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中
894/1119

调节中

  看到那一抹血痕的刹那,我 被吓晕过去了。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怕血的人,无论是在二十一世纪跟着那个警察亲爹,还是在大唐盛世随着那个音辽的少年,他们一个不让我见血,一个却让血泽成为我生命中最亲密的司空见惯。

  生生把我吓晕的,是那噬奴的血管里犹如莲花一样绽开的鲜红的血色中那些蠕蠕而动的小东西,就像是我在水云轩的客栈之中,见到的那个什么焰甲飞虫。

  可是,虫子怎么会好端端的跑到人的血管里?我的身子猛地一个澈灵,有些悲哀的思忖着,如果要是我遇上了这档子事,我活到太阳升起的可能性。

  然而和我的恐惧完全不同,那噬奴只用力的用手掌支撑了地面,就要站起身子,然而还没等他足尖点地, 一旁的老者却猛地将他截在半空。

  老者从怀中踌躇着取出一根细长的针,缓缓的刺入那噬奴的天灵盖后,转身一个弹指,旋转了他的身子。

  那噬奴被吓得蓦地一声惊呼,却发现自己呜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怀着惊恐万分的心情,怯怯的看着眼前的他。

  一旁的老者似乎早已经料到他的反应,伸手抚摸他的手背道:“那帮杂碎就在外面,我也想不到要有什么法子才能更好的保护你,只是半个时辰罢了,你且忍一忍,好不好?”看到那一双眼睛中折射出的光泽,那老者笑了笑:“我就晓得,你一定是肯听话的,封了你的五音是为了更安全,你安心在这里帮这个女人过魂,那帮杂碎的事情交给我。”

  老人还是喜欢一口一个杂碎的称呼沧幽门之外的掠者,迄今为止,我虽然不晓得空灵是什么,却知道那沧幽门一定是对他们的存在深恶痛绝。

  我正在努力的想着老人口中的空灵,却听见一阵飕飕箭羽从头顶传来,吓得我急忙闪身躲开,然而就是这么一躲,我的身子来了一个小幅度倾斜,眸底的余光刚好看到噬奴的那张脸。

  然而就是在那个刹那,我猛地彻底的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吓不倒的小强。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眸底的一张脸实在星罗密布的有些吓人了,就像是一个纵横交错的巨大的棋盘,却又无人对弈。

  我愣愣的看了那噬奴半晌,才惊讶的发现,在他脸上那些像是棋子一样的小圆点其实都是一个个穴位,从头顶到下巴,无一遗漏,那一刻,我瞬间明白了,与其叫他噬奴,还不如是一个活声声的行走的人体穴位图。

  于是,我又开始华丽丽的佩服他主人脑子里这有些残忍的奇思妙想。

  然而,还没等我在脑子里把佩服两个字写完,那噬奴的脸居然生生贴在了那女人光 露 的背脊上,下一刻,那女人的身体,仿佛针扎似的猛地颤抖了一下,猝不及防从口中吐出一口水来。

  我的身子就这样僵直在原地不动,手指摩挲着我的掌心,我想着,这个女人会不会像我当初穿越时那样,死了三五天还华丽丽的来了个诈尸?

  “若是真的是这样,我一定要好好的看着,因为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诈起尸来,一定会比我惊悚。”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看着那个女人一口口的吐水,仿佛在她的腹腔有永远吐不完的水泽。

  就在我期待着那老人大发慈悲帮帮忙的时候,老人却蓦地抓起桌案上的茶盏,咣当一声打落在地。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