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二十七)
369/1149

谍影伏生炼幽魂(二十七)

  允舒航电光石火的速度的截住了灵医砸在我额头上的荷包,荷包在半空他的指尖像陀螺一样旋转一圈,然后停下来。我听到他十分满足的对我说:“真好。看样子卖了一个不错的价钱。”我愣愣的看了他一眼,半晌才下定决心似的冲他伸手:“可不可以把你荷包的钱分我一半?”我有些窘迫的说:“我是真的穷了……”

  允舒航用手掌癫了颠荷包,我听见金币撞击的啪啪声,须臾之后,他突然靠近我,伸手戳了戳我腰间苟延残喘的荷包笑着说:“不错,不至于空空如也。”

  我心中顿时觉得委屈,空空如也?空空如也我还能过吗?在这地方人生地不熟,难不成要我饥肠辘辘风餐露宿?

  我话音刚落,允舒航突然伸手一把按住我的肩膀,朝着我很认真的摇摇头。

  我顿时来了精神,想着他一定会说出几句安慰的话来,或者是为他刚才的那一句似有若无的嘲弄向我道歉。我想过了,只要他开口,我就立刻原谅他。

  果然在片刻的静之后,允舒航突然转身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道:“我在这里,你一定不会风餐露宿,更不可能饥肠辘辘。”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莫名感动,虽然允舒航没有说出类似于“我的就是你的。”这样温暖的话,可是按照我们现在的身份,我也着实受不起他这一翻说辞,因为我不能霸气的告诉他:“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样显得我很不矜持。

  我就在暮色的霞光中静默,允舒航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片刻缓缓同我解释道:“我们这一路随时要开,打你这一个女孩子,随身带着那么多金子不安全的。”

  他的一句话出口,我认命的接受了这个借口,却还是不死心,依旧问一句:“你卖给灵医的究竟是什么?总不至于这也是秘密吧?”

  允舒航轻轻摇头,声音中少了几分清润的味道:他说“我从你脚上斩断它的时候,你明明是知道的呀,怎么么还问我?”

  允舒航的话让我心中一阵冰凉,是那条蛇,缠在我脚上,几乎和我的脚踝咫尺之遥的冷血动物。

  我抬头直愣愣的看着他,目光直勾勾的如同是一条线,我想,我木楞的眼神应该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他,我是真的没有注意到那蛇的存在。

  后来,允舒航还当真就相信了,他伸手拍拍我的手背道:“别怕啊,我已经把它解决了,过不了两个时辰,那大概就是灵力的药房中,售价高昂的名贵药材。”

  他的话让我差点崩溃,可是又不敢在他的面前表现的太明显,于是只能悠悠然的顾左右而言他:“话说你那蛇究竟一定卖了一个不错的价钱吧?可不可以……”

  允舒航闻言皱了皱眉头:“话说,你是怎么了,为何三句不离钱啊!”

  我蓦地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道:“因为小女子本就是深闺中人,如今也当真是囊中羞涩,没有钱,活着真的是问题啊!”

  允舒航见我一脸肉疼的表情,拍着我的脸颊嗔怪道:“怎么就那么严重了?有我在哪里饿得到你?”

  听了允舒航信誓旦旦的保证,我揉揉眼睛有些虚弱道:“荷包空空,寸步难行啊!”

  谁知我话音刚落,允舒航的荷包立刻甩了出来,低声道:“胡说八道。”

  我顿时觉得有些委屈,拽着他的剑穗道“你卖了蛇,你有钱,你是富豪,你养我?”

  话音落下,我的脸腾地一片红云升起,心中暗道失态的厉害,可是话出了口,却也是为难的,只能用眼睑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允舒航。

  谁知,那个琉璃色瞳孔的主人微微一勾唇,吐出了一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你说的,你要我养?”

  我记得我当时很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下一刻就只是看着允舒航傻笑,再后来我自认为高明的问他:“敢问这位郎君,打算如何养我?”

  他托着下巴沉思了半天,唇角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言简意赅的给我两个字——“饲养”

  我满头黑线的半天没理他。

  大约过了须臾,我还是觉得自己委屈大了,于是不顾一切的冲他大喊“你胡说!什么饲养,我又不是家畜,我宁可被圈养。”

  话音落下,只见一个颀长的湖蓝色身影突然一抖,只是瞬间,琉璃色的瞳孔落在我狐疑不定的脸上突然开始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笑,即使是在战斗中的酣畅淋漓,也只是让他微微勾起唇角,笑得十分含蓄。

  正在我魂飞天外的时候,允舒航却蓦地笑罢低头,戳着我的脑门道:“好啊,改天我起个茅棚,把你和一群哺乳动物一起圈养。”

  话音落下,我鬼使神差只是一个劲点头,下一刻突然反应过来这句话那么奇怪,于是愤愤然指着他的背影脱口道:“阿藏,你个笨蛋,姐姐我真身只鸟啊,是只鸟。”

  手掌扬起一片雪沙,我突然想起,我要告诉允舒航的,不是这句话,嚷嚷那么半天,我突然发现自己给自己一个坑,再也上不来的那种。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