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一十六)
457/1258

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一十六)

  心中思忖片刻,我怜悯的看了一眼那个口中喊着郎君的可怜魂魄,转身下定决心似的小心翼翼对允舒航说:“阿藏,方才是我说错了话,你莫要介怀……”

  岂料我这道歉才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半,只闻身后男子蓦地抬头奇怪道:“你方才有同我说什么吗?”

  我闻言心中顿时一松,嗨呀,原来是我自己太小题大做了,允舒航好歹是堂堂七尺男儿,压根不打算会同我一个深闺女儿家咬文爵字。

  我定了定神,刚要在心中赞扬一句“郎君大度!”身旁的允舒航却皱起了他英挺的眉头,思索着开口道:“是啊,这世界多是痴心女子负心汉……”他的声音顿住,猛地回过头来,琉璃色的瞳仁深处的我的影子清晰的倒映着,他目光澄澈的看着我半晌,费解道:“可是,这同我有什么关系?”

  我顿时觉得头顶黑线三千丈——允郎君,你究竟知不知道“负心汉的意思啊,你又知不知道,倘若成了负心汉,你这一生的清白可就毁干净了?”

  虽然男儿家似乎从来不用在乎清白这东西。

  然而是我想多了。

  雪影重重,在片刻的沉寂之后,允舒航突然伸长手臂捏了一下我的荷包,云淡风轻道:“劳女儿忧心,吾之弱冠初满一年,这“负心汉”着实抬举。”

  我顿时被他一句一噎住无语,愣了半晌只能自我安慰——阿藏不是中原人,自然是不懂中原话的精髓,再说了,“负心汉”的精髓,但愿他永远无法体会。

  这样想着,心中平衡了许多,抬起头,目光重新落在那赤足站在雪地的女鬼身上问道:“你方才同我们说,你不记得自己是谁?那么,你为何会在这空旷的雪地里?”那女鬼没有说话,身子飘飘荡荡的过了须臾,允舒航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掌同我道:“很明显,她定是和夫君闹脾气,这会儿才没有回去的。”

  听了允舒航的话,我顿时觉得他的分析十分有道理,毕竟刚见到这女鬼的时候,她神色哀泣的说是他的郎君辜负了她,既然这样,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子了。

  心中这番思忖勾起了我强大的好奇心,于是我目光雀跃的看了一眼那一双和我对视的琉璃色瞳仁,还没等来喽,就听吗男子道:“我很有兴趣。”

  我闻言猛抬头,目光穿透了那女鬼的魂魄云淡风轻道:“你说你的夫君辜负了你,那么,你夫君的名字你总知道吧?”

  女鬼的身子旋转了一下,变得越发透明“我……记得……所以……等他”

  允舒航来到我的身边,面不改色将我手腕握紧:“什么?”

  “你们……”她将目光往我和允舒航身上一扫,“你们能不能同我一起回去,我……我将我和夫君的事情慢慢的告诉你们。”

  她信号说着话,透明的身体在月色和雪光的映照下变得飘渺之极,允舒航用那双琉璃色的眸子看了她半晌,居然牵着我的手大步流星的跟着那女鬼走了。

  其实,二八年华的我还是十分留恋人世间的繁华三千红尘万丈,可见到那男子踏在雪地上的步子虔诚的如同一个信徒,我也只剩下了义无反顾。

  毕竟跟着他,才能走出灵界找出路。

  一炷香的光景后,我彻底后悔了。

  因为我们仿佛一只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雪地前行,因为我越来越冷。

  允舒航大概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我看到了他苍白的唇色。

  天边雪色茫茫,我顺手将怀中一个装着银钱的荷包甩在地上,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遇上鬼打墙。

  允舒航还在稳稳的牵着我,却也没觉得我随手丢钱的举动没什么不好。

  丢了荷包,我们还要跟着那女鬼继续为转悠回家。

  当我第三次看到那个被我丢在雪地上的荷包的时候,它被雪埋得只剩下了半截绳子。

  我顿时体会到了什么是万念俱灰,半蹲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允舒航下了一个结论——鬼的话,果然是不可信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