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46/1121

.

  

  我好不费力的从允舒航怀中抽出一双被压的几乎麻木的手,眼神悲切的嘟着嘴:“一骨碌滚那么远,看来我是白为你担心了。”

  他抬眼看着我,眼神中的疲惫并未褪尽:“你不是说你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么?你和死人待上瘾了是不是?”

  话音落下,我顿时傻眼,因他苏醒而拥有的喜悦心情,也在那一刻消失无踪。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一次一顿的问他:“阿藏,你说什么?什么死人?”

  他艰难的抬起一双略带迷离的瞳孔,忽闪的看着我:“你难道没有仔细的观察他们的装扮,全部都穿的是敛衣?”允舒航的声音很低,贴着我的耳朵吹过来,我浑身一个战栗,身子蓦地软了。

  允舒航眼疾手快伸手拖住我,我转头看着他指骨分明的手掌,他抿着唇瓣,手指落在透着苍蓝的雪地上,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出神,却愣是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吐着舌头同他打马虎:“你也当真是奇怪啊,方才在马背上,还是那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那么快就……”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鼻子却被重刮了一记,允舒航搓着手掌,煞有介事的下结论:“我如果说,我是被逼醒的,你信么?”

  我十分配合的抬起被他的手指拖住的下巴,认真的沉思片刻悠悠道“我啊,自然是不信的……”

  他又伸手刮了我的鼻子,声音中透着淡淡的戏谑:“你当真是没有半点防备啊!”

  话落皱起眉头,不说话了。

  我揉了揉眼睛,十分费解的看着他,他眼睑的余光却始终落在空空如也的雪地上:“傻丫头,你难道没有发现这些人有些奇怪么?”

  我小心翼翼想要从他的怀中抽出手,却未曾料想允舒航将我禁锢得十分严实,我费解的看着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不想死,就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