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莫离1
4/102

狐妖莫离1

  追溯到几百年前…

  灵鹤到幽灵山修仙本不该在意身外之事。可是察觉到一股强大的妖气停驻在幽灵山中。

  直至他看到那串散发着鲜红血光的内丹佛珠,才明白这强大的气息原来从此物而出。

  手持佛珠的是一只男童模样的狐妖,耳朵毛茸茸的耷拉在头顶,气息淡淡。

  他裸露出的肌肤,有一道道规则的墨线。灵鹤眼底突然一闪,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异样。

  他速速上前,衣袖一挥,遮掩在狐妖上身的布料便瞬间敞开。

  只见幼小肉体上那道道黑线,极似用墨笔勾勒的蛛网,一圈一圈的规则地盘在他娇嫩透白的皮肉之上,墨线蛛网在胸口处集聚,心脏处墨迹交叉,像是一道紧闭的大门。

  也许别人认不出,可这封印和巫灵族净化之印的结印图案几乎相同,只是这墨色和胸口印记有些不同。

  灵鹤在世七百年间,很少见到狐妖。狐族善用幻术,听闻狐狸心性大多狡猾,不常现身。但众所周知,狐妖道行从他的尾巴数量就可以判定,而他小小的身体难以遮掩的六条长尾,一条百年。

  所以灵鹤才会察觉出他是中了封印,不然六百年道行怎会还是幼童的模样。

  此时他奄奄一息,灵鹤才敢如此靠近。

  所有妖中,狐妖法力之强是众所周知的。例如锦鲤,虽百年修身,却还是条胖鱼,有点净化之力,却根本不会什么妖术。

  但是狐妖祖先起于混沌之间,追溯起来并不次于巫灵族在世的时长,并且有不少狐妖已修身成仙,难免有些秘术,法宝之类的代代流传,就算是比其道行还要高上几百年的妖,也不敢妄言妖力比狐妖强。

  可那小狐狸,此时侧躺在草丛之中,完全看不出来是有害之物,毛茸茸的触感,让灵鹤不由得多抚摸了几把。

  灵鹤将他抱起,即使失去了意识,他小手里还深深攥着那串血红的珠子。

  巫灵族本就天性善良,何况这封印对他来说,想解开也并不是难事,如今狐妖又是这般让人怜爱的孩童模样。

  最重要的是,他心底也终有好奇,不难看出,这粒粒内丹,散发着和他相同的狐妖气息,究竟他背负了何种命运?而这封印,是否和他巫灵族有所牵连?

  幽灵山清晨的阳光总是柔柔的带着些许温暖,他恍惚间睁眼,又迅速闭上,久久的黑暗让他还不能适应这刺眼的光芒。

  这是哪?莫离突然瞪大双眼,一跃而起。

  他眼前,莲池中的白莲安安静地开放;清晨里的溪水细细然流淌;清池中的胖鲤悠悠然游动;池那边的穿着白衣之人轻轻然微笑。

  本由过度紧张而僵硬的身体,这会儿如同落叶般飘然舒展。

  莫离伸出修长如竹节般的手指,遮了遮日光,袖口布料垂下,露出一段结实细长的小臂,他摸了摸光洁的皮肤,嘴里发出一声浅笑。

  灵鹤的笑声打破了他的安然。他看着这白衣之人,深眸中满是疑惑。

  他说,这里是幽灵山。

  他脑中闪过一些画面,可是无法完整拼凑记忆。

  山间气候变幻无常,方才是晨光的暖暖,此时却又迷雾团团,雨丝如同秋毫之末,洋洋洒洒地占据着空气,沾满了山间。

  莫离脑中一片空白。鹤向他悠然走来,莫离警惕地嗅了嗅,细雨让山间多了一丝芳香的泥土味道,他微眯着眼,实在辨不出他的气息。

  他站在咫尺间,只见飘然衣袖一落,从袖底抽出一把油纸伞,从容打开,刚刚好地罩在他的头顶。

  本来被细雨刺得痒痒的肌肤,顿时只剩下水润的沁凉。而他心底的警惕却被这温暖的举动瓦解。

  鹤淡淡言道:

  “幽灵山集天地之灵气,气候变幻无常,如今你刚恢复意识,身上伤痕未愈,莫被这湿气侵了筋骨。”

  他刚要接过递来的伞,抬手间看到手中那串赤红的佛珠,又停了动作。

  灵鹤看他似有戒备,道:

  “我乃巫灵族灵鹤,虽不知你为何中此黑暗封印,但如今我已替你解开。你手中佛珠为妖怪内丹所组。见你之时算起,已过三十又七日,即使失去意识,你一直紧攥它不放。

  我本是到这幽灵山中修仙,为你解印,耗费了我近百年修为。

  我只想知道究竟何人下此封印,这枷锁妖印与我巫灵族的净化之印如此相似,可与我巫灵族有所牵连?”

