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六十七)
308/1145

祭云谍照影伏生(六十七)

  我不曾听说过关于净魂水的药引。

  听浮绝的口气,想着口中最后的那一抹残余一定是顶重要的,略略沉思了片刻,我用舌尖舔了舔干裂的唇瓣。皱着眉头说:“他唇瓣地味道是苦的,和黄连有的一拼。”那浮绝闻言一声冷哼,抬手抚了抚允舒航的胸膛突然问道:“姑娘,你的这位朋友是从哪里来的?”

  我心中略略一沉,抬头诧异的看了浮绝一眼,突然又想到允舒航说过音辽的男子不能随意告诉旁人名讳,既然这样,那最好是一路瞒到底——

  我伸手抚了抚允舒航睡梦中微微皱起的眉头,嗫嚅道“公子见笑了,我的朋友,自然是从我来的来处来的。”

  也不知是不是我这样的一个回答让浮绝的头脑有些晕眩了,他侧耳听了听沧幽门的沙漏,茫然的说:“眼见着时间快到了,我的身子还在沧幽门外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他话音落下,继续一脸茫然的抬头看我,眼神中尽然全是:“你必须要跟我走。”的古怪表情。我抬起眼睑的余光睨了他一眼,指了指吊床上虚弱不堪的允舒航,撑着脑袋看着他。

  浮绝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的,因为她从怀中缓缓的掏出一个白玉小瓶子,又从中倒了一颗红色的药丸递给我。

  我将那药丸凑到鼻前嗅了嗅,有百合、薏仁的味道,抬头却还是一脸惶惑的开口道:“这是什么药?”

  浮绝控制着我的身子将那药丸塞到允舒航口中,一面道:“你帮了我的忙,他是你的朋友我自然不会害他。”他伸手将允舒航的喉头按了一下,看着那颗药丸从他的喉口滑下去才缓缓地说:“这是救命的药,引出他体内地引子。”

  浮绝的语温尚存,抬眼却见到允舒航的胸口突然有了剧烈起伏,我还没来得及触碰到他,一支冷箭嗖的一声朝着允舒航的胸膛飞刺过去。

  我几乎如同本能一般合身扑出去抓那箭,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反抗,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个刹那,我却发现自己的动作猛然顿住,浮绝改变了我手的方向,轻悠悠的对我道:“留着。我们用它引蛇出洞。”

  我的上半身就这样不能动了。

  我用力的跺着脚,愤愤的白了一眼和我同体的浮绝,呵斥道:“你会不会太过分了,你别忘了,身体是我的,你这样难道不是宣兵夺主?”

  浮绝的声音沉寂了片刻,猝不及防的落下,却是满满的戏谑,他低笑着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差点站不稳:“你这一副将死的身子,还能坚持多久?”

  将死,将死……我头脑呼啦一下只感觉后背冷冰一片。

  岂料,那声音又继续懒懒道:“不过,凡事无绝对,你是将死之身,却是个未死之人。”他伸手,须臾的弹了下,沙哑道:“现在的这个时辰,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的一句话,让我顿时喜不自胜。

  于是,我心甘情愿的被他控制了身子,只见他来到允舒航的身边若无其事的握住和他的胸膛擦掠而过的那一支箭,顷刻之间,面色铁青。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