  别人这不知情的,若传出她与男子往来甚密,传出去还用不用嫁人了。

  其实玉君和莫离早就认识,昔日生意上经常有所往来,莫离应该不知她是女儿身。

  莫少爷睿智又不失文雅,少女的心再也按耐不住。她今日去找紫樱,便是让她伴着,一同去买些女装。

  她要以女子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不论是成与不成,她至少要摆明立场。

  

  

  玉君和紫樱来到城里最有名的成衣店。

  芸香阁。

  那里成衣的布料是出了名的精品,有的异域进口而来,质感轻似薄纱。

  有的布料上等的手工刺绣,图案栩栩如生。

  转眼间,玉君这是男装进女装出。

  芸香阁的老板也不由得赞叹:

  “这套果然合适,这可是之前在莫公子那好不容易定来的进口布料,质感的柔滑绝非一般丝料可比,这裙摆我又让绣娘特意绣上几朵玉兰,更显不凡。

  再看这翠绿、蓝白的配色,清新又不失高雅。真没想到小姐往日都是男装打扮,如今真是焕然一新,太美了。只是这胸口略微宽了些,我得让师傅改一下尺寸。”

  这老板提起莫公子,玉君脸上顿时爬上微微红霞,赶紧言道:

  “要了要了,给我包起来,还有那套,等等,那套也要了。只要是这个布料的成衣,统统包起来改成我的尺寸。”

  这个布料可是价值不菲,掌柜没想到张小姐出手这样阔绰。

  “好嘞,张小姐,我这就吩咐师傅为您量尺寸,明天这些都帮您改好送到府上,您满意的话可一定多来照顾生意啊。”

  老板好奇,这张小姐虽然经常与樱小姐一起,可从来都是男装打扮,这今日是哪阵风吹错了。

  紫樱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个摇身一变的窈窕淑女,再怎么性格豪爽,终归是女儿家,知道美了。

  玉君量完尺寸,急匆匆地结了账,换回了男装,她还是不习惯看自己穿上女装那生涩的娇羞模样。

  她和老板打了招呼,拉着紫樱就往外走,不料这刚出就与要进屋的人撞了满怀,结实的轮廓让她倒退了几步,还好紫樱扶住了她,险些没坐到地上去。

  刚准备抬头责备,哪位这么不长眼。

  下一秒对上了墨色的眸子,顿时让她小鹿乱撞,大脑一片空白。

  紫樱看着玉君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关切的问了句:

  “玉君呃,你要不要紧啊?”

  “啊?不要紧,不要紧,这刚才是我太急躁了。”

  她赶紧起身整了整扭曲的衣襟,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直了直身体,她本来就是女儿身,个子算女的里较高的。

  也不过刚刚到他肩头。相比莫离那修长的身形,显得单薄了不少。

  老板娘看到莫离来了,赶紧到门口迎接,他可是财神呀,全城里只有他那里有进口的布料,每批的布料是众人追捧的新品,多亏她那儿子往日与莫离交好,每次都能定到几匹。

  “莫少爷您来啦。呀!张小姐您要紧不?怎么脸那么红,要不要进屋再坐会?”

  玉君赶紧用手拍了拍自己脸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没事没事,天气太过炎热,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呀,莫兄。”

  莫离现在只离紫樱咫尺。

  他想过一百种相遇,没想到……

  他从没来过芸香阁,这是第一次。

  为了表示一直以来莫离对他家生意的照顾,挚友多次邀约,要让芸香阁的制衣师傅为他做套衣服。

  莫离不好一再推脱,今日特来拜访。

  没想到这居然遇上了紫樱,而且还和张兄一起。

  他怎么就没想到,如今她已及笄。不乏有爱慕者跟随,想必这张兄就是其一。

  听闻张府和何府向来来往,莫非这要把紫樱许配给张兄?

  等了她几百年,这绝不允许!

  想着顿时心乱如麻,慌了思绪。

  老板娘看到所有人都站在门口愣神,赶紧又说:

  “来来来,先进店里,喝口水,莫公子我那小儿又不知去了哪里,我先让师傅下来给您量下尺寸,稍等。”

  这莫少爷可是城里知名人物,他如果都穿了芸香阁的成衣,这宣扬出去,又是不小的收入。

  没想到她那小儿成天不务正业,交朋友这方面倒是有有两把刷子。

  屋内气氛似是有些尴尬。

  玉君赶紧岔开话题,介绍道:

  “莫兄,这位是何府的紫樱小姐,紫樱,这位是莫离公子。”

