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1119

  我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瞳仁微微而笑,我对他说:“这一点也不像你。”

  他伸手抚了抚我肩膀上的雪粒子,问道:“这样的我,你可会害怕?”

  我摇头。

  他如释重负:“如此便好。”

  他话音落下,我从又抬头看着他认真的说:“你做每件事都会有你自己的原由,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吧?”

  他定定得看了我半晌,有一种被洞悉之后的无力感,冲着我伸手,我的视线说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人身上仿佛萤火虫一样的光芒,还有在他的背脊之后喁喁而动得危机。我惊讶莫名的看着允舒航。允舒航抽出怀中的魄云刀,毫不客气的在那人的身上划拉一个口子,让人惊讶的是,那人的伤口裂开却没有半滴血流出来。

  “他不是一个人。”是允舒航的最后结论。

  听了允舒航的话,我咬着嘴唇差点没站稳。

  还好,还好我刚才没有用跆拳道,要是有人知道我用练了七八年的跆拳道打鬼,向着老尚打了我的小报告,估计我就得去一趟精神科了。

  我就这么魂飞天外的想着,允舒航收了刀,在身上摸索半天,然后一脸惋惜的确定他的确是没有带花瓣,他叹息一声,声音平静无波:“我们找个地方把他藏了吧。”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垂眸看了一眼地上了无生气的人,又看了一眼允舒航,点头同意了。

  我们身上,除了剑就是刀,好在雪地松软,也没有费多少功夫。

  等到好不容易把坑挖好,我抬起头却惊讶的发现那一群原本对我们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此时不知着了什么魔,一个个跪伏在地,对我们俯首称臣。

  正当我庆幸这允舒航的强大气场让他们不敢造次的时候,空气中却蓦地传出一阵强烈的血腥气息,下一刻,我惊讶的看到允舒航的脸色煞白一片。”我抬头看着那一双涟涟的眸子,扑过去一把将他抱住,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他的胸膛上道:“阿藏,这些不人不鬼的家伙要怎么对付才好?”

  未等他回话,我的一双发怔的眸子却被猝然出现的一团黑影折腾的一阵晕眩,我仓皇的抬起头,这才看清在我头顶上盘旋的阿物,居然,居然是一只毛茸茸乌泱泱的乌鸦,我灵巧的一个悬身,迷茫的在我的身上寻找着,就在我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允舒航反手将腰间的佩刀丢给我,说道“把它们逼开就好,千万不要……”

  我利落的从他的手里接过刀,倒吸了一口凉气抱怨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郎君就算是发慈悲,也要看看时辰不是?”

  话音落下,我手中捏着刀柄一阵乱挥,那乌鸦被我刀锋打的四散,却始终盘旋在我们的头顶不肯退却,我一面忍受着让人反胃的带着腥臭的叫嚣,一面对允舒航喊道:“抱歉啊,如果我能全身而退,我就给你买件新的斗篷!”

  允舒航闲庭兴步的避开了一只攻击他的乌鸦的翅膀,将它丢在一旁的雪地上一面道:“买斗篷么?不用了,你们中原恐怕还真的没有卖的!”他伸手抚了抚衣袖上即将沾染的雪,继续饶有兴味的对我说:“不过,我对你说的另外一种东西非常感兴趣。”

  我将一只落在自己面前的乌鸦用刀避开,退了两步才开口道:“你说的,是什么?”

  琉璃色的瞳孔中透出了些许的欢愉,仿佛他对面前的血腥毫不在意,伸手将我的身子拉的靠近了他几分,允舒航才神神秘秘的开口:“你同我说起过长安城的古楼子,当真有那么好吃么?”

  我垂眸看着一地零星的血,对于他饶有兴味的一句询问顿时觉得钦佩,面对一地狼藉的血腥还能面不改色的谈起古楼子,他还当真是有勇气的。

  我抬头冲他淡淡一笑:“是啊,古楼子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刚烤出来的时候,撒上花椒,很香。”

  允舒航听了我的话,十分淡定的咋了咋嘴,轻轻叹息一声道:“好啊,解决了这一群家伙,我们就去趁热吃它一个古楼子。”

  说话间又是几个起落,我看着那盘旋的乌鸦一只只的落下来,却全部都在半死不活的喘息,我大为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乌鸦也是有尊严的,你这样对他们仿佛是猫捉老鼠似的,还不如一剑杀了它们来的痛快!”

