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四十二)
483/1317

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四十二)

  “我?”我疑惑不解“我拿着羽箭做什么?”

  他俯身而下,琉璃色的眸光包容着我狐疑的半张脸:“先别问这个,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真的不说话了。

  允舒航闻言挑眉,“你哦什么?”

  我继续淡淡开口:“我哦的意思是,有郎君在,我自清闲。”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热了。

  不远处微光的弧度是东方特有的白,我微微勾唇:“阿藏,你的手总算是暖了。”

  来自音辽的少年没有回答我的话,似乎正在凝眸思忖着什么,只是片刻功夫,他手指蓦地收紧。

  再抬头,就见他那张轮廓漂亮的面容已经藏匿在面具之后。

  心下不由得一声感叹:“真是一个俊逸的少年啊!”

  行吧,长得好看的人,是应该把美貌雪藏一下的,要不不就成了容貌昳丽的玉面祸水,还不知道会招来多少灾难。

  我心中一面这般揣度,一面缓缓靠近了他,却惊讶的发现允舒航的体温又变得冷如玄冰。

  我心中一阵大吓,刚要开口,手腕却被允舒航稳稳牵住。

  他用那双古水无波的眸子看着我,眉宇间透出淡淡的安心,似乎在说:“别害怕。”

  我们就这样静静的走,手腕的肌肤偶尔相贴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从他的肌理深处迸发的生命的力量,我抿唇拍着胸口,感觉心脏那失序的鼓点似乎也没那么怖人了。

  我们走在雪天相接的晨光下,少年的身姿颀长劲挺,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

  就在我们随着那一群仿佛幽魂的招魂师来到一片结冰的水塘边的时候,允舒航的脚步又突然停住了。

  我抬起眼,仰脸看他,却见他的眸子正注视那被被冰封的没有半分涟漪的水面,身子绷紧如同弓弦。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知道,允舒航在害怕。

  很快,当我的头靠近允舒航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他恐惧的原因。

  香味,他身上那一股子莫名的香味!

  那一股让人沉醉的花香之前一直被他用内力压制的很好,只是极淡极淡的存在于他的体表,可是为了帮我驱赶附着在身上的死灵——他没了三年的内力。

  我惊恐的看着允舒航,手指死死扣住他的,他却也仿佛确定似的,将我的手指狠狠的捏住。

  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生来带着异香,招蜂引蝶,被乾 隆看上的女人。

  最后她的结局如何来着?

  对了——喝了鹤顶红,香味没有了,和情郎策马蹦腾回故乡去了吧?

  我心口狠狠一跳——鹤顶红。

  如果允许饮鸩止渴,允舒航会不会听我的?

  如果果真饮鸩止渴,他又会不会如同那个女子一般,安稳的活下来呢?

  我心思百转,却终究说服不了自己对允舒航下毒,更要命的是,我伸手挑开了荷包,里面根本就没有让我发挥的物什。

  脑袋空空一片,似乎只剩下了行走的本能。

  就在这个时候,耳畔突然一阵疾风掠过,我听见脚下传来一阵卡擦的冰渣儿声。

  我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的每一次,当允舒航觉得那香味对他产生威胁的时候……

  想到这里,我快步来到他的面前:“阿藏,抱着我。”

  允舒航看着我,唇角勾起一个无奈的弧度指着冰面道:“现下虽然是寒冬腊月,可这冰面怕是不够牢,我若是把你抱在怀里,搞不好没走两步就要掉下去。”

  话音落下,他突然抽出随身佩剑,剑尖划过冰面的时候,发出哔咔一声,带起一阵冰屑飞扬。

  我侧着头,鼻腔的冰冷来得猝不及防内心仿佛被锋利的刀尖划过,一片冰凉。

  我忍不住身子一怔,鬼使神差的伸手夺过了允舒航手中的长剑,锋利的剑尖飞快的朝着那透明如的冰面甩劈而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