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十四)
356/1141

谍影伏生炼幽魂(十四)

  我就这样被他无声无息的抱了一会儿,他微微低了头,弧线美好的下颌落在我的头顶,我听着他在平静的呼吸中缓缓的叫出我的名字,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低声道:“我没事了,只是,只是刚才……”

  “吓到了。”三个字我呢喃了半天没有说出来,眼前出现了允舒航纹路清晰的手掌:“还能走路吗?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我仰头很用力的呼吸了两下,跺了跺有些麻木的脚,转身一脸淡定的冲着他绽开一个微笑:“走。”

  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冲着我伸手:“雪天路滑,你要跟紧我。”

  我耳畔的冷风呼呼的吹,伸手在他的掌心戳了戳大声道:“好的。”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浅浅的梨涡荡漾开来,伸手束紧了我腰间的白丝带。

  我们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片刻,我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头了,可是皱眉思忖半天,却始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直到一直不疾不徐的跟着我们的马儿大概是因为背脊空空有些闲得慌,扬着右前蹄发出一声长嘶。

  我煞有介事的看了一眼扬蹄的黑马,有些莫名的问允舒航:“为什么不骑马啊,我们这样要走到什么时候?”

  允舒航缓缓地抬头看了我一眼,平静的问道:“下雪天,马蹄容易打滑。”

  我下意识的一低头,接受了他这个听起来有些牵强的解释,目光却在下一刻看到了他腰上的白色丝带于是脱口而出:“我有办法,你把丝带给我点?”

  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你要做什么?”

  我不说话,低头扯了下他的白色丝带,下一刻,我仿佛想起了什么,又立刻收回了手。他定定得看着我解下丝带的手问道:“怎么了,你?”

  我抬头看着他,一脸撒娇的瘪瘪嘴说:“算了吧,算了。”

  他的声音凉凉的透出喉管:“嗯?”

  我伸手戳着荷包,有些肉疼的看着他道:“我……我的钱不多了,你这个斗篷的料子一定是很贵的……”

  他侧头,一个弹指伴随着眼角的余光落在我的头顶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怕欠账啊!”

  我抬头看着那双琉璃色得瞳孔嗫嚅半天,却最终还是把那一句:“其实我怕欠你的账”给收了回去,我咽了一口唾沫,我从怀中取出荷包摊手到他的面前:“不瞒郎君,小女子囊中羞涩,只剩下了这些许……”

  他好奇的抬头打量我:“这是……”

  我愤愤的白了他一眼,却又在一个刹那之间闭上了眼睛,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复了一下不知为何有些凌乱的心绪,有些肉疼的,将那个荷包晃他的眼前道:“我……我不是穿坏了你的斗篷么,我……”

  话才说了一半,我顿时脸红了,允舒航伸手勾了勾我斗篷的束带,勾着手指在我的下巴停了好一会才问:“你是真的打算还我?”

  我抿了抿嘴唇,义无反顾的将荷包靠他再近一点,下定决心道:“是啊,我要还的!”

  谁知允舒航真的伸手将我手里的荷包拿了过去,他的手掌拖住荷包,仿佛在托举一颗刚刚被拨了壳的鸡蛋,就在我的内心慢慢勾勒出面前这个男子仿佛嫡仙一样的慈悲轮廓时,那匀称的掌骨托举的荷包突然间呈现出一个抛物线的弧度,下一刻,毋庸质疑,重新落回到我的怀中。

  我心中顿时一喜,揣度着面前这个男子果然是慈悲的,好歹我们也是在一块解决过敌人的战友,说不定……

  那就太好了。

  还没等我将那个“太好了”的愿望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只听见允舒航的声音缓缓地从我的头顶飘下来,仿佛是空气中凝结掉落的碎冰:“钱币不足。”

  我微微一愣,旋即语塞,手指将荷包捏出一个长长的褶皱,我握紧了荷包,诧异的看着他:“所以?”

  他淡淡的撇了我一眼,唇角勾起了一个神秘的弧度,看着我的眼神无风无浪他说:“我给你两条路。”

  我愣愣的“嗯”了一声,却仿佛针扎一样的仓皇抬头:“什么?”

  “你想清楚。”他的声音沙哑的有些过度。

  我也不知大脑究竟是哪里短路,将荷包收在怀中抬头问道:“说吧,什么路?”

