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九十三)
335/1117

祭云谍照影伏生(九十三)

  就在我沉浸在那默默的期许中的时候,我的眼前那个周身围绕着红光的女子突然支起了男人的下巴,下一刻,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女子的唇 瓣已经和男人缓缓相贴,我被这突兀的动作猝不及防的惊了一下,正要捂脸转身,却未曾想被灵医一把抓住了手臂扬声问道:“你这又是在躲什么?”

  我眼角的余光撇着灵医的衣角愤愤,百忙之后也不忘自己是个现代人,脱口而出道:“你快放开我呀,做电灯泡是会遭雷劈的!”

  我有一种预感,我这句话说出来类似于对牛弹琴的效果,因为我话音落下的时候,那灵医就用一种看外星生物的眼神盯得我全身发毛,然后凉幽幽的问我:“丫头,你说的灯泡是什么东西?”

  然而,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就在我茫茫然的想着如何回复灵医的时候,我的耳畔果不其然的炸响了一声惊雷。

  我被那雷声惊的一声颤栗,恨不得指天誓日——“菩萨我不是诚心要做电灯泡的。”

  正当我的喉头被卡的一阵呵呵作响的时候,灵医却突然间抬起手指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弹一个失笑道:“你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家……”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闭口不言了,空就我独自一个人在那原地一面愣愣得看着烈影,一面想着我一个出阁的女儿家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他。

  我想了好久,直到我的耳畔传来了一声轻微的裂帛,取代了我的思想。我略略低了头,视线之中是一张不可方物的美人面孔,我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那张脸,去的光景之后,他就像菡萏的花瓣一样一层层的卸开,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个人的面皮就在我的面前活生生的落了下来,谁知一旁的灵医却早已对这一切司空见惯,他只是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嗓音还是一贯的云淡风轻,从地上旁若无人的捡起那张脱落的面皮他抬头看着我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帮忙稳住烈影!”

  我被他这突然的一声喊的有些害怕,伸手将允舒航的身子靠着廊拄重新放好,又生怕他会因为他在沧幽之中长久的沉睡而着了风寒,于是伸手想要解下身上的斗篷,可转念一想,这斗篷是我身上唯一御寒的东西,正在我的手指摩挲着我的束带踌躇不停的时候,耳畔却又一次蓦地传来灵医的一声大喊:“你还在那儿磨蹭什么呢,只有保住了烈影,才能救得了你夫君!”

  听了灵医的话,我愣愣的神思登时在我的脑子里变成了浆糊——“夫君!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我的夫君了?”

  灵医抬头,带着唇边似有若无的笑容定定的看了我一眼,我被那刀锋一样的眸子一刮,顿时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什么事情要遭报应似的,突然觉得印堂发黑。

  和我的反应截然不同的是,允舒航此时依旧呼吸平稳,睡的很香。于是我毫无杀伤力的白了灵医一眼,轻声道:“他不是我的夫君,你莫要闲的无聊乱点鸳鸯谱……”

  他灵医闻言撑着头,用一种土的掉渣的音调道:“你怎么能说我是在乱点鸳鸯谱?女儿家可是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我听他说话越说越离谱,索性偏了头去,不再理他。

  灵医见我这幅样子,顿时也急了,一个弹指的银针出来道:“我可是在灵界过了几百年的人,有什么是看不透的?即便不是你的夫君也罢,总归是人命……”

  末了,允舒航的安危终于让我把我发黑的印堂丢在脑后,我伸手抚了抚额前的乱发,大步流星的走到灵医面前,谁知他头也不抬,只淡淡的吩咐道:“过来,掐住她的脖子。”

  我低头看着表情痛苦的烈影,抗议道:“你干什么?方才说过是条人命,现在是打算谋 杀啊?”

  我只顾着说话,顿时没看到灵医飞流而下的面色变化多端,我此言一出,他差点将手中捏着的针落在我的手背上,平静了一瞬,才有些愤愤然道:“烈影不是人。”

  是啊,灵医这突兀的一句话提醒到了我。

  烈影,不是人。

  眼前这个容颜美丽的像是十八九岁的姑娘的烈影,她和我不是同类,她只是由一股强大的被宿主的神思遗忘的精神游丝凝聚成的一个意念的结晶,简单的来说,她就是空有人的外表而已。

  我静静的看着在沧幽之中仿佛提线木偶一般奋力挣扎的她,抬头看着灵医道:“烈影是一个已经凝聚成人形的魅,她能帮你做什么?”

