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51/886

……

  我被他那双自信的琉璃色瞳孔盯的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缓缓地闭上眼睛噗嗤一声道:“对了,阿藏,如果你当真连豆腐都吃不了……”

  允舒航口中抿着我手上吊坠上的玛瑙含糊不清的说:“那就喝米粥。”

  允舒航的话音落下,从我的红色玛瑙手链之中突然涌出一股热流来,我蓦地一个恍惚,急忙开口对允舒航说:“阿藏,你究竟做了什么,我 好 热。”

  允舒航缓缓抬起一双琉璃色的眼睛,腾出一只手,指骨夹住我手腕的玛瑙摩挲了半晌,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小子,你就不能轻一点么?

  

  他

  琉璃色的瞳孔下的那一张弧线美好的唇瓣呈现出一片退不去的乌青的颜色。就在那一个刹那,我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瞬间就要停止了。

  眼前这个俊朗平静的少年是中毒了么?我着急的上下打量他,却见他神色淡然的一如往常。

  我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停顿了一瞬,只是那一个刹那和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撞个正着,我努力了半天,始终无法让自己开口,思忖片刻之后猛然间想起允舒航之前对我千叮万嘱,无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能开口说话。他大概是太了解我耐不住那性子,索性为了安全起见点了我的穴。

  我顿时心中大嚎。

  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奈何开口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用力的用我光滑的额头一个劲儿的蹭他。

  随之却被他猛地拉了一下衣袖缓缓道:“丫头,难为你了,我们离开这地方之后,我就立刻帮你解穴。”

  我闻言一个劲冲他摇头,我想要告诉他,我根本不在乎这些,直勾勾的视线冷然落在他的唇瓣上,指了指他又伸手指了指自己。

  允舒航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只是清浅的勾了勾唇角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以我的内力,这一时半会还不至于……”

  我闻言立刻面色大变,他当自己是什么人,真的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钢铁侠了?居然还打算用内力硬撑着?

  我满脸担忧的拍了拍他的手背,他会意的伸开手,我在他的掌心缓缓地落下指尖写道:“解穴。”

  他冲我宠溺的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道:“这样耐不住性子可不好。”

  我闻言顿时心中擂鼓,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这功夫同我笑的灿烂,我无奈伸手抓住他的衣袖,就低头做势要咬,可我的唇瓣还没接触到他的手背,就见他长长地劫难垂下来,遮蔽了琉璃色的瞳孔,弧线美好的双唇轻轻地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的眸光似乎终于从满天的冰冷中转移到我的身上,一双眸子玲珑透彻的如同暗夜中最亮的星辰似的。他轻轻地抬起手,手指落在我红扑扑的腮帮子上,虚无缥缈的那么一下,却仿佛蛊惑了我的心思。

  我的嘴巴微微张合,一脸茫然的任由他用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缓缓支起我的下颌,然后带着如同天山雪莲一般纯洁的笑容玩味的叫出我的名字。

  那声音很轻,虚浮的就像是掠过指尖的一阵风,却刚好让我听的不差毫分。

  我拧着眉头看了他半晌,似乎是因为我方才的举动有些生气了?转念一想,不至于吧,他一向是那般温润如玉的性子,怎么就被我的势头给气了?

  思忖半晌我实在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却见他不动神色的收回那只原要被我“殃及”的手,哑然笑出了声。

  我心下一片茫茫,这,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

  我努力的将视线从他那张无懈可击的容颜移开,小心翼翼的努嘴叫道:“阿藏……”

  他的笑容渐渐在唇瓣荡漾,却又伸手搂住我的肩胛:“你啊,你啊,不谙世事。”

  我看着他那双如同星辰一样明澈的眼睛,想着自己在他的面前怎么就变得像个黄口小儿似的,这段时日,他总喜欢用修长的手指轻点我的额头,然后十分应景的说一句:“你啊,不谙世事。”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想用一个适当地由头华丽丽的将他挡回去,比如说:“公子,我也想管,可是你动不动就用“不过是个女儿家”来阻我。”女儿家久了,我差点忘了我自己还是个练家子。我想,我大约是被允舒航保护的太好,危险来临的时候,他永远会第一反应把我和危机彻底绝缘,可事到如今他却……

  当真是言行相诡让人琢磨不透。

  日近午时,雪地邳州地温度却依旧低的让人寒冷无比,我努力的将脖子缩进允舒航给我的白色斗篷里,却依旧是无济于事。

  “冷?很冷么?”允舒航的唇瓣吐着白气,手掌落在我的肩膀低声问道。

  我缓缓地摇头回道:“没事的,我有斗篷冻不着。”

  允舒航清澈的眸光落下来,微微勾起唇角道:“你忍一忍,离开这里我就……”他的声音突然放低下来,充满了挑诱的味道:“给你吃个古楼子。”

  他的一句话让我的神经顿时像是触电一样的颤抖了一下,我用力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目光沉澈地对他说:“好吧,我先忍一忍,出了这里我当真要大吃一顿。”

  他将我的身子轻而易举的托在臂弯里笑着问道:“想吃什么?”

