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十八)
360/1121

谍影伏生炼幽魂(十八)

  我还在努力的让自己死的彻底一点,这样看起来更加的逼真,对于我也就更安全。

  我看到那个男人手里捏着从我腰间拽下来的灵牌来回的晃荡了两下,然后一脸虔诚的走到他的同伴面前戳着他的胳膊比划了半天。

  奈何,我半天没看懂他究竟说了什么,正当我有些懊恼的想着当时在现代为何不会抽点时间学哑语的时候,却蓦地被一声沙哑的嘶吼声充斥了我的耳朵。

  我听见那男子的声音仿佛被玻璃刺破的乌鸦的喉管,带着怨毒的怒意道:“死人你都害怕,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人闻言库柴一样的身子猛地踉跄了一瞬,伸手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声音仿佛是入夜突袭的魄罗,啊呜难辨。

  男子无奈,听他啊呜半晌突然叹息着说:“你别忘了,你和我的对手是这人世间最没有防御力的。”他有些桀骜的笑了笑,摸着他的头说:“他们的一切都结束了,都停止了,生命的最后一点纯洁的光亮也会毋庸置疑得奉献给我们!”

  听了黑衣人的话,我凝眸看了一眼雪地上的允舒航,一身流光将我的一切完动作美的覆盖了,我心中一阵愤愤:“什么纯洁的光亮,现在明明还是大白天,只要不是个瞎子,哪里见不到光亮。”

  但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我突然间察觉到那男人凌厉的眸光,他口中的光亮,似乎也不是我的大脑中所理解的那一抹光亮。我看到距离我们前方不足一百米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连串像是流莹一样跳跃的光,就像是夏天水泽边的草丛里,它们忽闪忽闪,直到天亮之前,它们都在用他们小小的光源努力的照亮。

  我心中静静的祈祷着,生命中唯一的光亮可千万不能再弃我而去,只要不是黑灯瞎火的茫茫雪夜,一切也都会变得简单的多。

  我偷偷摸摸吸了一口气,一面把自己想象成抗寒能力十分强大的企鹅,让自己的脑袋更加清明一些,我惊讶的发现,那些闪烁的光点就像是满天的萤火那样缓缓地朝着一个方向移动。

  正当我心中努力的思忖能否通过那跳动的光亮找到和敌人的突破口的时候,我的耳畔却蓦地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马蹄声,我感受到允舒航的那只手深深的送进了雪里,隔着雪,他的手指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长空寂寂的大雪之中,我只能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靠近了他,在白色斗篷的遮蔽下,我将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他,那一刻,我是真的已经忘记了眼前的少年是一个拥有深厚内力的练家子了。

  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的手背摩挲着,如同一只蠕动的蝉,我咬着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直到那轻柔的如同羽毛一样的触感在我的手背停下来的那一刻,我在心头蓦地一声惊呼:“苍天啊,你干脆把我临时处死吧!”

  不错,我的确还记得我穿越到大唐上官府的那一天,虽然我是躺在黑洞洞的棺材里有些不吉利,可是当我顽强的顶开棺材盖坐起来的时候,我首先感受到的,是来自地平线上温暖的问候。

  于是我就指天誓日大声的说:“我一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更加爱钱,不辜负苍天对我的期望!”其实在那一刻,我是诚心诚意说出那些话的虽然我的大脑依旧是一片晕眩,我至少是活着的。

  我缓缓地将手握紧了拳头,有些突兀的想着眼下的光景不是苍天能帮忙解决的,只因为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他摩挲着手指留下的三个字——噬魂师。

  我的眼前随着他的手指一阵旋黑。

  我从来没见过噬魂师,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我清楚的知道,他们一定不是好东西。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雪地里趴了多久,反正我记得自己喉头干哑的似乎是要开裂了,迷离的视线中我只看到了那一抹涌涌而动的光影,很像是萤火虫的光。

  登云履踩在雪地的沙沙声和我近在咫尺,我还在努力的思忖着那人口中的光亮究竟意味着什么,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得时候,我的额头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奈何我之前被那男人翻了一个个,所以现在只能素面朝天的祈祷着。我的意识渐渐的变得混沌,就在我的视线重新被黑暗占领的前一秒,我突然觉得我的眼前一花,一股冷空气蓦地窜上我的脊梁骨。

