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的危机
930/1119

突然的危机

  也不知究竟沉寂了多久。

  我耳畔那一阵的破风终于不再是蓄势待发,允舒航反手丢出去的那一支箭镞仿佛是一只找到了敌人有仇必报的狮子,在沧幽的一个棱子落在地面噼啪一声脆响的时候,直勾勾的飞了回来。

  然而,那一刻,我的面前却似乎摊开了一双无形的大手,生生将它阻挡在距离我鼻梁三寸的地方。

  我怀着劫后余生的心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有些好笑的说:“阿藏,你还记得山洞里的那群黑衣人么?他们手里的刀从来都不是吃素的,我还记得,那时候你解决掉他们,还在他们的尸体上放了一些不知名的花瓣。”

  听了我的话,允舒航的眼睛突然间亮了,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道“你记忆力真好。”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有些洋洋得意:“那花瓣的味道很特别,不是我们中原有的,我自然记忆深刻。”

  话落,我侧头看他:“所以,你这一回带了没有?”

  他倒也十分坦诚的给了我两个字——“没带。”

  我顿时觉得好一阵失落。

  抬眼环绕四周,那箭镞依旧悬着,我好笑的看着那箭镞的模样道:“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箭镞的主人罢工了,不要它继续战斗了?”

  允舒航伸手拨了拨箭头,一脸了然于胸的神秘。

  我急忙伸手握住他一脸期待道:“怎么样,是不是不用打了?那一帮杂碎全都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是不是不战而降了?”

  我话音落下,却见到允舒航琉璃色的眸光之中多出几许晦暗莫名的情绪,唇角却依旧含着云淡风轻的笑容重复道:“杂碎,你一个女儿家,哪里学的那么烈的匪气?”

  允舒航的一句话出口,让我的脸上顿时一热,我怎么忘了,在我面前的男子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郎,他怎么会听得这样的污 言 秽 语。

  于是,我又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着要用什么文雅、有内涵的词语替换掉刚刚因为情急脱口而出的那一句“杂碎”,然而,我想了半天,却当真没有什么让他立刻理解的词语替换,然后,然后我就继续满脸愁苦的想着,想着想着,想到一句十分应景的话——“书到用时方恨少,黑发不知勤学早。”

  这样的拼凑在我的大脑里顿了片刻,我被大脑里蓦地出现了的两个人吓得浑身一个颤栗,允舒航见状立刻扶着我的背脊道“你怎么了?嗯?”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勉强定了心神道:“没事儿,大约是在这种幽暗的地方久了,身子有些发寒。”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我把颜真卿的劝学诗和陆游捣鼓在一块了,估计一会他又会闪烁着一双好奇宝宝的眼睛傻傻的问我:“你说的那个陆游是谁?我似乎从来没有读过他的诗哎?”

  然后,然后我就摆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拍着他的肩膀说:“陆游啊,你这辈子是见不到了,真乃人生一大憾事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魂飞天外的想着陆游多久,斗篷的束带突然被允舒航拉了一下,他微微垂着眼睛,不太流畅的打了一个结,然后一脸邀功的看着我。

  我抬眼看着他问道:“你这是干嘛?”

  他反手将手指从束带穿出,嗓音清润道:“我突然发现……”

  我抬眼等着他的下文,却听他飘忽道:“你一个女儿家只穿一身白太单调了,于是我就把束带装饰一下。”

  话音落下,我的耳畔呼啦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阵夹杂着血腥的冷风霸道的穿过我的背脊,我被震的一个趔趄,整个人就要朝着冰冷的地面撞击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丝带轻轻巧巧从我的腋下穿出,稳稳的将我整个人提起来,我讶然闭眼,额头却被人敲了一记,转瞬间就听到允舒航带着戏谑的声音:“我突然觉得,“杂碎”那词儿一点也不烈了。”

  我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看着几步之遥的那群黑衣人,愤愤呢喃:“果然是杂碎,只会在暗处偷袭。”将冷冽的眸光垂下,我被允舒航抱着一个悬身之后冷不防踢到了沧幽门桌案前的那支蜡烛,在被火光骤然亮起来的沧幽之中,我的眼前是随之落下的箭镞。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拍着胸脯低咒道:“我去,怎么说来就来,我悬着身子那么难受,你也不来个倒计时再开始啊!”

