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1004

  “白色是永远不会说谎的颜色。”

  琉璃色深瞳的少年那么告诉我。

  俊朗的身影挺拔的站在阳光下,没有离开,也不曾说话,他只是桀骜的,对背后冷寂而无声血腥视若无睹。

  而我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他的身侧,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开口的好机会。

  凝结的空气在四周溃散着,犹如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努力的把我和他划开界限。

  因为,他不是中原人。

  脑子里有一些杂乱的思绪在飞快的流逝着,我才蓦地想起,今天我似乎有点傻,在不确定来人身份的情况下,我居然不假思索的把自己拉进了只属于他的战争里,我为了帮他,居然……

  好在现在他回来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回来,但我可以自我安慰的给自己一个答复。

  从松软的草地起身,我想去给自己打点水喝,一不留神,手腕就被一股力猛地拉住。

  清淡的声音带着幽微的花香味道传入我的耳朵:“我原以为,你会在原地等我。”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却是一字一顿的说的格外清晰,我定定的看了他半晌,终于开口问道:“那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一定要了你的性命不可?”

  允舒航看了我一眼,淡淡的撇开视线道:“我在询问你,你却把话题岔开了,”他露出肃容:“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儿家夜晚独自行走有多危险!”

  我看着他那双星火闪烁的琉璃色眸子,想到他也许是真的生气了,于是一脸轻松的回道:“没事啊,这不是好好的么?再说了,万一有点什么,我不是还会跆拳道么?”

  被我加重话音的三个字让允舒航莫名的半晌,但是很快的,那双琉璃色的眼睛又恢复了清冷的神色,一脸认真道:“如若真正动起手来,你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么?”

  “我……我……”我没办法保证么……

  我定定的“我”了半晌,心下越发不安起来,抬眸看着他,眼皮呼啦啦两下跳开,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他还是一贯的清冷的语气,却让我一时无话,今天要不是他……我就……

  可是,我就是始终想不通啊!眸光蓦地从灿烂的阳光下收回,我一脸担心的对眼前的少年道:“难不成你还真是仇人满天下啊,为什么总会有人想要你的命?”

  他没有再看我,怃然的俯下身看着自己的影子静默不语。

  半晌之后,他突然看着土地上明晃晃的影子低声说道:“因为,我身上有他们要的东西。”

  我听了,心下越发诧异,允舒航是音辽人,他的国度和中原隔了千万里,会有随身携带的价值连城的东西么?

  我静静的沉思着,说不定他的身份根本就不是表面看着的那么简单,或者……

  “他们是不是奔着你的这把剑来的?”我走到他的身侧,抚摸着剑柄上的纹路问他。

  他摇头:“这只不过是我爹送我儿时的生辰礼物,根本不是什么价值不菲的东西。”

  我暗暗的点头:“那么,他们一路追杀你的目的是不是权位?”我说的小心翼翼:“你不是说,自己是富家子么?家里一定家财万贯吧?”

  我话音甫落,就看见琉璃色的眸底有一瞬间的细碎光芒闪过,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偌大的白色斗篷就那么从天而降把我罩了个密不透风。

  我心底顿时黑线万丈:“能不能先给点信号什么的,也好让人家做好准备吧!”

  心下正思虑着,突然听见耳畔有类似雨打瓦砾地声响,我长叹了一口气,唇角轻挑,原来,允舒航是预感到天色的变化,迅速的拉开斗篷让我避雨的?

  我正静静的想着,突然发觉指尖有一抹暖正在渐渐渗透皮肤,它告诉我,现在还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大晴天。

  耳畔类似雨落的声音还未停止,我心下越发疑惑,侧着身子诺诺的问那个身材清俊的少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隔着斗篷,传入我耳畔的声音有些飘忽的远,我看不清少年的表情,只听见他轻描淡写的告诉我一句话,别动,是碎骨针。

  我心下一个咯噔,顿时大气也不敢出,这是什么世道,我是什么运气,才刚刚见过腐尸散,现下又遇上了碎骨针,古代的暗器都是这样,光听名字,就能把你吓的腿发软。

  于是,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我决定暂时忘记我自己跆拳道黑带的光辉历史,毕竟,在这种时候,如果让跆拳道遇上碎骨针,我的后半辈子,估计就真的要过衣来不伸手,饭来却张口的悲惨生活了。

  我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允舒航却似乎没有察觉似的把我悬在半空那姿势,说不出的怪异……

  被允舒航带着悬空了半晌的我终于成功的躲过了他口中碎骨针,小心翼翼的从偌大的白色斗篷中抬头,看到那张带着邪笑的俊朗的容颜,他抬手顺了顺我有些凌乱的发丝,勾唇浅笑:“怎么,这种时候,你口中那个什么拳用的上么?”

