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977/1123

D

  我想,这灵医也真是太草木皆兵了,且不说这魄云刀是个冷冰冰物件,和生命力是完全不沾边的,我们都是活人,又能因为它的存在害怕什么呢?

  我就这样兀自的自我安慰,眸底是那魄云刀的刀柄上灿烂的宝石折射出的幽冷的光。就在我喜滋滋的把魄云刀收在怀中的前一个刹那,我的耳畔却蓦地传来了一阵尤物的翅膀噗噗声。悠悠抬起头,我却看着允舒航的身子蓦地蜷缩着,担忧的问道:“阿藏,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允舒航没有说话,只是在那一个瞬间彻底变得空洞的琉璃色瞳孔彻底的出卖了他。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是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恐怖的事情,我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他没有任何反应。

  这下真的被吓到了,身子蓦地软下来,他的手垂落在我的肩头,我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开口却被他骨节分明的手掌捂住嘴巴我一脸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却听到在沧幽门深处传来的一阵沙拉沙拉的声音,允舒航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就在我以为,我们下一秒就能找到出口成功脱险的时候,允舒航却猝不及防把我的身子一压,我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见到在玲珑血阵的方向蓦地出现的那一团黑影。

  

  我愣愣的看着那黑影从我的眼前一 掠而过,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一阵眼晕,就在这时,灵医的身体却仿佛一阵大山似的,朝着我的视线猛地压下来。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的伸手去勾他的脖子,谁知我手刚一抬起,身后的沧幽门深处却传来了一声怪叫,我被吓得急忙松了手,这也直接导致我的身体被灵医拖着猛地向后一甩,好在当时我福大命大,被允舒航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斗篷。

  我惊魂未定的白了灵医一眼,不由分说的将自己的身子退到了允舒航的身后,灵医见我这幅样子伸手道:“丫头,过来。”

  我摇摇头,身子再努力的往允舒航的身后藏了藏:“我不过去……”

  灵医闻言呵呵一笑,伸手指着允舒航道:“你要和他一起?”他伸手一面从怀中掏出一包白色粉末一面道:“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空保护你?”

  我将视线微微撇了开去,扯着允舒航腰间的丝带不松手声音不卑不亢:“我不用他只来保护我,我们可以互相扶持……”

  我最后的一个“持”还没说完,只看到围绕着眼前的那一团黑色气体缓缓的上升,鬼使神差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朵巴掌大小的黑色蘑菇云。

  我视线悠悠的看着那一处升起的云朵,正努力的思忖着下一步要如何是好,耳畔却又一次听到那一声凄厉的怪叫。

  更让人惊讶的是,当灵医听到那一声怪叫的时候,他的一双墨黑的瞳孔瞬间扩张,和允舒航的惊恐不同,他的眸色只在那一刻染上了森冷的暴怒,我不明所以,只看到他在那一个刹那青筋暴起的手背。

  我定定的看着他的手,看着他越来越厉害的颤抖着自己的手臂,我有些被吓到了,低低的问允舒航:“他这是怎么了?”

  允舒航的一双琉璃色的瞳孔清澈的倒影出我的样子,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然后朝着我很认真的摇摇头。

  我突然察觉自己问的傻了,允舒航只是一个音辽人,哪里会了解那么多中原的事情,我噗嗤一声,更何况这沧幽门对于他,也当真是太遥远了。

  我加重了握住允舒航手掌的力度,刚要继续向前行走,谁知刚走了不过几步,身后的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我仓皇的回头。允舒航的一双手蓦地将我的身子按住。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听着允舒航的声音中透着沙哑他说:“乖啊雨儿,你千万别抬头。”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抓住丝带的手也开始发颤。我听见允舒航叫我的名字,轻轻的,却透着着急,似乎生怕我一抬头看见了什么见不得的东西。

  我感觉我鼻腔的血腥味好重,却依旧十分顺从的低着头。我说:“阿藏,你放心,我一定不抬头,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

  允舒航明白我的意思,他的身子伏下来,轻轻的对我说:“是乌鸦,见了一定会很倒霉的,你身上带着玉佛,还是不要见的好。”

  允舒航的话让我的身子退了一退,谁知这一切还没完,我终于听的分明的,是那一声哇呜的凄厉叫声。

  这是我耳畔听到的第三声。

  也是在那一刻,我听到灵医一枚银针丢过去,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活了百年,居然碰到灵鸦,真是倒霉透顶。”

  一句话说完,只听一声噗嗤,那乌鸦,哦不,那灵鸦的身子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蓦地落下来。

  我的睫毛在允舒航的掌心有些酥痒,心中是在纳闷,于是脱口道:“前辈,灵鸦又不是讨厌的乌鸦,再说了我们人多,动起手也不吃亏怎么会倒霉透顶?”

