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三十六)
378/1128

谍影伏生炼幽魂(三十六)

  戏谑的话语散在雪里,夹杂着血腥的风,让我随时都有一种呕的冲动。

  身后的男子依旧是安安静静的,仿佛是被禁锢的木偶,看到这样无声的他,我还着实有些不太习惯。

  那些血温温的,落在我的斗篷上,刹那,仿佛是在苍茫的雪地里盛开的腊梅花。

  在这个寂寥的天幕之下,我就像是被针扎似的回过身,僵硬的身子猛地一个趔趄之后,我看到了允舒航嘴角的血。

  身子猛地一抖,我团身将他抱,允舒航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我抬头看着那个音辽少年,一双琉璃色的瞳孔微微合着,我知道,他并没有陷入永恒的沉睡,只是当我的瞳孔倒影出他的容颜的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

  怀中的少年冷不防一阵惊悸。

  手心捏着我脖颈上的一抹温润,我骤然一颤,身子也要跟着怀中的少年软软倒下去,我蓦地一声低呼,伸手捧住允舒航的脑袋,脑中猝不及防的想起传入耳畔的那一句:“少年人,我们的交易才刚刚开始……”

  我不知道允舒航究竟是拿了什么和那个未知做了交易,交易的代价似乎不让他沉寂的可怕。我陪着允舒航桀骜的等在雪地里,口中呢喃:“阿藏,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把你丢在雪地里喂狼。”

  话音甫落,只觉得四周顿时阴气大动,我脖颈上的玉佛,折射出一抹清幽的光。

  我一直紧紧的抱着允舒航,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感觉他整个人抖的厉害,我想他大概是很冷的,因为从把斗篷给我的那一刻,他似乎一直……

  想到这里,我缓缓地伸手解开斗篷的束带,谁知刚把一根手指从束带绕出来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被一股无形的内力托了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腰间蹀躞带让上挂着的那一块被我忽略的木头突然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眼睑被折的发疼,我正纳闷,面前蓦地出现了那一道让我眼花缭乱的白色光影。

  我徒劳的伸着手,那光影仿佛是长了脚的蝶,轻而易举的穿过了我的指缝,我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有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脸颊滑落下来,神差鬼使的落在我手心攥着的玉佛上。

  我指天誓日——我真的没有哭。

  垂眸侧首,我看清楚了那个在光影中一步步靠近我的人,她突然缠着我摊开空空如也的掌心,笑着问我:“丫头,刀呢?”

  我神色微微一愣,松开了一直抱住允舒航的手,冰冷的指尖停在她摊开的掌心纹路上:“什么?”

  光影之下的男子渐渐现形,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我感觉到他的掌心很粗糙,似乎有常年留下的老茧,他的掌心摩挲着我的指尖,像是命令一样对我开口:“你给我刀。”

  我被他拽的身子一沉,孑孓差点就要开骂,谁知下一刻,一双修长的柔荑突然将我的肩膀按住,让我稳稳的落了地,我看见那双黝黑的眸子闪动了一下,仿佛是落入深海的星辰。

  我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刚要开口说话,却听见身后光影之中的她突兀的一句:“女儿家,原来可以不用带刀啊!”

  暮色中的风雪很凉,穿透了女子喉音中的落寞,我顿了片刻,就见她蓦地伸手指着允舒航问道:“丫头,这是你的心上人?”

  我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眉眼极淡,唇边的笑容如同落上了露珠的薄荷叶。我抬着头,看着那双落满星辰的眸子,仿佛痴语的“嗯”了一声。

  眼前的女子突然就笑了,唇瓣轻轻地溢散的笑,渐渐的蔓延到脸颊,变得很肆意,我微微愣神,不知她何时悄无声息的来到我的身后,她有些冰凉的手指绕过我乌黑的发,一言不发的将一缕冰凉的物什落在我的发间。

  我顿时身子一僵,双颊如火:“你我素不相识,怎敢让娘子割爱。”

  那女子却一把按住我的手,声音仿佛黄鹂一般切切道:“收着,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

  女子一句话未说完,生怕我又要将簪子还她,于是伸手在我的头顶轻按了三下,欲飞身而去。

  我急忙开口挽留道:“娘子,小女子多谢娘子割爱,日后一定……”

  浓烈的花香伴随着女子的笑容飘落在我的耳际,待我回头,只见那雪地一片白茫茫,哪还有什么肌肤胜雪的女人?

  然则,我原本束头发的松针此时却变成了冰凉的珠钗,我猛地抬手,对着自己的手背用力一咬,看着苍茫的雪地若有所思。

  随着那女人的离开,围绕着我的白色光影也渐渐的雾化了,我抬手用力的稳住自己的身子,伸手却突然触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将它放在眼前,就着雪光看了半天,却始终不知它究竟是什么,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悠远的长空下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童谣声。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