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言情 > 魅惑天下:本宫不好惹
言情 穿越 女强 长篇 重生 小说
第一章  花散满天
1/5

第一章  花散满天

  时间:2012年3月30日

  地点:日本东京

  任务:“山猫”成功后,正式解散“樱若繁三”。代号,“散樱”。

  三月,是一个幽香的季节。

  草木繁新,淡樱粉瓣满天纷飞,散乱不堪。阴沉的天空开始恢复清明,人们沉闷的心也随之鲜活起来。在平静的环境中总会有不和谐的因素。比如此时,在一处私人别墅的草木园,空气中漂浮着初开嫩蕾的幽香,隐隐可以听到淅沥的流水声。水珠陆续滴入青竹筒,当竹筒溢满,便哗的一声倾斜,集满的水滴便融入引入的溪水中,毫无踪影可寻。

  整齐摆放的盆栽绿丛中间,咖啡色绒毛坐垫撑着一张小方桌,桌面中央摆放着一套整齐的茶具。桌沿,两只木杯上方还飘着缕缕青烟。

  如果说是用来这般幽雅的宝地来修养,倒是个很完美足具说服力的借口。但只是借口。

  “前辈,你应该回去了。”

  若洛跪坐在坐垫上,纤手捧起木杯,轻抿了一口刚泡好的浓茶,微苦在口中散开来。因为并不是什么名茶,于是便有些不满的微皱俏眉,鲜红得像吮过血的樱唇微勾起一抹嘲弄,虽然很淡,但在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却十分明显。她,根本无所畏惧。

  对方却没有回答若洛的问题,甚至对她的嘲弄无动于衷,淡然中有藏不住的自信与狂傲,但通身却散发出适龄的慈祥。他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说是老人根本不为过,因为他早已白发苍苍,即使是曾经称霸一方的枭雄,沧沧岁月却不会因他而学会等待,就像他永远不会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

  “樱若小姐似乎没带伞。”

  听言,若洛终于正视眼前的老人,但神情依旧波澜不惊。可以说,她就像一只高贵慵懒的波斯猫,似乎对任何事都无所谓,但若惹恼了她,野性终会爆发。但对方明显还未能触及她的底线,导致她还未能提起兴趣。虽然,没有人知道她的武器是一把颜色红得要滴血似的油纸伞,即使她每次任务都有带伞出现,但他们似乎都认为那只是装饰,一件与和服相配的装饰。只是这次,她能讲她伞忘带了么……

  若洛只是看着对面的老人,对他的情报网和洞察力还存有一丝欣慰,但很快就消失无影了。对一个马上要死的人不必存有太多情绪。

  “樱若小姐是中国人吧,但故乡作为礼仪之邦的你似乎显得太不懂事了。”

  听言,若洛只是微皱眉,不答。

  “樱若小姐一个人担起‘樱若繁珊‘的名号可不容易呀,作为晚辈不懂规矩也是可以原谅的,只是……不要太狂了。”

  密长呈弧扇形的睫毛微微颤动,空气中顿时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然后恢复幽静,但已经少了一个人的呼吸声,事实上她并没有动手。

  “真啰嗦。”

  不满地抱怨一句,然后优雅地站起身,乌黑的长发瞬间倾泻而下,披至脚裸,映着因长期得不到太阳照射的苍白肌肤,如瓷娃娃般的诡异和妖艳。深邃的眼眸灵气四溢,挺鼻小巧可爱,樱唇却红得如正盛放的玫瑰般的饱满,极致诱惑。微上扬的嘴角边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更添上一股妖气。虽身着日本传统浴衣,领口却大肆敞开,撩人的锁骨魅惑人心,可清晰看见那道深沟。而下身,裙摆悠悠散开来,一双玉腿竖立其中。雪白和着艳红,黑色点缀其中,全身上下无不诉说着妖媚,比妖精更媚上三分。

  低头俯视着对面已经没有声息的人,因为是脖子处受到致命伤害而低着头。低头,日本人行礼的一种,他不是对着她若洛,他屈服的是命运。若洛转过身,安然离开。

  在黑道上,从来都没有最强的,轻视对手是最忌讳的事。他太自以为是了,一直把他与她放在前辈与晚辈的位置上,而忽略作为“樱若繁珊”中的一员的若洛,同样是一个难得的强者,一个狂傲到准备重洗日本黑道的强者,作为女人的她同样也有称霸一方的野心,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在这份寂静中,木履敲打着青石的声音尤为刺耳,还有幽幽的滴水声,有规律得可怕。清脆的敲打声渐行渐远,最后在空气中完全消散,风过无痕,仿佛一切都不曾有过。只是不久就会传出凶宅之说,三万多人无故死在这座别致的庄园里。一些有心人会知道,从此黑道上又少了一方势力,是完全消失。原因,不明。