  狐妖的性情狡猾,妖力强大,鹤早有听闻。若不是巫灵族公主与他提起秘术卷轴净化之印无故消失,他也不会继续留在此处。

  而公主身边没有外人,只有他龙炎。

  今日若能查出些线索,日后也可据理让公主认清龙炎邪恶的嘴脸。

  莫离所有的记忆零散得一时不可拼凑。

  封印虽然已退,可胸口的皮肉原本纠缠在咒印之上,如今皮肉却被撕扯开来。血迹斑斑的薄衣被雨水浅浅浸湿,伤口还隐隐作痛。

  他回了回神,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晶亮的水珠,轻扬起头,对上了灵鹤疑惑的目光。

  “我叫莫离…”可他脑中一片空白,不成画面的记忆,让他不知从何说起,只能简单地交代了名字。

  不论他身上发生过什么,眼前这灵鹤,是他的恩人,不曾相识,却不惜耗费百年修为救他一命!

  他手掌摊开,手心里凝聚出一团天蓝色绚烂无比的狐妖之火。

  鹤不由得眉心皱起,这蓝色妖火足以证明他妖力之强大,他不知他是何意?

  只见他另一只手抓起自己的一条蓬松长尾,将那一团蓝火像利刃般划过。

  灵鹤瞪大了双眼,他甚至来不及阻止。

  那尾巴顿时和没了生命一样,瘫软地垂在手中,忽的一阵狂风袭来,夹杂着雨露草木。

  那一条白色长尾,在风雨中飘摇,突然一瞬间化为一团红色火焰,在他掌心幽然灼烧,火焰慢慢凝结成一块红色月牙状物体,又像是红色的翡翠那般,散发着着温润清透的光芒。

  “这是我狐族结契血玉,今日你救我一命,咒印开启之时,我会受契约束缚,为你所用,不得违背你的言令。”

  幽灵山中,草木皆灵。

  即便是手中血玉的温润,也比不了那毛茸的触感,想起那漂亮的蓬松长尾,灵鹤心中又泛起丝丝怜惜与不舍。

  时光荏苒,时光飞逝。忘了这是他们相识以来的第多少个日夜。

  他抬头看莲池边的莫离。这些时日来的照料,伤痕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唯独胸口处那交叉的疤痕,也许会变成了永远无法抚平的痕迹。

  莫离平日不多话语,墨色的瞳孔深不见底。

  如今他封印已解,再不是孩童模样,本就知道狐妖生来俊秀,可莫离的容貌让他也为之震撼。

  即便穿着粗布白衣,也难以遮掩修长挺拔的身形。风吹莲动,他的墨发像缕缕青丝顺畅地在清风中飞舞。

  白皙的肌肤,微微透明,那深邃的眸子和那红润的嘴唇,更是像神之执笔,那立体轮廓中带着一丝凛然与自信。

  再加上长长的睫毛,和绒绒的耳朵,还有那条条蓬蓬卷翘的长尾,就连灵鹤也都难以控制想要上前抚摸他的冲动。

  对于毛茸的触感,他实在不能抗拒。

  虽有血玉在手,灵鹤并不想束缚他,并未开启契约。他对莫离用心地照料,让莫离感觉,他们之间更像是手足之情。

  若莫离的封印真与龙炎有关,那便有了理由,让公主死心。

  近千年间,他从不奢望自己对公主的感情能得到什么回应。

  他心目中那高高在上的公主怎能被祸害苍生的妖孽亵渎。

  这情绪,让他不顾了一切,刚好遇上莫离,为了抓住封印的蛛丝马迹不惜失了百年修为。他暗暗自嘲道:

  “鹤呀鹤,你生来从容不迫,可儿女情怀却始终不能割舍。同可谓之心术不正,真是成仙无望矣…”

  莲池边的莫离静静的注视着池中胖锦鲤游来游去,突然画面一转……

  脑中忆起另一个场景的池水边,一个清丽的姑娘对着他眯笑道:“莫离,我们回家吧。”

  刹那间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迅速翻腾,让他头痛欲裂无法呼吸。

  鹤见状赶紧上前扶起莫离,刚才不还好好的,怎地就突然扑倒在地,让他分不清原由。

  他这一躺便是三个日夜,这三天他像穿梭在百年间的记忆里。

  终于属于他的记忆回来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