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1/1123

……

  当清脆的铜铃声和我的耳朵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一阵丧歌的调子。

  下一刻,我的身体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猛然的一个惊悸,我微微一个皱眉,心想着一定是我在雪地里趴得时间太长了,然后我的身体就默默的产生了自我保护的抗寒意识。

  再然后,我就仿佛刺猬似的,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了。

  随着那近在咫尺的丧歌的调子,我似乎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翻遍了大脑里所有的记忆,我不记得自己听过这样的音律。

  然而即便此时,我还是努力的让自己气沉丹田,因为允舒航再三的告诉过我,不能呼吸,否则就要去见上帝。

  我似乎感觉自己的神思有些飘忽了,迷迷蒙蒙,就在我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因为不能呼吸顺畅而晕厥的时候,我的脚下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太熟悉的温暖,我感觉自己的身子沉重的很,有一股外力正在不由分说的把我一个劲儿的往外拖拽。

  我的指甲掐着雪,一只手被允舒航牢牢的握着,我努力的吸了吸鼻子,想要回过头去,耳畔却听到了允舒航轻描淡写的一声:“丫头。”

  我顿时心中狂喜,努力的想要抬起头来却惊讶的发现我的头软软的没有一丁点的力气,我尝试了好几次,最后的结果也只是我一次次的瘫倒在雪地里,仿佛一只被钳制了爪子无法翻身的乌龟。

  我努力的吸了吸鼻子,想要把手从白色斗篷下面抽出来,然而此时,我却听到了允舒航急切的声音:“别动,是噬魂师。”

  这一刻,我只觉得眼前腾地一片黑,我没空去研究允舒航究竟是冒了多大的风险才对我飘忽的说出这些话,我只是很努力的将体表的寒凉通过紧扣的手指传递给他,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他:“别松手,别松手,松手我就要羊入虎口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我知道身后的危机渐渐的靠近了我,可是我不能反击,不能叫喊,甚至不能动弹。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那一股巨大的仿佛是内力一样巨大的吸力,仿佛一个巨大的吸盘似的拖拽着我的身体,我只觉得我身体里每一块骨骼都在给我叫嚣着断裂,好不容易终于平复下来了,我感觉自己被带进了一个巨大的雪坑,伸手微微一动,居然有些丝绸一样的绵滑触感。

  我指尖微微一收,大脑迅速的做出判断,那是一双长安城里随处可见的登云履。

  正当我心中为着我的人品不错,终于见到活人而喜不自胜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身后拖拽的动作顿了一下,下一刻,有人在用力的掰开我的手指,然后十分不厚道的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使劲嚷嚷,下一刻,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却多了一条十来尺长的绳子,我感觉那双手仿佛八爪鱼似的,在我的身上绕着圈圈,就在我以为他们要把我绑成粽子去喂狼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分不开,就把两个一并带走,生不同根,也算是死当同穴。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