  灵医抬头微微一笑,手上动作却没有半分停顿他利落的拿出随身一把尖刀,锋利的刀锋利落的落在了烈影的头顶上,然而却出人意料的没有见到半点血。

  我只在那个瞬间觉得自己的眼睛蓦地一花,下一刻,烈影的身体中猝不及防的变得透明无比,像一朵透明的洁白的冰花,仿佛轻轻一个用力就要随时消散似的。

  我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透明的像冰雪一样的女子吃力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她的头微微低着,目光虔诚的看着灵医,语气中透着淡淡的忧伤问了一句话:“你当真对这丫头有把握?”

  “不是对她。”灵医微微一笑,声音却是稳稳的,修长的手指落在沧幽寂静的一处。

  终于,他用那一双洞黑的瞳仁目不转睛的注视了她。

  “烈影,”他轻轻地温柔的叫出她的名字:“你一直是让我放心的,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他的声音突然顿住,像是一个孩子似的讨好的同他商量道:“你会的,是么?”

  烈影定定得看着她,目光中夹杂着些许让人惶惑的迟疑,她的指尖挺轻的略过他的衣摆,虔诚的低语道:“你知道的,我一直就是个孤魂野鬼,被你定了,哪还能拒绝得了你?”

  他带着天真而得意的神情笑了。

  漆黑的瞳孔微微一收,他将神色中的温柔扫 荡 的一干二净,又一抬头,只冷傲的指了指一旁蜷缩的黑色身影淡淡吩咐道:“去吧,去看看他那儿有没有适合那群阿物的残羹冷炙。”

  烈影闻言,灵动的身子踡屈成一个半圆的弧度,紧紧的靠着躺在地上的那个黑色的身影,不过片刻之后,我惊讶的发现烈影那原本是透明的身子变得孑孓,她仿佛变成了一条挣脱了人世间所有束缚的蜉蝣,轻而易举的进入到了那个男人的思想。

  耳畔的笛声近了几分,我总能闻到空气中那种淡而强烈的危机感。我略微抬头,看到眼前的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圈,烈影的身体轻飘飘的,被那光圈包围着,仿佛幻境一般孑孓的行走,却像是献祭一般虔诚。

  须臾的光景之后,白色的光晕中缓缓的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来,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女人脸上一脸的沉痛,不解的问灵医:“你方才同烈影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魅都能够通过宿主的思想而改变自己的形态,”灵医开口声音淡淡的说,“我们现在正在利用这种特殊的能力,对这个黑衣男子的记忆进行追根溯源。”

  我闻言耳朵一阵嗡嗡响,无意识的点了下头。

  灵医见到大喜,拍着我的肩膀道:“不错,不错啊,孺子可教。”

  我登时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巨大的侮辱,我好歹是个大活人,奄奄一息的魑魅魍魉的事情我了解的那么清楚做什么?

  于是我一脸愤愤的看着灵医道:“孺子不用你教,继而如何是好?”

  他闻言噗嗤一笑,不急不躁道:“你忙什么?”

  他话音落下,一脸平常的低头捯饬手边的一只始终没有被点燃的火折子,我立在一边,也只能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干瞪眼。

  终于,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铺天盖地的白。

  片刻之后带到那氤氲的白渐渐从我的眼前退了个干净,我的眼前蓦地出现了一间装饰十分典雅的温暖房屋。

  房屋的陈设十分简单,仅有一桌两椅和一张床榻。

  此时,平整干净的桌面上菜温酒热,一只原本应该放着玉露琼浆的白玉杯,却已经被一只仓皇失措的手咣当一声掉落地上,分崩离析。

  金丝楠木的床榻上是厚厚的被褥,床头放着的熏笼中正在丝丝的冒着香气。

  女人就那么安静的躺在床榻上,身下是柔软温暖的被褥,她的唇咬的死紧,一头长发像海藻一样铺散在床榻上。

  “奴婢该死!”一声带着哭腔的娇滴滴的声音从床侧传来,一双美丽的桃花要抬起,怯生生的看着女人。

  女人半寐着一双眼,眼角的余光落在跪着的人身上,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手指放在干裂的唇边顿了片刻,她的声音轻柔的说:“一个杯子罢了,收拾干净吧。”

  女人话音落下,底下的女子立刻如临大赦一般站直了身子。抬头看了一眼床榻上气息微弱的女子,刚要开口说话,却在刹那之间喉口呼噜作响哇的哭出了声。

  女人如云雾一样的气息轻轻从鼻腔流泻而出,她的嘴唇微微蠕动了两下,有些口齿不清的道:“怎么……”

  女人的一双手虚无的在被褥上轻抚,直到她看到那地面杯盏碎片中那一抹不一样的黑色……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