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6/1123

  

  

  

  我的神色茫然了一阵,静静的点了点头。

  “当时的那个黑衣杀手不是你亲手解决的么?”我抬起头,语气平静的对冷子君说道:“你对这花签……”

  冷子君目光清凝的落在船上的黑衣人身上,清淡的开口道:“这帮人,似乎和我那一日解决的杀手不是一路人。”

  “啊?”我一脸茫然的等着他的下文。

  他却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说:“没关系的,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我愣住,眼下这样凌乱不堪的状况,他的身体……却还只想着……

  “对了雨儿。”随着俊朗的身影渐渐的靠近,我清楚的听见了允舒航叫我的名字。

  轻轻地“嗯”了一声当做回应,却见他蓦地伸出手对我道:“从黑衣人身上取下的花签……”

  我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大概猜到了他要问什么,伸手小心翼翼的在上衣口袋里探找了一番,低声道:“喏,就是这个,只有四个字,却看的我一脸蒙圈。”而且,我顿了顿语气中透着几分无奈道“小女子才疏学浅,差点繁体字都没看懂。”

  听了我的话,两位公子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错愕的复杂,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冷子君静静的从我的手里接过花签说道:“这上面的意思,你大约看懂了多少?”

  我静默了半晌,十分认真的对他说道,我看了个一知半解,如果这花签真的是给我的,那还当真是个累赘了。

  微微叹息一声:“我当真没听说过那个蕲山……”

  “所以呢?该怎么办?”讨论了半天的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说实在的,心里有点闷闷的不自在。

  “所以,我在努力的把它想明白。”我蹂躏了两下手里的牡丹签,低声问道:“冷大哥,我的确没听说过蕲山,不过,我好像记得有一种中草药的名字,叫山蕲的。”

  他的神色微微一沉,随后认同的点头:“当归的别称。”

  冷子君的话似乎证实了我最开始的判断。

  当归,当归——应当归去。

  只是我真的有些不明白,我的归究竟是归往何处?

  我望着云天河的水愣愣的出神,只感觉这七百里的水路是那么的漫长。

  更严重的是,由于我们半路遇到那突如其来的黑衣人,让我们的船有了破损,我们不得不提前半日上岸,寻一个其他的法子。

  然而,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的顺利……

  我脑子里揣着地那莫名其妙的四个字,显然变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蕲山无雨”当归不归,好像是上苍在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告诉我,我回不了家了……

  可唯一庆幸的是,我还知道我是谁,我想,最坏的一种情况,就是让我华丽丽的再刷新一下历史,不做悲催的穿越者,我就从来处来,再到去处去。

  正当我努力的为自己没有保障的明天做打算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带着沙哑问询声的低响,我还没来得及回头,突然听见咻的一声撞击,紧接着,我的身侧猛地溅起一个巨大的水花,我微微侧过了身子,想也不想的冲到夹板上,却见一个被被白丝带旋转的尸体像是悠悠球一样在少年的腰上打了一个璇儿,少年冷眼微垂,毫不留恋的把他狠狠的甩了出去!

  “等一下!”白丝带的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了他,男子快步向前道:“我们不能让他那么容易死,毕竟要从他身上取走些许什么。”男子说完,素手一抬,蓦地支起那人的下巴道:“你说是不是?”

  冷子君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倒是他却是一个有仇必报的性子。

  他的手指平静地抵住黑衣人的头颅,低声道:“来吧,让你的人通通都出来吧,别再藏下去了。”

  黑衣人神色冰凝的看了一眼夹板上已经气绝多时的同伴,沙哑着笑道:“该死的都死了,里面的人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救的。”

  黑衣杀手话音落下,冷子君微微勾了勾唇角,平静的看着他道:“她的事情就不用你费心了,我既然可以把人变成鬼,自然也就不会在意从阎罗王手里抢人。”

  “好大的口气!”寂静的空气夹杂着冷风吹落,远处的天幕之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窈窕的暗影,她的足尖轻轻一点,一个轻巧的转身落在了船头上。然而,就在那一眨眼的功夫,从女人的发间飞出了数道寒光。

  我的大脑停了一瞬,眼前猛地一花。就见到有无数个小小的光圈在我的眼睛四周扩散开来,我低叹了一声,猛地退了一步,感觉整个人都有些重心不稳,就在这时,握住长剑的素手蓦地一挥,落在了女子乌黑浓密的长发上。

