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穿越 > 深宫霓裳泪倾城
穿越
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五十八)
499/1480

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五十八)

  流星——冷子君坐骑的名字。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会给一匹傲慢的黑马取这么一个名字,他只笑一笑,一脸宠溺的看着我身边的冷琼。

  冷琼微微偏了头,指了指不远处马厩里另外一匹黑马:“诺,他们两个是一个娘生的,我给它取名叫冷月,哥哥叫流星,一听就知道是一家的。”

  我眼皮呼啦啦跳着,想着这话怎么那么怪,愣了一秒才想起冷琼的话中应该少了点什么……

  哥哥的马叫流星。

  后来,允舒航却告诉我,冷子君和流星私奔了。

  他们是想要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可是他们不是……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思维被腐化的危机。

  “他们没有告诉你他们要去哪里么?”

  “没有。”允舒航十分淡定的回答,继而又加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们六条腿,我追不上。”

  他就用这样玩味的语气复述着冷子君的事情,一个旁观者的思维角度,跳跃的,却不让人觉得过火。

  冷子君的伸手自然也是让人放心的,我抚了抚额角,眼下最让人担心的,是云幽山庄的幕后黑手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脑子里飞快的想着一个杀手最致命的手段,口中的梅子糖就被我生生吞了下去,我被噎地一阵咳嗽,允舒航急忙伸手拍着我的后背:“傻丫头。”

  我提了一口气抬眼看他:“糖里没有毒吧?”

  他十分淡定的抬起我的下巴:“吞都吞了,现在才想起来问?”

  我笑一笑,“有毒我也吃了。”

  他伸手揉揉我的头发:“你吃得很开心啊!”

  就在我和允舒航因为一块梅子糖努力的飞上天和白云肩并肩的时候,深静的雪地里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灵软语。

  我一阵莫名,身子一紧,允舒航凝眸听了片刻对我道:“别慌,来人是个女子。”

  我顿时呼出一口气。

  可是还没等我对那女子去向问个究竟,允舒航却突然身子一沉,我被吓住,伸手抓住他的后衣领:“你干什么啊!”

  “我想听那女子背诗。”

  “背诗?”我顿时松了口气:“别急,背诗我教你……”

  “嗯”允舒航的回答轻轻地,带着让人揣摩的疏离,半天才开口唤我:“雨儿。”

  我低头应他一声“哎?”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

  “有女 怀 春,吉士诱之。”

  他淡定的用一口还算流利的中原话念出两句诗来,回头看一眼我的表情。

  我只觉得,我的脑子里有什么正在蠢 蠢 欲 动。

  半晌才蓦地想起,这是诗经里的一首作品。

  国学课的时候,老师曾经评价它是——先秦最奔 放的作品,却也完美的体现了先秦人对于爱情最原始的野 性。

  后脑勺挨了一下。

  轻柔的力度,拉回我的思绪。

  “不是说,教我念诗么?”

  我脸庞一阵热浪腾起:“我教你念,不要念这个!”

  他脸上一阵莫名:“为什么?”

  我用力拍拍自己的脸,含蓄道:“因为这首诗……太露骨。”

  他“嗯”了一声,突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腕,琉璃色的瞳孔风波迭起——

  我大惊,耳畔声音噗噗传来,是那个背诵诗经的女子“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你说的对,恐怕这诗歌确实是露骨。”允舒航的声音顿了顿:“你还是别见得好。”

  我突然觉得,允舒航的语气有些发僵,还没等我回头,耳畔声响破空而去,畅通无阻。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安静的天幕下,我生生听到那女子将这诗句念了个全。

  允舒航的手掌还在我的后脑勺放着。

  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是哄着一个婴孩:“闭上眼睛,闭着眼睛”

  他没有如同之前的很多次,伸手直接遮挡我的视线,只是一遍遍重复“闭上眼睛。”

  直到——刀锋穿过雪色入骨,我听到那声凄厉的嚎叫。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