  很显然,我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因为就在我话音落下的刹那之间,我看到了灵医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面色。

  那个和允舒航一样清俊的男子,抬起一双天意高难问的眸子,声音犹如突兀的魄罗:“灵鸦不是好东西,因为……”

  他的一句因为还没说出下文,在我们头顶突然传来一阵落叶一般的速速声,我苍茫的抬头,只见到头顶乌压压一片。

  那一片乌黑缓缓移动,等到我的瞳孔中充斥一片白色的时候,我的身子被允舒航推到了沧幽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里。

  “在这里好好呆着,帮我看着烈影!”这是那个落在我耳边的最后一句话。

  我知道,那声音是灵医的。伸手去抓,却未曾想到自己抓了一个空,心中一急,脱口而出道:“前辈,请你一定照顾好阿藏,他的身子还虚弱的很,坚持不了多久!”

  我的话音落下,没有听到灵医的回答,洞黑的眼前却是寒光一闪,我腰间原本缠着的白色丝带,就这么生生断成两节,我吓得一声尖叫:“不要断了我的丝带啊,这也太欺负人了!”

  灵医蓦地一挥手让我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保护罩,才转身捡起了地上被他一针穿过胸膛还没有断气的灵鸦,白了我一眼说:“这畜生引来的是血蝙蝠,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他的声音顿了顿,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戏谑:“要是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被蝙蝠咬成了窟窿,你那个情郎……”

  说着,他抬头饶有兴味的看着一旁旋转着身子的允舒航:“郎君说说是与不是?”

  允舒航的白丝带上缠着两只蝙蝠,蓦地甩出去,也不知他有没有听清楚灵医的话,居然神差鬼使的“嗯”了一声。

  我被 他两气的跳脚,拍着灵医的结界道:“嗯什么嗯,药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阿藏不是我的夫君!”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结界的阻挡,我的声音变得细如蚊呐。我看着灵医邪魅的在结界之外朝着我笑,他在说话,可惜我听不分明,他贴着允舒航的耳朵,说的很慢,允舒航的神色平静的如同是无法流动的湖水,下一刻,结界破裂,我听到头顶轰隆一声巨响,眼前的一片突兀的光芒让我睁不开眼睛。

  我突然间想起我还是尚宇的时候,穿越而来的那个上午,我的眼前也,也是这样强烈的一道光芒。

  我的身子是在一阵剧烈的撞击之后挤出了那个被刀锋戳穿的窟窿,当时我还真的挺庆幸的,我微微的睁着眼睛,看着允舒航穿在我身上的都,斗篷被蹭的一道泥痕一道水迹斑驳夹杂,我捂着胸口喘息着朝他笑笑,乖巧道:“阿藏,我们现在已经出来了,等到我们离开这里,我一定想办法帮你把他洗干净。”

  允舒航将我放下来,靠在沧幽门外的一颗大榆树下假寐,听到了我的声音,他悠悠的抬起头,手中的剑锋在地面浅浅的画了一个圈。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那个清俊的少年剑锋落地的一个刹那俯下了身子,他的耳朵贴着冰冷的地面,喃喃道“五十个,真快!”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样子,不知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就在我踌躇着要不要向他问一声的时候,他却蓦地起身,将我的身子一甩。

  下一刻,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上蓦地覆盖了一层温暖,我看不清眼前的光景,只是感觉有人用手抵住了我的背心,维持了小半个时辰。

  我一声大呼:“阿藏,不要把魅力给我,不要……”

  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抬着头,朝着我虚弱一笑道:“我没有给你内力,只是我身上的味道太重,我的身子太虚弱,维持不了这一股味道。”他轻描淡写的说:“所以,我只能祸水东引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