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穿越 > 深宫霓裳泪倾城
穿越
1267/1460

  

  当我弯腰捡起地上第七枚铜钱的时候,耳边的猫叫声停了。

  我没有回头,只来得及听到身后传来的一阵风,将我的长发吹得凌乱。

  认命的将头发绕过耳后,我攥紧了手里的七个铜板,看着天幕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还是那暗沉沉的,透着肃杀的颜色。

  那一只在我们头顶上方盘旋了三圈的黑色的鸟,此时却没入了暗色的天幕之下,让人再也寻不着。

  我听到身旁少年悠悠一声叹息,转过头去,暗沉冰冷的雪地上居然出现了点点闪烁的光影。

  我心中大喜,正要回头对身旁的少年说句什么,谁知还没等我开口,那只给我们带路的猫尽职尽责的迈开了它的脚步,朝着那光影的方向一路狂奔。却在将要没入那光影之中的一瞬,身子一软倒下了。

  我就看着它软软的,像是醉酒似的倒在雪地上,身子一片光明一片黑暗,让人看着诡异至极。

  我视线锁着光影,心中随之一沉,缩着脑袋问身旁的允舒航:“你说它是怎么了?莫不是你用白丝带将它绑得太久,这会儿体力不支?”

  允舒航抬起头认真的看了一眼那四脚朝天的猫儿,回头对我说:“我看它这不像是受伤了,好像是在撒娇。”

  我听了只觉好笑:会有哪只猫四脚朝天的躺在冰天雪地里只为了撒娇呢?

  我拍打着心口和允舒航讨论这只撒娇的猫儿真苦命的时候,我大概是完全降低了我的防御力的,直到允舒航拎着我的斗篷把我提起来走的时候,我还冲他抱怨一句:“轻点,别拎我。 ”

  余光看着允舒航却见他全然不顾的一路向前,琉璃色的瞳孔深处酝酿着凶猛的暗流。

  我显少见到这样的允舒航。

  那双琉璃色的瞳孔仿佛灼烧一般,仿佛要将暗夜刺穿。

  我就在那双让人沉寂的瞳孔中晃了片刻神思,一旁的允舒航突然伸手夹着我的鼻子冒出一句:“丫头,你信么?”

  我抬起头,面容透着几乎天真的表情看着他,悠悠道:“信什么?”

  带着唇角的一抹轻佻,允舒航的手掌落在了腰间的蹀躞带上,只听咣啷一声,他随身的那把长剑的剑锋冷不防让我眼晕。

  我站在他两步的距离,揉了揉眼睛,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里透出狡猾的光。

  修长的手指微微地转动着,手中的长剑被他耍出剑花:“听你们中原人说猫都是有九条命的,这句话究竟是谁说的?”

  我对允舒航打开的脑洞表示无能为力,手心贴在他的额头一脸担忧:“你没事吧?”

  他甩着剑花的那只手还没停下,却用另一只手揽了我的肩膀:“这话到底谁说的啊!”

  我见他如此刨根问底,只马虎笑道:“我哪知道这话是哪个说的?这话问世的时候,本姑娘娘亲都还没出娘胎。”

  允舒航闻言眸色一沉:“有道理……有道理……”

  正在我想着这个音辽的少年被我三言两语糊弄过去的时候,他却将手中长剑剑尖一挑对着那猫儿扫了一个回马枪。

  他的动作简直快的不可思议,我只仿佛从那猫儿喉口听到一身沉闷的咕噜声,转瞬间,一个翻身起来,就只剩下一条像是折断了芦苇似的猫尾巴。

  我无错的看着那猫儿许久,颤巍巍指着允舒航:“你下手也太狠了,我还指望它能把我们带出去呢,你这样伤了它,它定然是要记仇的。”

  “我倒是希望它记仇。”允舒航轻描淡写一句话,抬剑一扫回声清脆。

  “谁啊!谁又把你引出去了?”一个苍老的仿佛从雪后地底深处冒出来的仿佛罗刹的声音,随着溃散的剑气冷冷的飘入我的耳中。

  我不由得浑身一阵颤栗直勾勾看着面前依旧事不关己的允舒航,仓皇的抖着手指:“你摊上事了,这猫儿的主人来找你麻烦了!”

  一句话出口,让我自己都差点一个趔趄,的确是在很久前听老一辈说过,猫有九条命,又极有灵性,允舒航二话不说挑了猫心,怕是捅了一个大娄子。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