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零八)
449/1117

谍影伏生炼幽魂(一百零八)

  凌厉的冷风在耳边呼啸,我靠在允舒航怀中,鼻腔溃散着他身上特有的一股子花香味道,他的呼吸平静而均匀,清冷的琉璃色瞳孔微微闭着,像是在假寐。

  我在他怀中轻轻抬起头,蓦地入目他脸上的那个银箔,伸手探了探,指尖触及冰凉的那一刻又恰当好处的收回来,如此反复了三次,我终究是说服了自己,眼前的人有我熟悉的花香,他一定是那个如假包换的少年郎。

  我终究是敌不过这溃散的血腥,于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自己绑在了允舒航怀中,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谁知,刚闭眼睡了不过须臾光景,我身边的允舒航突然闷哼了一声,我们靠得极近,他这一声低哼自然也就轻松入了我的耳,我茫然的抬头,就见到允舒航颀长的身子不由分说笼罩下来,几乎将我整个人都包裹在了怀中。

  我伸手环 住他的脖颈,示意他不用担心我,他垂眸看了一眼绑着我的白丝带,很认真的点点头。

  就在这一切都归于平静的刹那之间,我的贝齿咬到了唇。

  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猛地在他怀中悬起。

  不知过了多久,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上,终于停止了血腥的溃散。

  仿佛是终于精疲力尽的巨蟒,桀骜的流干了最后一滴血,再也没有了任何力气。

  琉璃色的瞳孔没有看满地溃散的红,抬起眸子看着头顶乌兰色的苍穹。

  恍若有人用一把无形的刀割裂了寂静的天幕,无垠的天幕下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像是蛋壳碎裂的声音,下一刻,我突然感觉腰间一股大力袭卷,要不是因为允舒航的白丝带,我一定会变成雪地里一颗白胖胖的大萝卜。

  我就这样在和允舒航近在咫尺的空气中孑孓前行,朝着天幕的那一处裂纹渐渐的靠近,就在我以为自己的身子会被那稀碎的破口带进去的时候,耳畔却传来一阵清脆的啪嗒声。

  琉璃色的眸子微微一沉,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无比自然的揽我入怀,我瞧着他眼下的这个动作,不知何时,心下蓦地升起些许心疼来。垂眸抚了抚他的手背我道:“别担心,我被你绑的那么紧,逃不掉的。”

  澄澈的目光顺着我身上的白丝带看过去,少年微微摇头,示意我不要开口说话。

  因为他的一个眼神,我就这样咬着唇瓣悬着身子无怨无悔的被悬在了半空中,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我才知晓那噼啪声响浑然是一条链子发出的。

  只不过出人意料,这链子两端却是黝黑油亮,空空如也。

  我看着它,被一股力量鬼使神差的在雪地上拖 拽忍不住垂眸问允舒航:“我觉得这链子好奇怪啊!”

  他突然收紧了我腰间的白丝带,伸手落在我的头顶:“此话怎讲?”

  我凝眸沉思片刻,想要组织起要表述的语言,半晌才指着天幕同他解释:“你看啊,这链子那么长,而且有成人手臂粗细,两端却是空空如也的一片黑……”

  “甚至”,我打了个响指继续道:“为何我们无法感受到拖 拽之人?”

  允舒航伸手拢了拢我额头的碎发:“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我抬眼看着那双略微暗淡的琉璃色瞳孔,心中思忖着他定是有些事情瞒着我的,可他竟然不打算让我知道,我也就只能继续装傻了。

  想到这里,我轻轻垂眸,扬声没心没肺道:“罢了,我不问你,那些事情我也没有必要一定要知道。”顿了顿,我接着开口只是——

  他未曾料想我还有下文衔接,步子却不曾停顿,声音凉凉的:“只是你不能和鬼打架。”

  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我十分赞许的接口:“是啊!”

  他抬着我的下巴,滑动着喉结:“除了鬼,你还怕什么?”

  我略略沉思片刻,纠正他:“这位郎君,我从未说过自己怕鬼,我只是,”我一字一顿——害怕和鬼打架。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我,半晌才揉着我的头发:“我长那么大,也没和鬼打过架。”

  我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英雄略同啊!英雄略同!”

  他鼻腔轻轻嗯一声,转身道:“我们不打鬼,放心。”

  允舒航的话让我不由得心下一安,弯了弯唇角,我垂眸触及腰上的白丝带,指骨微微一动,就见身边的少年面色如冰:“你答应过我的。”

  我伸手扯着丝带得一端,愣了一瞬道:“阿藏,我们不能这样,倘若我没有被束缚,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的忙。”

  他仿佛看勇士一般的目光落在我的面容停顿,缓缓道:“你就当真如此相信?”

  我扬起唇角冲着他微笑:“是,我相信的是你。”

  静睨的雪夜之下,他如玉的容颜透着斐然的暖:“雨儿,我们赌一把。”

  他又一次用他的声音平静的叫出我的名字,这两个字被他叫得珠圆玉润,真是好听。

  我不知道我们要赌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能有什么作为赌的筹码,可既然允舒航开口说赌,我便陪着他就好。

  伸手捏紧了脖颈的玉佛,想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灵界,最差得结果也莫不是两个字——赌命。

  更何况,他一定不舍得。

  心中还在静默的思忖着,突然耳畔一阵阴风吹过,我猛地咬住自己的唇瓣,手指摩挲着脖颈的玉佛,忽听见耳畔一声清脆声响。

  静夜的风雪之下,这一声脆响在寂寥中无比清晰,允舒航无比自然的半转了身子,伸手握住我的手腕道:

  “雨儿,恐怕来得是故人,你一定要会会才行。”

  允舒航的语气还是一贯的云淡风轻,落在我的耳中却仿佛一阵猝不及防的惊雷,他说的是我,不是我们。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