  眸底的惊色没有褪去半分, 我惊魂未定的抬头看他诺诺连声:“不了,不了,暂时忘了我的跆拳道吧,我的安全交给你的白斗篷了。”

  很多年以后,我还会想起自己对他说的这句话,其实,那时地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而且我诧异的发现,每一次只要自己和这个叫允舒航的家伙在一起,我一定会遇上点刺激的事情。

  片刻之后,允舒航终于放开了惊魂未定的我,我看着他,俯身摘了些不知名的草根交给我道:“含在嘴里,我们一会要去的地方会危险很多。”

  我低头接过草根含着,心下却黑线三千丈:“明明是三个人出门办正事的,眼下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

  似乎是感觉到在他身侧的我的气息越来越淡,允舒航地脚步蓦地停住,他微微侧首,凝眸对我道:“冷子君会想办法和我们会和的。”

  话音方落,琉璃色深瞳的少年的视线落在了我的手掌处,他的眸光蓦地一变,淡淡的问我:“你手上是什么?”

  我闻言低眸,缓缓伸开掌心:“这个么,似乎是一块很普通的白布。”我笑了笑对他道:“一开始还以为是你留下的。”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少年语气淡泞道:“让我看看。”

  已经被我捏的发皱的白布就这么到了他手里,允舒航垂着眸,仔细端详了许久,转身对我道:“去打些水来。”

  他的那双琉璃色的眼睛专注的凝视着,似乎是世界上特有的奇异的珍宝,我迈着碎步离开,捧了些许溪水给他,却见他只是用指尖轻轻一点,让水滴顺着指尖滑落,刚好落处白布上。

  直到后来,我的手心里除了一股子潮湿的感觉再无其他,才见那温润的少年缓缓拿起白布,对着阳光勾勒出一个悲伤的弧度。

  “很好,果然还是不肯放过她。”允舒航咬着唇瓣开口:“即便都已经化成白骨的人,他们还是决定赶尽杀绝。”

  我心下狐疑,兀自开口道:“赶尽杀绝,你的那帮仇人……”

  事情似乎不是我想的那样,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口中,多了一个未提及姓名的“她”。

  我看着眼前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渐渐的黯淡下来,他转过身,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出异样的美丽。

  我靠近他,视线刚好落在他骨节处地白布上,于是,我看到了那像是绘画一样的笔触,也看到他蓦地咬住的即将见血的唇瓣……

  “阿藏,我们快些走吧!”我的指尖停在他微微颤抖的肩膀上,他却始终没有回头。

  我们沿着小溪往上游走,每走一步,耳畔似乎就少了一丝声响,我侧过身,允舒航的呼吸清晰而沉重的提醒我,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

  我在距离他一臂之遥的地方迈着平稳的步子,眸底渐渐升起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就在这时,允舒航的脚步蓦地停住,他微微颔首对我道:“也许,我该让你跟着你的冷大哥。”

  我的眸底忽闪了下,对他报以微笑道:“没有回头路了。”

  他定定的看着我,轻叹道:“是啊,没有回头路了。”

  只是一个恍惚,我地手心传来了暖暖的温度,视线中的一抹纯白慢慢的靠近我,伶俐的带着我纤细的身体没入一片朦胧的白雾之中。

  我感觉自己有些晕。睁开眼睛的那个瞬间,四周的白雾还没有散去半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哪里。

  我抬起头,四下环绕了一番,眼底除了一片散不开地白雾和几颗古树外,没有任何东西。

  我微微垂眸,心下祈祷着自己千万不要在这一片的浓雾之中迷失了方向,一面拔下头上的白玉簪子在一旁的树干上留下了记号。

  轻轻转过身,眼下,唯一让我心安的是,身旁那个静静伫立的白衣少年。

  此时的他,正半阖着一双琉璃色的眸,静静的站在一颗葱郁的盘根错节的大树旁闭目养神。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