  允舒航没有开口,只是将我的身子悬了一个圈,缓缓地弯下身子将我放在地上道:“那帮杂碎好像真的比我们想象中简单。”他缓缓回身对上我的眸子“你想试试看么?”

  我大义凌然的看着那一群站在沧幽门口似乎冻僵的黑衣人道:“是啊,我的确很好奇啊,但是阿娘说好奇心害死猫,你如果能够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我不介意成为帮你冒险的人。”

  他微微抬了头,唇边的酒窝呈现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我保证。”

  说着,我就这样被白色的丝带束缚住身子,一步步的走向那群未知的黑衣人。

  我走得很慢,却似乎每前进一步都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就在我距离那群黑衣人不过五步的时候,我嗅到了空气中一股久违的夹杂着血腥气息的腐肉的味道,我切切得转过身子,却听见那黑衣人的喉口呵呵做响得声音。

  我知道,允舒航就在我的身后,只要我小小的退一步,那根颀长的白色丝带就可以把我拉回安全地界,我一根头发丝也不会被伤到。

  可是我不甘心。

  我缓缓地靠近那味道的来源,白色的丝带被我拖拽的很长,我看到的那张脸,仿佛一个被攫取了灵魂的木乃伊,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甚至看不清洞黑的瞳孔间疏淡的些许表情。

  我缓缓靠近他,伸手戳了戳他的黑甲调侃道:“不言不语,当真和死人没两样。”

  话音落下,我正打算转身离开,谁知在我面前站着的那个黑衣人的身子却蓦地一抖,伸手就差点拽了我的斗篷。

  我被吓的猝不及防的退了好几步,心中暗暗庆幸还好允舒航在那之前将我的斗篷紧了几分,我反手一巴掌落下去,手掌落在那黑衣人狰狞的面容上,飞快的一个闪身避开他的反击,却听见一阵低沉的笛声悠悠传来。

  电光火石之间,我只听见耳畔传来的一声大呵,允舒航如同一只从天而降的老鹰,生,生生将我护住,目光焦急的问道:“丫头,你没事吧?”

  我拍了拍胸脯,刚想说一句:“没关系。”谁知他却仿佛触电一样的跳起来,我不解的抬头看着他,他却指着我的手问道:“丫头,你的手……”

  我定了定神,在明艳的烛火下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手,看到手指的几块灰黑颜色吓得差点也跳起来,可是转念一想,我的怀中一直是放着辟邪用的香灰的,说不定,方才是很不巧的沾染到了手上。

  心中虽然这样思忖,抬头看着允舒航的时候,却见他的眸子依旧如同寒霜冻冰,我伸手抵住他的下巴,低声道:“阿藏,我没事啊,真的……”

  一句真的说的轻轻地,也不知允舒航真的听见没有,反正我自我感觉一定是收效胜微的,因为我说完话,允舒航却依旧冷着脸不理我。

  于是,我一扭头,真的开始很认真的思考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让面前这位温润如玉的男子愠怒。

  正当我的脑细胞如火如荼的为我卖力的时候,我的手背猝然传来一道白光,还没等我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白光却骤然收势,只在我的手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口。

  我猝然的一声惊呼卡在允舒航骤然俯下的双唇之后。

  那温热的唇瓣紧紧的贴着我的手背,力度均衡的挤压我手背上的血口,血一口口被他吸出,我看到他的喉结在上下挫动,惊讶的说:“你……”

  他忽闪的睫毛如同一把小而精致的折扇,指骨有力的握住我,声音平静的让人听不出一丝怨怪:“你不晓得自己被魅虫咬了么?”

  我闻言蓦地回头,反驳道:“不可能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也没有伤口!”再说了,我面对他摊开手掌道:“手上的灰黑是我沾染的香灰……”

  允舒航唇边带着些许笑容,没有半点反驳我的意思,就在我以为我已经用自己说服他的时候,他的喉结上下微微一动,蓦地吐出一口血来。

  口腔温热的血在冰冷的地面绽开了一朵妖冶的花,允舒航毫不在乎的抿了抿唇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要是换成你,早就见阎王了。”

  随着允舒航一声沙哑的声音传出,蓦地我的脸色变得煞白,我抬手拖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道:“阿藏,你坦白的告诉我,你是不是……”

  脑中如同走马灯一样飘过许多电视剧画面,我愣愣的看着他,却见他依旧云淡风轻的笑着帮我把斗篷绕了一圈道:“还好,穿在你身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