  男子没有再说过多的言语,只是低声的轻笑,剑锋落处,女子一缕乌黑的长发瞬间飘落。

  耳畔蓦地传来女子的一声惊呼。沉闷而急促,她转过身,一脸惊诧的看着那垂落的剑锋,突然间双手抱头道:“你……”

  男子一脸淡漠的看着她,深邃的眸底让人看不出一点多余情绪,他低头看了一眼死气沉沉的水泽,眸色冷峻的把那一缕青丝丢进水里。

  “嗯?这时什么意思?”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做出的奇怪举动,诧异的问道。

  突然,我的嘴唇被一根手指堵住,允舒航低声的在我的耳边问我:“雨儿,你随身带了帕子么?”

  我点点头,将随身的一块手帕递给他:“你要做什么?”

  允舒航没有说话,伸手从我的手里接过帕子,轻声的对我说:“你站在这里,一定不要乱走。”

  我愣愣的看了他一眼,感觉他似乎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可是,他只是眸光清冷的注视着船舱的方向……

  就在允舒航的身影完全进入船舱之后,我突然听见船舱内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那声音仿佛是刺破锦缎的针尖的脆响,顿时听的人心里发毛。

  我蓦地一个转身,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我怎么忘了,月灵儿还在那船舱里呆着!

  心下突然一痛,我便也顾不上神什么了,就在这时,我的身前突然多出一双修长的手臂,他的眸光没有注视我,手上的剑锋还在不断的颤抖着,他低吼道:“你忘了么,阿藏要你待在这里不要动!”

  我猛地缩回了已经踏上船沿的腿:“她怎么办?她还在……”

  我的话还没说完,肩膀突然间挨了一下强烈的撞击,修长的手指落在我的肩膀上,我听见冷子君突然十分笃定的叫道:“灵儿,不要乱动!”

  灵儿?他是在叫我么,我什么时候变成了灵儿?

  正当我为着冷子君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拼命的揣摩时,突然听见身后的黑衣人长笑一声:“灵儿,你就是灵儿,我要杀了你!”

  我的瞳孔蓦地一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冷子君……

  我默默了一瞬,终于见到了那双和星辰一样明澈的眼睛,他看着我,手指微微的弯曲着似乎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他的声音轻轻地,却只是想让我一个人听见他说:“帮帮她,帮帮她。”我的神色微微一沉,他口中的她,就是那个在船舱里睡得安稳的月灵儿吧?耳畔还是那一抹尚未褪去的惊恐的声音,我轻轻地抬起手,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记得照顾好她。”

  话音落下,我猛地一个转身,双脚灵巧的踏在船沿上,低声对黑衣人道:“你,真的要杀我?”

  黑衣人大约是见到我眸中深邃的惊恐,唇角荡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你们,都出来吧!”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粘稠水雾。

  我的身子踉跄的在一大片的水雾之中站立着,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就在这时,十几个黑衣杀手猝不及防的从冰冷的水底钻出来,巨大的水雾溅地我一声透湿。

  “果然是这个女儿?”从水里钻出的黑衣人面色一沉,冷冷的开口问道。

  “没错的,她的同伴叫他灵儿,她一定是我们要找的人!”

  “是啊,一定没错!大哥,你看这女孩长的那么细皮嫩肉,而且”他声音谄媚的说道:“看他脖子上的那块玉,倘若不是那儿的人,哪里会有那么好的东西!”

  黑衣人的话,在他们的头目听来似乎有几分道理,他点点头,二话不说跨到我的身前寒声说道:“丫头,你倘若不想死,你就告诉你,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被问得一头雾水,索性低着头诺诺连声:“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显然,我这样的回答让黑衣人十分满意,他轻轻的侧过身子十分笃定的对身旁那一群随着他亦步亦趋的黑衣人道:“安心回去吧,那东西确实有了作用了。”他的手指落在我的眉心说道:“这丫头八成是被主人折磨的够呛了,醒来之后,就把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忘了个干净。”

  黑衣人的话,让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抽搐,折磨,忘却,受伤?他是想告诉我,在这之前的月灵儿一直在过着遭受虐 待的日子?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