  他似乎对我的迟钝别无他法,那双琉璃色瞳孔在一刹那流露出哀伤的神色来,仿佛一把无形的刀,插的我有些疼。

  面前这个人究竟要对我表达什么,我是不知道的,可是当我努力的调动着脑细胞团结思考的时候,我曾一度以为他会直接了当的对我说:“我不要再管你了,你弄破了我的斗篷,我要把你丢在这冰天雪地,让你自生自灭……”

  这样的想法一形成,我仿佛大脑断层一样猛地一个惊悸,下一刻,我的手徒劳的在空中乱挥,允舒航是背对我的,但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伸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一脸着急的问道:“丫头,你……怎么了?”

  我垂眸看了一眼握住我手腕的那一只手,在抬头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容颜,我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掌心,力度大的我自己的指骨都有些微微的疼,我皱眉嗫嚅半天,奈何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我眼神空洞的看着他,没有放松抓住他手臂的力度,吓得他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胛骨道:“丫头,你别吓我……”

  我的思绪飘忽了一瞬,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其实我是想对允舒航说:“我的错我的错……不要把我丢在雪地不管……”

  可奈何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错了。

  大概是我木楞的时间太长了,允舒航终于有些受不住,他府身一把将我横抱了起来,叹息道:“罢了,若是真的累了,就冒一次险。”

  说罢,清俊的少年也随之要翻身上马。

  我即便是木楞的傻了,却还是没有丧失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就在允舒航要将我抱上马背的时候,我突然抓住他的衣襟死不松手。

  他的神色微微一愣,旋即一个失笑:“丫头。”

  我没有松手,目光澄澈的看着他说:“不要,你八成又是把我抱上马背要我先走,你先告诉我……”

  他抱着我的手臂突然一顿,一脸错愕道:“嗯?”

  我怀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猛地将他一推,抖着嗓音问道:“你……你方才说的那两条路,要我怎么选?”

  他闻言微微一叹,有些无奈道:“你说呢?”

  我撑着身子从他怀中跳出来,却还是一脸的莫名神色:“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他看着我,继续无奈叹息:“我说了你就会知道?”

  我抬头咬着嘴唇,腹诽道:“你说了我不一定知道,可是你不说我一定不知道啊!”

  允舒航没有开口。

  然而此时的我也不知如何打破如冰棱一样的沉默。

  良久之后,允舒航突然伸手戳了戳我的脑门,一声低语伴随着叹息化入风里。

  我不明就以的跟着他的脚步,片刻之后,他突然开口道:“雨儿。”

  以我认识允舒航那么久的经验,他一旦开口严肃的叫我的名字时,就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说。于是我的身体仿佛条件反射一样的崩成了一根弦,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还透着淡淡的疲惫,他勾了勾手让我靠近了他,滑动着喉结低声说:“要么,你给我立刻忘记斗篷的事,要么,我们……”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我立刻表现出一副卡哇伊的莫名神色挽着他的胳膊道:“不记得了,我都不记得了!”

  允舒航终于叹息一声,伸手弹了下我的脑门。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恐怖的预感,我生怕面前的这个少年会冷冰冰的告诉我:“要么,你忘了斗篷的事,要么,我们就当从未相识。”

  是的,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很害怕,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心中明明知道允舒航不是小气的人,明明知道他不会因为斗篷的破损而真的把我落在雪地不管,明明知道,允舒航这一次是真的生我的气了……

  我垂眸斜睨了一眼,斗篷,都是你害的。

  我专注的站着,直到后来允舒航伸手一把将我拉过去,他的动作出奇的慢,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也不知我们走了多久,脚下的雪时不时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我想要做最后一次争取,小心翼翼的说:“阿藏,我们真的不能骑马吗?”

  他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冲着我点头。

  我抬头看着那个一脸静默的少年,微微勾起唇角,有些认命的道:“好吧,但愿我们一切都好。”

  话音才落,允舒航就突然打横把我抱起来,我愣了一下,心中想着面前的男子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想着怜香惜玉,谁知下一刻,他抱着我几个稳稳的起落之后,突然将我面朝下放在了冰冷的雪地上。

  我一个阿字说了一半,下一刻却见到他也咚的一声趴在地上如同一具死尸。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