  允舒航的眸光终于落在了我喋喋不休的唇瓣上,半晌才道:“我杀了它们,咱们都要死了。”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他将我的身子旋转过来,小心翼翼的系了斗篷,指着那群乌鸦道:“这一群乌鸦,是有人埋伏在沧幽门外下了血咒的血鸦。”

  他的一句话让我顿时心烦意乱,该死的,沧幽门里遇见的吸血蝙蝠原来只是个开胃菜,真正让人反胃的荤腥原来在这里等着!我鼓着腮帮子半晌不说话,却见到那精疲力尽的乌鸦一个猛子扎进雪里。

  我正错愕莫名,却见到允舒航轻轻来拽我的袖子,他的手指落在我肩头一点道:“快走,这群血鸦闻到了血腥气息会开始自相残杀,可是我们只有一炷香时间!”

  我闻言呼啦一声收回了手,袖子被我用力扯了一大块,我低头看着那一群仿佛中了魔咒得乌鸦,争先恐后的去咬同伴的翅膀,啄同伴的羽毛,最后高傲的抬着鲜血淋漓的头,看着遍体鳞伤的同伴呜哇怪叫。

  我穿着“残破”的一身流光早已被允舒航带着奔出了一段距离,面上红潮褪去的我,站在空寂冰冷的雪地上,身后传来一群格斗中乌鸦的凄厉声音,颤栗的背影有些萧条。

  就在允舒航用刀柄戳着我的手臂告诉我可以全身而退的时候,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没想到刚走了两步,耳畔却传来一阵悠悠的笛声,让人惊讶的是,随着那阵笛声传入,地上沉闷的乌鸦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扑腾着翅膀,然,此刻的我,就像是被人猝不及防扑撒了硫磺粉的蛇,晕头转向的摇摇欲坠。

  后仰的力度突然一顿,意料之外的冰凉没有将我包围,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允舒航的一只手落在我的肩头,他好看的眉头紧皱着,仿佛是在看一个伤重将死的病人一样的看着我,下一刻,他一面伸手抵着我的背心一面道:“卑鄙!”

  在后来,我听不清楚允舒航究竟说了一些什么,只是眼神迷离的看着和我近在咫尺的琉璃色的眸子。

  须臾的光景后,我背后的那只手终于缓缓的垂落下来,我的目光还是锁住了那个琉璃色瞳孔的俊朗的美男子,问他道:“你……”

  我“你……”了半晌,却见到他的一双眼睛更加的深邃寒冷,于是就开始战战兢兢的思忖着他究竟是怎么了,想了半晌没有个所以然,却见他狠狠的将我的身子一拽,让我更加的贴近了他。

  他认真的用自己的白色丝带转下来,绕在我的腰身上一层一层,我看着他,十分耐心的将我的腰包裹的像是一块千层糕似的,刚要抬头质问他懂不懂怜香惜玉,耳畔却赫然传来一阵清晰的狼哞。

  我被吓得浑身一阵战栗,仓皇的抬头对允舒航说道:“阿藏,有狼!我们……我们快走吧……”

  我的话才刚说了一瞬,却见到琉璃色的瞳孔蓦地亮了起来,他缓缓地抬起头,重复着我的话,“有狼?”

  我无意识的用力摇了摇他的胳膊:“快走,来不走就来不及了!”

  谁知我话音落下的刹那,允舒航缺如同一个见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的笑了,他缓缓地伸手覆在我的手背上轻声道:“这群家伙,全部都是不死不休的,那群黑衣人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控制了,我们没有那么容易脱身。”

  我惊讶的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年:“你的意思是我们走不了?可是我们这样下去,说不定会……”

  允舒航见到我如此惊恐万状得样子,不管不忙的笑了笑说:“是啊,血鸦,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一定口感绝佳……”

  我闻言心中一阵恶心,一个劲往允舒航的身后缩了缩道:“我不怕死,可是死无全尸的人没法投胎,我……我还是如花似玉的姑娘家……”

  我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却蓦地被一根丝带腾空而起,允舒航的眉宇舒朗的绽开,如同一株青莲:“别把一切说的那么恐怖,你都有胆子和鬼打架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拽着他的衣角,看着腾腾飞起的乌鸦一筹莫展:“我什么时候和鬼打架了?”

  允舒航只笑不语。

  又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感觉到了那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笛声,他的眼睛垂下来,定定得看着怀中的我温柔的说:“不怕,它们用的是人海战术,我也可以叫帮手。”

  我闻言垂眸,只见四下一片白茫茫,正在纳闷难不成我们的帮手会从地下冒出来的时候,耳畔的风中却蓦地传来一阵犀利的破空声,下一刻,那个清俊出尘的音辽少年的喉头发出一声长呼响彻长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