  若洛面无表情地走出庄园,微微侧头,看着华丽在外败絮其中的秘密训练基地,讽刺一笑。转头,原本空无一人的身前已站着两人,一蓝一紫的和服相衬相映。一个短发清纯,似如白莲的纯洁,又似桃花的灵动。而另一位有着长到腰的火红卷发,通身气质比若洛更妖上几分,用“媚到骨子里”来形容并不夸张,更可以说是媚至骨髓中,一举一动都让人心痒难耐。

  一个人么……

  若洛轻哼一声。她可未说“樱若繁珊”是一个人,“樱若繁珊”从来都是“樱若繁三”是三个各具特色的女人。她们之间没有感情,在组成“樱若繁三”之前根本互不认识,她们学习的技能也各不相同,而她们之间也不知道对方的能力、擅长,只知道在“樱若繁三”代号下的名字,若洛、若沐、若沫。但她们又是那么相似,同样的冷漠、无情。她们都是强者,志同道合的是……强者与强者间的惺惺相惜。

  空气中似乎有一瞬的僵持,这种面对面使得若洛肌肉紧绷起来。就在这份僵持中,身着湖蓝色浴衣的若沫从身后拿出一把红色的伞,抛向若洛,但若洛却丝毫不动,任由伞摔到地上,伞中隐藏着的银针随着碰撞散落出来,散满一地。

  “花若洛,‘山猫‘已结束,现在开始……‘散樱‘。”说着,若沫若沐手中的油纸伞同时从手中滑落,散乱,解体。两人已经进入战斗状态,若沫摆出的是格斗的姿势,而若沐,则双手各拿着一把精致的匕首,舌头滑过红唇,满脸挑逗地看着若洛。这是女人间的挑衅。

  若洛面上终于不再平静,有了丝表情。挑眉,“‘散樱‘不应该是三个人的事么……”这架势怎么像对手只是她。

  若沐娇笑:“不就是为了提高效率么,”说完,还向若洛抛了个媚眼,但眼中却是更为凝重,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

  倩笑着点头,像是接受若沐的调戏,随即又一脸无奈,“可是我并不擅长近身格斗呀……”说完,还伸手揉了揉眉心,有些懊恼的感觉,但只是一瞬又变了脸色,出现一种接近傲慢的神情。

  “我擅长的,可是远、程、射、击……”

  话落,只听见砰的一声,若沐手中的匕首滑落至地,然后身体随之而倒下。火红的长卷发铺散开来,沾染了点点血渍。因为,枪伤至可爱的耳垂下,不仔细看的话难以发现。只是,谁叫她微侧着脸呢,不过也让她保持着永恒的美丽。连死亡都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若沫顿时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但眼中除了惊讶便毫无其它。是了,她们不可以害怕的,也学不会害怕……那种感觉,她们早就忘了。

  “花若沫,你呢,你想怎么死?”

  若沫的娃娃脸终于出现了别样的神情,有不屑与可笑,然后急速向若洛冲来,同时淡然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只要活。”

  若洛依旧站着不动,随着一声砰响,若沫的身体却直直倒在若洛面前,再无声息。

  三月微凉的春风吹过,撩起若洛长至脚裸的黑发,还有开得正盛的樱花,粉瓣纷飞。

  “活么……”若洛轻笑一声,“可惜,你没机会了……‘樱若繁三‘从来只是一个替死鬼而已。”

  缓缓蹲下,看着脚边逐渐冰冷的身体,娇曼依旧,若洛伸出白皙修长的纤手,轻轻抚上那双瞪大的眼睛,小心而柔和。

  “静静地睡吧,连死亡都那么美丽的女人,记住……下辈子千万别姓花……若沫……”声音轻柔得像母亲对婴孩的低喃,轻易的让人迷醉其中。

  不错,是她让她们从中国到日本来执行任务。

  是她让她们穿上优雅的和服来迎接死亡盛宴。

  是她为她们上的妆,让她们停留在美丽的一刻,永远……

  而她,从来都是花家家主,从她出生到现在,也只有她,是流着正统的花家的血。

  “好好处理。”

  随意地吩咐一声,若洛转身缓步离开,留下一个与她毫不相关的现场,而“樱若繁三”已经成为黑道上的一个神话。把花若沫和花若沐的尸体丢在那三万人的尸体中,发生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日本幕府与“樱若繁三”发生冲突,战情激烈,最后弄得个同归于尽的结局。瞧,多完美。

  若沫和若沫真不愧是花家的人,即使身为女人,但那完美的皮囊下是完全不逊于男子的残暴。十年前,花家长老们想重振花家,于是便竭力寻找继承人,作为上一任家主的唯一女儿的她自然是第一考虑对象,但因为是女子而遭到了众多长老的反对,一些人还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找哪怕是跟花家有一点血亲的孩子,然后就找到上一任家主的私生女若沫和不知道是哪个叔叔的独女若沐,可笑的是还不都是女子。

  从来,“樱若繁三”只是一个弑亲的阴谋而已。在花家,强者生存是永远不变的真理,已经延续了几百年供几代人享有的规则,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包括她——花若洛。若洛所能做的,就是按规则走下去。

  三月繁春,花正盛。

  花落尽,则亡。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