  紫樱一直在玉君的身后,这会儿才抬头看了看眼这位公子,原来这就是莫离。

  她虽然不常出门,但是经常听玉君提起,今日一见,才知道玉君口中的绝美二字,用在他身上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他一袭暗红色的长袍裹在清隽的长身之上,流水般的线条勾勒出身体修长的比例,全身散发着淡淡耀眼的光华。

  高贵的气质之下,那眉宇却已然惊艳了众生。忍不住依依向下眼,唇,每一处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如墨的深邃瞳孔似是要将她卷入其中。

  他们相互凝视着对方。眼神与眼神仿佛交织出千言万语。玉君不满的扯了扯紫樱衣袖。紫樱这才回神。

  他的深邃眼底有浮上难以掩饰的灿烂。既然事已至此,那也不必再等。

  他笑笑地说道:

  “张兄,此时正是我园中樱花飘落之际,不知二位可有时间与我一同前去欣赏。”

  虽然话是对玉君所说,可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紫樱。

  本来玉君就是要表明心意,还在苦想如何制造个机缘巧合。这回可正如她意,她拉过一旁的老板娘轻声告诉她,她要把那件翠色衣裙今日就带走。

  然后对着莫离一笑,说道:

  “没想到今日有幸能去莫公子园中坐客,真是求之不得,只是家中还有些事情,申时前我定赶到园中。”

  老板娘把衣服递了过来,她赶紧接过,便拉着紫樱大步离开。

  莫离以为她真有急事,便也没有拦他,量完了尺寸就移步回了樱园。

  玉君大步流星地拽着紫樱回到了张府,把刚才买的翠绿长裙麻利地换到了身上,招呼丫鬟来梳妆打扮了一番。这样一看,平时那略带英气的面容,此时却别有一番冷艳的韵味。

  看着平坦的胸部,她有些郁闷。

  灵机一动,抓起盘中橘子,顺势塞进肚兜,把绳子勒紧刚好把它们兜住。

  顿时被撑起来的衣料鼓鼓的,有些不自然的挺在胸前。这会儿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小柳,准备马车,我要去城西的樱园。”

  “是,大小姐。”

  看着玉君在镜前左照右照,紫樱竟有些羡慕。自己平时也不常出门,不像玉君能认识许多朋友。

  她也曾经跟着她去见过几个朋友,可是每次从头到尾都插不上话,甚是不自在。

  今日一见莫公子,果然是风度翩翩,气宇非凡。可惜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趣,莫公子又怎会多看她一眼。

  “大小姐,马车已备好。”

  “好,紫樱走,我们去樱园,真是开心,早就听闻樱园落樱之时景色简直堪称一绝,没想到莫公子今日能邀请我们。申时马上到了,不能失了信誉。快快快!”

  紫樱像个纸片人一般,被玉君拖来又拖去,不过她倒是喜欢这种逆来顺受的感觉,玉君每每为她做主的样子,都让她心底多了一分安然和依赖。这么多年,只有她从不嫌弃她的无趣。

  

  

  “大小姐,樱园到了。”

  张府的车夫,牵好马匹站在一旁。

  玉君和紫樱下了马车。

  抬眼间,被这一团团映入眼帘的漫天嫩粉惊艳了!这是要多少年?这樱花树才能长得像遮了天这般。

  樱园的大门是暗红色的半圆形状,整个樱园从外面看,并不算富丽堂皇,但是边角和门楣的雕花却细微的很是精致。

  此时大门刚好敞开,里面出一个丫鬟,悠悠说道:“少爷让我来为小姐们带路,这边请。”

  迈进园内的宽广视野,又呈现出另一番景象。

  玉君怀疑自己的眼睛,究竟是什么样的园林大师才能造就这样一个仙境般的庭院,阳光从粉色团团间穿过,柔和地映照在青色石板道路上,折射出一层金光一般。

  穿过脚下一片莲池的木桥,看到池水旁边一条小瀑布,悠然地垂洒在天然的山石之中。泛起了迷雾般的水汽,更让这青绿的莲池染上了一层梦幻的朦胧。

  她们跟着丫鬟指引到了最深处的三层的楼阁,盘旋而上,这樱园景色尽收眼底,园内片片粉红飘飘然而落。而另一面,楼阁之外。让她们更加叹为观止。

  

  整个院落像是坐落湖水之中。楼阁之外,是一片平静宽广的湖面。

  用力才能望到的边际,一片片山峰绵延圈裹着湖面,又环绕着这整个樱园。

  简直赞叹这园子的神之执笔,而下一秒映入眼帘的,俊美容颜,同样是让人赞叹。

  他的笑像是这园里盛开的樱花,带着些许温柔雅致。可是他那如墨般的眼底突然泛起一丝惊讶!

