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九)
350/1031

谍影伏生炼幽魂(九)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了允舒航那双微微皱起的琉璃色的眸子,我的手指摩挲着脖子上的玉佛,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间皱起好看的眉头。但是很快我就知道了,当我看到那呼啦一声出现在眼前的黑衣人的时候,顿时觉得浑身一阵惊悸,我看着那为首的黑衣人骑着一匹黑色的油光水滑的高头大马,剑锋落在地上,扬起一片雪沙。

  我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用口型问道:“阿藏,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

  话音落下,允舒航的一双琉璃色的瞳孔大睁着,灵动的看了我一眼,玩味的笑一笑——你都不知道的,我怎么会知道。

  我愤愤的想要反驳他,我只不过是一个深闺女儿家,哪里会知道自己有那么多的杀机等着呢。谁知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理所当然的说:“说不定是你这小丫头命里带灾,和你在一起,就一定会发生点什么吧。”

  听了他的话,我着实有些气恼了,抬手戳着他的胸膛道:“是啊,我的确是命里带灾,要不然也不会从棺材里爬出来……”

  我看到他琉璃色的瞳孔深处有一点微微的闪动,他的眼角含着笑,低声问我:“你说什么?”

  我吸了吸鼻子,答非所问的对他说:“阿藏,你怕不怕鬼?”

  白雪如同细沙一样穿过了我的指缝,我听到了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蓦地一阵轻嗔,他伸出手,不由分说的支起我的下巴,琉璃色的瞳孔认真的看着我,半晌才道:“那你告诉我,你怕不怕我?”

  我抬着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嘴唇蠕动着呢喃:“你有什么好怕的?”却见他的目光早已经从我的身上移开,仿佛一只终于发现了猎物的鹰。

  半晌,我才听到他的声音仿佛夹着冷风的碎冰:“丫头,我没有带花瓣。”

  我抬眼错愕的看着他,不带花瓣怎么了?

  他抬眼认真的看着我,突然伸手一把握住我的手掌惋惜的说道:“不带画板,没法投胎呀!”

  允舒航的话刚出口的时候吗我在心里狠狠的嚏了他一口唾沫,果然不是中原人的豪放性子,人都活的好好的,居然一天到晚想着投胎……

  但是很快,我就明白了允舒航的意思,他说的投胎,不是指我们,而是他心底的纯善,让他想要发了慈悲。

  我看着他白色的丝带绕在那为首的黑衣人身上,只是轻轻一甩,那人的喉咙卡擦一声,却不知怎么的,没有死透,睁着一双即将溃散的瞳孔,伸手去勾允舒航的白丝带。

  允舒航眼下身子还虚弱的很,我也来不及多想,伸手蓦地掏出怀中的魄云刀,脱口急呼:“阿藏,小心!”

  清俊的少年转过身来,用他琉璃色眼睛的余光撇了我一眼,似乎害怕我对他的担心,他满不在乎的笑一笑说:“不怕,你过来帮我补一刀。”

  我定定得看着他,还没走到他的身边,却突然感觉自己得身子呗拽了一下呼啸的寒风之下,我看着雪白的琼妃染上身边少年的头发,下一刻,我素手一抬就把那人送进了阎罗殿。

  其实那一刀落得不深,我甚至没有看见太多喷溅的血,只是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允舒航脸上那奇异的神情,我神差鬼使一样的脱口道:“阿藏,你为何一定要他死?”

  允舒航不同我说话。

  我抬眼看了一眼纷纷扬扬的雪,却听到他的声音轻的如同是山谷的风,抬起头他澄澈的瞳仁看着我:“丫头,你为什么不怕呢?”

  我十分不解的看着他,笑一笑扬声

  道:“为什么我要害怕?”

  允舒航眨了下眼睛,还是那么认真的看着我,琉璃色的瞳仁带着淡淡的疲惫的欢喜:“你还记得灵医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吧?有一群噬魂师就在沧幽门外的雪地里,距离我们很近很近的地方。可是当我们出了沧幽门,他们却集体不见了。

  他终于抬手支起我的下巴:“你说说,这意味着什么?”