  我的身子僵了一下,耳畔有一次传来一个呜咽的像是在祈求的凄厉声音,仿佛是被火只靠着无处藏身的汝兽。

  我半臂着一双眼,不被察觉的勾了勾允舒航那一件偌大的白色斗篷,我听见那声音绝望无比,却无能为力。

  终于,那一只拥有黑色指甲的手指重新握住了从我腰间拽走的灵牌,像是端详一块价值连城的和田玉那样,他伸手很仔细的摩挲着,然而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手里恭敬的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瓶子,一脸仓皇的看着他。

  男人的手指缓缓收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指尖那一抹妖艳的颜色,甚至我还能感受到它,温温的,腻腻的,仿佛是在我的额头盛开的一朵小小的蔷薇花蕊,他的手指顶着瓶身,仿佛玩物一样的看着,在他身旁跪着的男人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男人终于抬起头,修长的手指停在他精致的额头上,只是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有一张薄如蝉翼的脸从他的皮肤脱落下来,下一刻,他的视线落在手指夹着的瓶子上,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眼神焕然的痴语道:“空了?”

  见到站着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跪着的黑色身影立刻头如捣蒜,他颤颤巍巍的蠕动了嘴唇,手指指着那早已空空如也的瓶子,男人将瓶子凑在鼻子前闻了闻,下一刻,他的脸色蓦地铁青。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怒气有些错愕,药是用在我的身上,可是为什么他会突然有了这种反应?我来不及思考,那让我眼前一花的白光又来折腾我了,我被那白光晃荡的根本睁不开眼。转头只能用力的用自己的贝齿抵住舌尖,可是就连这样的动作我也要做的小心翼翼,因为我生怕那男人会发现我其实是个假死人。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就在那突如其来的白光幽灵一样笼罩在我的头顶的时候,我就已经暴露无遗了。

  我听到男人脚上的登云履发出的沙沙声变得杂乱,那跪着的身影仿佛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把抓住男人垂下的的胳膊,一脸茫然。

  男人终于蹲下了身子,一双幽深的眸子看着跪在地上如同信徒的身影,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他素手一抬,就要将覆盖在我身上的白色斗篷褪去。

  我的身子不由得一阵哆嗦,想想自己如果没了斗篷,就真的要做好当雪人的准备了,然就在此时,我的手腕却蓦地传来一阵超乎寻常的热度,随着它的激荡,我全身的皮肤也跟着温暖起来,我将双眼微微睁开,就见到手腕上那一串无知无觉差不多被我遗忘的红玛瑙吊坠突然发出一道强烈的红色光芒来,那光芒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不偏不倚的汇入我头顶盘旋着的白光之中,渐渐吞没,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也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强行灌入,我不由自主的直立起身子来,仿佛一个提线木偶似的,下一刻的举动仿佛是拍恐怖片,因为我蓦地睁开了眼睛,清楚的看到那个站着的黑甲男人把手上的灵牌抛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的弧度,然而我的手,仿佛是被操控了似的,就在这顷刻之间将即将要落地的灵牌捞了起来。

  我眼神空洞的看着面前非敌非友的男人,喉头滑动了一下,不由自主道:“这是我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中了什么邪,我就是脱口而出的说了,但是请原谅我,当时我的身体和思维没有自主意识,我被操控了。即便到了后来,我清楚的了解到那家伙是怎么通过我身上的气息寻找并操控我,可是事后想起来,我还是觉得自己有一种被卖了的落寞感觉。我站在空寂的山野之中,背影萧条的质问道“你明明就在,为什么还要躲在暗处看着别人的笑话,你为什么不出面帮帮我呢?”

  听了我的话,那长身玉立的男人露出了一抹温润的笑,他摸着我的头发说:“丫头,我是个医者,自然不适合动武。”他伸手拉住我的胳膊道:“我一直都相信,你一定是我信得过的人。”

  我闻言心中一阵雀跃,嘴上缺依旧愤愤道:“哪有人是这样的,拿了别人的性命当儿戏么?”

  灵医微笑,扯着我的耳垂说了一句话,然后,我华丽丽的安静了。

  话又说回来,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控制的那一刻起我首先下意识保护的是我脖子上的那一个玉佛,我小心翼翼的将它放进折领里,紧贴锁骨,甚至还伸手按了两下。就在我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蓦地抬头却发现一双幽灵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正如饥似渴的盯着我手里的灵牌,目不转睛。

  我咬着嘴唇不说话,须臾的光景后,我的目光还是锁住了那个有黑色指甲的有的神秘的男子,他也正目光幽深的看着我半晌直勾勾盯着我的脸问道:“姑娘随身带着灵牌,你可是灵界的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