  玉君回眸间,莫离一怔。

  “张兄,不,现在我是不是该称呼你张小姐了。”

  和她相识一场,从没想到她居然是女儿之身。

  原本只是觉得她生来可能清秀,身子又单薄了一些,觉得自己真是枉活了,居然男女都没能辨出。

  “莫公子是这样的,我家中四个女儿,生意上只能由我这个长女接手,起初大家都看我是女流之辈,不肯与我商谈,无奈我只能女扮男装,是我欺骗了莫公子在先。小女还望公子谅解。”

  “张小姐,客气了。女流之辈能把生意上的事打点的这么好,着实难得!”

  她虽然说不上是绝世美女,但这打扮起来也算有几分姿色,可是从他的眼神里,得知她是女子之后,先是闪过一丝惊讶,片刻后居然多了一份释然。这是什么情绪?

  莫离清撩衣袖,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们入坐。

  面前这张桌子是沉香木所制,玉君在府里锦衣玉食,什么没见过,头一回见全沉香的桌椅,沉香散发的淡淡幽香让人心旷神怡,丫鬟端来美酒一壶。

  这又是美色,又是美景,又是美酒。让她们顿时飘飘然,感觉自己身处仙境之中。

  刚刚落座,玉君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腹部怎么有个凉凉的东西在滚动。

  不好!她的橘子。她双手捂住前身,脸部扭曲成一个说不出的表情。

  “那个,莫公子,茅房在哪?”

  莫离唤了刚才端酒的丫鬟,带她前去。

  现在这楼阁之中只剩下他们二人。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女,那眉眼间的神情都和连翘一模一样。

  少女感觉到他注视而来的目光,脸上轻轻泛起一丝红润。

  “今日能与小姐共饮,简直像梦境一般。一直以为玉君是男儿身。今日见你们同行,心中很是嫉妒,后悔没早日把这感情告知于你。

  这樱园为你而建,樱花也为你而开。包括我的所拥有有的一切,都可以给你。敢问紫樱可否能接受我的心意?”

  他从容起身,眼眸里的炙热让她感觉脸都要被点燃了。他魅惑的唇角翘起一个弧度,是她的错觉吗?眼里分明是渴望,微笑里却满满都是苦楚。

  这是几百年了?他自己也忘了。

  他为了这个重逢简直等的要发疯了,苦苦寻她,寻了几世的荣枯,终于今日,她就在咫尺的地方,真实的触手可及。

  

  他修长的手指,纤细却有力地揉过她的脸颊。

  他靠近她,鼻尖轻触她的肌肤,她的气息还是那样熟悉,让他沉迷。紫樱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脚步还没有站稳,又被他一把扯到怀中。

  他微微低头,卷翘的长睫划过她光洁的额头,他鼻骨挺立微凉的触感再次袭来,她的心跳让他疯狂,撩人的嘴唇肆无忌惮地滑到了她的耳边,紫樱只觉浑身瘫软发麻,只听他仿佛是说:

  “我愿为你铺十里红妆。你可愿意嫁我?”

  这虚幻的场景,好似梦境。

  她与他本不相识,这般神话般的男子现在和她如此亲昵,还说要娶她,这不是白日做梦吧?

  突然她感觉嘴唇触到一丝清凉,原来是他那魅惑的薄唇,轻轻覆盖在她的嘴唇之上。

  吻之轻盈生涩像是试探,紫樱一惊,她这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哪尝试过被人这般撩拨。

  她用力地推开他,却又被他揽入怀中,推开他,却又再次落入他的怀抱。

  被他修长有力的手臂禁锢在他柔情的怀抱里,他身上散发出怡人的味道,像淡淡的沉香的木质香气又夹杂了一丝清新的薄荷香气。

  让她瘫软地沉溺在这个霸道的怀抱中,忘了这是哪里,也忘了自己是谁,眼前都是他绝美的容颜和那如墨般深不见底的炙热眼眸还有那柔软清凉的淡色薄唇。

  “你,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刚调整完橘子回来的玉君,看见心心念念的人居然怀抱着紫樱,这是什么章节,她一时分不清楚。

  莫离看了看怀中的小人,眼底划过一丝柔和宠爱,笑言:

  “方才,何小姐已经答应要嫁给我。”

  玉君的头突然一阵晕眩,这是什么展开?怎么就一会功夫,这俩人就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了。

  紫樱愣愣的推开莫离,原来她方才不是在做梦,他真的说要娶她。

  她看了眼马上就要承受不住打击即将晕倒的玉君,不知自己是不是刚才太紧张以至忘记了呼吸,在玉君晕倒之前自己先一步失去了知觉。

  莫离紧张地把紫樱抱到房间。

  “张小姐,今天实在不好意思,邀您前来却又怠慢了。”

