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六十五)
407/1123

谍影伏生炼幽魂(六十五)

  我惊讶的看着树桩下的少年,他颀长的身子静静的伫立在暗夜之下,带着雪色的光影落在他精致的侧面轮廓上,就仿佛被精雕细琢的雪顶玉松。

  我就在这样的光影之下有些痴迷的看着他就给我的影,猝不及防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飞鸟的噗嗦声。

  寒夜的冷寂让我的心头一阵发怵,导致现在的我有那么点木皆兵了,我手里握紧了允舒航给我的长剑,把身子努力的靠着树桩挪了挪,又挪了挪。

  就在我为了自己即将靠近树桩最核心的位置而暗自开心的时候,却乍然听见耳畔传来一阵近在咫尺的哇啊声。

  我用力的眨巴两下眼睛,半个身子都几乎被吓得弹了出去,手中的剑都差点吧不住,我只能认命的抓紧了突皱巴巴的树桩,心中不由得感叹它还当真可靠。这个时候我当真无暇顾及允舒航那行云流水的武打动作了,我只晓得树桩下有节奏的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刀锋划破的卡擦声,还有我鼻腔的那一股幽香都证明他很安全。

  我就像一只壁虎是的虔诚的拥抱着树桩,很用力。

  我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长时间,就在我昏沉着意识觉得自己再也抓不住的时候,我的身子蓦地一顿,整个人以一种直线掉落的悲催方式,被一根白色丝带稳住了腰。

  我感受到了白丝带缠绕在我腰间的轻柔力道,双脚和地面咫尺之遥的时候,我的身子趔趄了一下,少年凌厉的刀锋迅速的斩断了束缚在树下女子小腿的剩余半截魂链,确是一反常态得握在手中。

  他轻巧得收了指尖沾染了些微血迹的刀,却没有伸手抱住我悬空的身子,我看着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最后只将我意思意思揽在怀中。

  我心中微微觉得诧异,却惊讶的发现允舒航的嘴唇此时正透着一种不太健康的白,我伸手搂住他的肩膀,整个人悬在他背上:“阿藏,你怎么了?受伤了?”

  少年没有回过头,我不能看到他的琉璃色瞳孔中关于情绪的东西,他只轻轻地对我摇摇头,然后一言不发得带着我前进。一炷香的光景后,附在他肩头的指尖却感受到了轻微的颤动,像是极力压制了体内即将要爆发的危机。

  我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伸手就要解开束缚我的白丝带,就在我举着剑锋即将落下的瞬间,我又一次听到那一声“哇呜”。

  下一刻,我的身体猛地僵住,举着剑锋愤愤朝天:“别吵,本小姐可是会功夫的!”

  说话间我手中长剑挥出,将那飞鸟吓得四处乱窜。

  我自鸣得意终于有法子制止一只欺负人的霸王鸟的时候,耳畔却蓦地传来一阵凌厉风声,有一个女子惶急的声音在雪夜突兀而起:“丫头,你当真冒失,倘若打死了这乖乖,他们可都活不了了。”

  闻言我心头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只觉浑身一个澈灵,听那女人的口气,她在抱怨我,我看了一眼被挑在剑锋上的两根鸟毛,有些委屈的皱着眉头转身。

  映入眼帘是一个一身青衣的女人,手里端着一个青瓷碗儿,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