  我垂眸看了一眼雪地上蠕动在女人身上的虫子,努力的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道:“我想吃梅菜扣肉,那肉汁鲜美的很……”

  允舒航看着我一脸沉醉的样子轻笑出声:“你一个女儿家,也不怕发胖么?”

  我看着他的一双琉璃色地瞳孔里似笑非笑的表情轻驳道:“都已经饥肠辘辘了,哪里还有空顾及这些。”

  谁知允舒航却一下子来了兴趣,他抬手挡住爬向那女人大脑的魅虫对我说:“不行,这是一定要顾及的,你是一个女儿家……”

  允舒航此话一出着实让我有些难过了,女儿家,他总说我是个女儿家女儿家的愿望不过是在寒冬腊月的火炉旁边吃一碗梅菜扣肉,他怎么也不允许呢?

  我努力的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心想罢了,我好歹是个放得下的人,何必因为一碗梅菜扣肉和他一般见识?

  于是,我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摸了摸几乎脚底的袖笼身灵其境道:“罢了,梅菜扣肉我是吃不起的,你眼见着还有什么实惠一点儿,我且自垫入腹中。”

  话音刚落,我的额头莫名挨了一个板栗,倒吸了一口凉气刚要驳回去,就听见允舒航温润的声音在我地耳畔突兀的想起:“小丫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都到了画饼充饥的程度?”

  我全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半分过错,在这种非常时期,画饼充饥也不是失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于是我只当没看到他眸中的戏谑神色,饶有兴味的问道:“阿藏,你说芙蓉糕和红菱饼哪个更好吃啊?”

  允舒航终于被我这一脸天真的样子逗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然而片刻之后他十分认命的在自己的袖笼中掏了半天之后摊开手掌道:“如今这身上的铜板,大约只够买下一盘子地见风消。”

  我闻言微微摇头,眸色疲惫的看了他一眼,噫了一声淡道:“不用了,我宁可要两个豆沙包。”

  允舒航闻言,一脸似笑非笑道:“怎么,不忍心看着我囊中羞涩?”

  我沉思了片刻,给了他一个深思熟虑地答案:“豆沙包吃起来会暖和。”

  他继续一脸无奈的冲着我勾起他弧线美好的唇。

  正当我的大脑被那些可以压制住饥饿的美食来之不拒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一道白光掠过,我用力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下一刻,耳畔呼啦一片,仿佛有树叶夹杂着风掠过我的耳朵。

  不过只是一眨眼,那种冰冷的甚至有些诡谲的气氛渐渐淡了,我正努力的说服自己方才是不是我的耳朵被冻坏从而产生了幻听,我的耳膜却被一个更加诡谲的声音充斥了。

  那声音低沉微弱,仿佛是来自九重天的云层的最深处飘下来——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我不由得心中一惊!

  允舒航见状立刻伸手覆上我地手背,一边关切的询问:“丫头,你怎么了?”

  我大口的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强制让自己平静,我转身看着允舒航说:“阿藏,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允舒航的身子微微的朝我靠过来,他的耳垂就贴在我的唇瓣不过毫米之差“告诉我,哪里不对劲儿?”

  我伸手不动神色的反握住他低声问道:“阿藏,你还记得我带着灵币去灵界的时候么?”我的神色顿了一瞬接着说:“刚才那孩子口中念着的,我在灵界的学堂也听他们念过。”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到允舒航眸光定定地看着我缓缓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

  “这是”后面的话允舒航没有说完我自然知道他大约又要说我被女子无才便是德给框住,岂料他蓦地一个转身抓住我的肩膀道:“你方才说,灵界的学堂?”

  我的身子被他捏的一颤,抬眼点头道:“是啊,崖儿当时还吃了我的芝麻糖。”

  谁知我的一句话还没落音,允舒航的一双眼睛却变得幽暗莫名,他缓缓地俯下身,眸色深邃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道:“告诉我,这附近可有蒙学堂?”

  那女人不说话,只是吃力的用手肘撑起身子才缓缓道:“没有。”

  意料之中的答案。

  可如若是这样,那个背诵着“硕鼠硕鼠”的孩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目光平静的看着不远处朝着我靠近的孩子,半晌才恍然发现他的脖子上挂了一串铃铛。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