  她方才听莫离解释了一番。

  说他儿时就同紫樱朝夕相处,后来分隔两地。今日有缘再见,便急着一诉衷情。

  她的脑袋懵懵的,今日不是该她来表达心意的么?怎么剧情转变如此让人措手不及,今日眼看表白这事不必再提起,倒是一身轻松。

  她气她恨,一时不能接受,怎么就给紫樱做了嫁衣?重要的还是那个她唯一让动过心思的莫离。

  “莫公子,紫樱婚配之事,改日你去何府找何老爷再做定夺。今日她身体欠佳,我要带她回府休息,我们就先行离开,望还有机会能来樱园再赏美景。”

  莫离走到床榻旁边,小心的扶她起身,紫樱迷迷糊糊的顺势把手勾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轻声说道:

  “紫樱,今日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几日后我上门提亲。”

  这会她慢慢恢复了些意识,看了看眼前的莫公子,和站在旁边一脸无语的玉君,赶紧松开勾在他玉颈的手。

  愣生被玉君架起,出了这樱园。

  马车中,她们谁也没有说话。玉君一直恨恨的,现在想来樱园这名字,倒是的确和莫离所说的过往有些契合了。

  她斜眼看了看一旁的紫樱,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无辜的大眼静静地注视着脚边,默不言语。

  感叹她的命真是苦,一辈子遇上个心动之人,要是给别人还能挣扎努力一番,可是偏偏是紫樱,她们一起长大,从来都把紫樱当妹妹一样,如今这也算做了件好事,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也就没那么生气了。

  毕竟眼下即便是表了白,也肯定是被拒绝的画面啊。紫樱真是好福气,居然能被莫公子爱慕。

  也不知是这车内的紧张气氛还是怎的,感觉去樱园时的路很长,回张府的路却很短。

  ………………(由于这的确不是女主角,省略一些细节ㄟ(▔ ,▔)ㄏ)

  莫离如此优秀俊美的男子,上门提亲,连何老爷都受宠若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足不出户,沉默寡言的小紫樱,居然认识了莫公子,还能得到他的爱慕,真不愧是他的女儿。

  光看着这十好几箱子的金银珠宝的聘礼,这女儿嫁的那是相当风光。

  听闻莫父母都在外地做生意,而他的才华,那可是在他们商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回莫离能娶紫樱,他们何府的声望定是又要高上一截啊。

  紫樱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莫公子如此耀眼,虽然听玉珑说是因为她们小时候朝夕相处,产生了感情,可紫樱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何时见过莫离。他也问过爹爹,何老爷也说昔日的确与不曾与姓莫的人有所往来。

  可有时爱总是这么说不清道不明,就算是玉君恨她,就算是不知她是不是莫离要找的人,此时此刻紫樱心里是愿意的。

  他的一切都是她的,多么动人的承诺!

  人总要为自己疯狂一次,紫樱看着如神般耀眼的男子,纵使要让她万劫不复,她也在所不惜!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你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

  她风光出嫁,他为她铺满那十里红妆。

  玉君即使再羡慕嫉妒恨,看着披了嫁衣的紫樱,剩下的也只有说不出的不舍情绪。

  也不知是替她高兴,还是为自己伤心,她眼眶总是红红的。

  婚后,他带她逛过繁华的街道,也带她走过山川大河,游历在天地间,像对神仙眷侣,可世事无常,一晃五年光阴飞逝,那年紫樱二十岁。

  她得了奇怪的病,原本只是以为染了风寒,可总是一点小伤口就血流不止,后来又终日发热,卧床不起。他什么方法都用了,妖术无法帮凡人续命,找来最好的大夫,也说无力回春。

  他简直是要抓狂了,为何命运如此折磨他,难道这就是他们的结局,虽然都说人妖殊途,可是从未碍过害过他人。为了维持人形,让她察觉不到异常,他也从不用妖力,只想平静陪她过完今生,为何命运如此捉弄。

  

  

  也许婆婆有办法救她。

  他抱起紫樱,见他怀中的小人眉头紧锁,痛苦让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心痛得不能自已,日夜不停往狐婆婆那奔去。

  多年未回,洞口的枝叶似是又茂盛了些许。

  “婆婆,求你救救她吧。”

  狐婆婆微微睁开眼,脸上满是玩味的嘲讽:

  “呦,稀客稀客,若这姑娘安好,你今日也不会记起我这个婆婆吧。”

  “……婆婆,是莫离不孝,今日她重病在身奄奄一息,她若去了,我也活不成了。”

  狐婆婆眼角闪过一丝冷冽。

  “莫离你!我是有方法救她,不过我们妖界向来不可擅自更改凡人的命运,这会遭到天谴。”

  “婆婆,只要能救她,我甘愿承担一切后果。”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