  我看着他那双琉璃色眸子一面沉思,一面呢喃道:“他们藏起来了。”

  话音落下,我抬头看着允舒航那一双修长的手僵在半空,他默默的抬手,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抬起头,看着允舒航的那双琉璃色的眼睛,下一刻,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指着神态云淡风轻的允舒航压低声音道:“你……”

  “我?”允舒航皱起眉头。

  我被惊的大气不喘,愤愤的伸着手指在他胸前的衣襟画了两个圈,转身烦恼的捧住脑袋。

  然而,就在我转身的一个刹那,我清楚的听到了身边传来的骨骼碎裂的卡擦声。

  我感觉到有一双手握住了我手上已经出鞘的刀,那声音夹杂着凄厉的冷风,却是无法忽略的决绝,我感觉自己的身子蓦地腾空,被人拖着旋转了一个圈,下一刻,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的喉头一声惊呼,整个身子几乎要被甩出去,好在我没忘记自己是个练跆拳道的,在身子被甩出去的那一刻,我借助惯性往后一抑,伸腿一个后旋蹬在一个树桩稳住了身子。

  我惊魂未定的大口喘气,直到那一刻才有闲工夫看一眼手背上那一抹掉落的温热,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我好不容易平复在胸腔的心脏腾地惊飞出来——

  我垂眸看着那被鲜血染红的柔荑,出口的声音仿佛被遏制住喉头的杜鹃鸟一般。

  我怯怯的向后退了一步,却未曾料想自己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允舒航的手里还捏着那一把原本不属于他的魄云刀,气息有些缓慢的挡住了朝着他劈空而来的一支箭,然后伸手拽着我的斗篷。

  那双琉璃色的瞳孔很快注意到了我,我想他也注意到了我破口而出无法抑制的那一声呼喊,我惊恐的看着他,没有染血的那一只手在他的身 上不停的摸索着,他任由我捣鼓了一阵,也不动,也不说话,当我确定他身上的确没有出血点的时候,他突然对我垂下眼睛道:“丫头,你现在怎么不在乎男女……”

  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心上突然间升起一股莫名的愠怒,我愤愤的抬起眼睛道:“别和我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保证自己不对你……”

  我的一句调侃还没说完,身旁蓦地传来一阵劲风,我用力的甩了甩衣袖,腰间却蓦地一股托力传来。还没等我睁眼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只见方才传来破空的那一处寂静之地赫然又出现了一支冷箭,一支冷箭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了呼啸的冷风,来势迅猛,刚劲有力,令那人怵然一惊,我的眸光锁着那只箭,却见它仿佛长了眼睛似的没有半点伤人的意思,正当我对这支非敌非友的箭镞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空气中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如同细雨落瓦的窸窣声,我茫然的抬头去看,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块白布将视线挡的严实,我听到允舒航摇头叹息的声音,他的剑还在滴血,声音却如同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果然跟鬼打架是见不得光的事,那么远的距离,居然对一个女儿家下手了……”

  允舒航的一番话让我听的云里雾里,但是允舒航也没有同我解释,我看着他的白色丝带舞的就像是天女散花似的,可是当他停下来重新依靠在我的肩头的时候,我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不为别的,正因为允舒航那柔软光滑的丝带上个,赫然出现的上百根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尖针。

  此时此刻,我当真是火冒三丈,于是将什么淑女形象统统丢弃,看着允舒航的白丝带脱口道:“卑鄙!”

  允舒航却当真是个好脾气的,只见他气定神闲的用刀子割开了那落满了针的白丝带,确是一脸如获至宝的得意神情,我实在不解,抬头诚恳道:“阿藏,你还留着他们做什么?”

  允舒航也不着急,抬眼看着距离我们不过十丈的黑衣人,声音平静的说:“中原有句话,不知你记不记得,别人送你的不好的,你不喜欢就找个时间将它完璧归赵……”

  清俊的少年说着话,眸光的笑意仿佛天边闪烁的萤火的光,我的脑子呼啦啦转了半天,这才突然间想起他要同我说的那一句话——这一切,当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的眸底闪烁出不多见的决绝的寒光的那个刹那,我才真正明了。

  只是轻微的一声窸窣,很快被凛冽的北风吞噬了一个干净,然而随着允舒航收回丝带的那一刻,我看到那一双焕然的瞳仁死死的盯着他,口中呢喃半晌却还是吐不出一句完整的陈述,允舒航缓缓走近他,看着他的身体如同倒栽葱一般扎进了雪地里。

  他眼疾手快的一把拽住那人的脚,将他的身体在雪地打了一个圈,之后拔出来甩到雪地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