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七)
319/1096

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七)

  那人此言一出,浮绝的身子猛地一个趔趄变得越发透明起来,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听见他用几乎沙哑如同寒鸦蕙语一样的声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是如何晓得的?”他说着话,手虚无的抬起想要握住眼前的人,可笑的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终究无济于事,哪怕,他明明知晓,在他面前的人不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他却徒劳的将手悬在半空之中,可怜巴巴的连个空中虚无的一点都留不住。

  那人见他如此,只伸手捋了捋胡子

  笑了笑,抬起一双目光沉沉的眸子静静的看着他: “坦白的告诉你,”他缓缓地吐了白气开口,目光却缓缓地转向可一旁的我,他指了指一旁的我,低声的说:“我是藏在这丫头的怀里被她带进来的。”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却渐渐的透出一股子欢愉:“怎么样,你知道我是谁么?”

  浮绝看着他,喉咙干涩的发不出一丁点声音,不知过来多久,他的目光终于落在我手腕上的玛瑙上,颤颤巍巍道:“祭魂?你,你难道真的不是……”

  一句嗫嚅卡在喉口,那老者摇头:“我自然不是人,我来自别的地方。”

  话音落在飘渺的尘土之下,突如其来的一股内力将我腰间的一块牌子震的落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我这才猛然从好不容易被打破的寂静中回了神,急忙就要弯腰去将那一块灵牌捡起来,然而就在我的身子微微浮动的一个刹那,我突然听见那老者悠悠一句:“丫头,你莫乱动啊!”

  鬼使神差的,我那时就真的不动了,发个叮当一声落在地上的灵牌却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是的,缓缓朝着的我的手靠过来。

  

  那人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不觉,视线渐渐变得涣散。

  他大概是看清了我手里的东西的,目光中希翼的光芒渐渐的升起来,神色雀跃的问我:“灵牌,你手上是灵牌,难不成,你是从灵界来的……”

  浮绝的话音落下,我还没开口,却听见身后蓦地传来一阵噗嗤,一旁的老者一抬手,冷不防的从脸上撕下一块人皮面具来,他将那张脸端在手里,饶有兴味的同手指摩挲了半晌,有些沮丧的问道:“你认出灵牌了,所以,你知道我是谁了是不是?”

  老者的最后一句询问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撕扯声缓缓地停下,浮绝诧异的看着那双含笑的眼睛,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难以置信道:“这灵牌……”

  “既然已经叫灵牌了,自然是我灵界的东西。”那清俊的身子缓缓回头,露出的是一张魅惑众生的脸。

  他转过身,将我手里未曾抓牢的灵牌绕上了我的指节,之后一脸平静的说:“这灵牌是你那朋友给你的,好生保管着,丢了很麻烦。”

  我眸光烁烁的看了他半晌,终于从记忆中找到了他的影子,刚要开口同他说话,却猛然间想起他的身份,他好像说,他的身份也不能对外人提起的。

  于是,我努力的想着要怎么回复他的叮嘱,可到了后来,却也只是无意识的点了下头,他也不同我计较,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瓶,凑到我的鼻前,只是片刻功夫,我顿时觉得浑身燥热无比,正要将身上的斗篷褪去,却蓦地想起,这是我身上用来御寒的遮蔽。

  就在我抬着一双通红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灵医时,他却冷不防握住我挂着玛瑙吊坠的手,急急开口道:“丫头,你告诉我,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听到这话,我心中一阵愤愤,今天是怎么了,出门没有看黄历,也不至于那么倒霉啊!可是转念一想,那沧幽门中的老者似乎又说我是个将死的,这究竟是哪门子道理?

  我想起我在进沧幽门之后一个劲的算自己的时辰,可是现如今,那最重要的时辰不知被我遗忘到了多瑙河的那个河滩上了。

  我的身子也终究被一股大力拽着落了地,那灵医目光幽微的撇了我一眼,仿佛洞穿一样开口:“我站在这,你就别管时辰了。”

  灵医的话音落下,我缓缓地摊开了自己纹路清晰的手掌笑道:“好啊,我不管时辰。”我的目光温柔看着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说。即便我的身子落了地,他却还是依旧不放心,伸手用手臂护住我。“你见过哪个要死的人这样近距离被人保护的?”我噗嗤一声继续道:“难道就不怕沾染了晦气么?”

  我口中吐纳的白气氤氲开,散在灵医握着白色瓷瓶的指尖上,我眸低有胸无法影藏的深切的笑容,我却当真不知他的欢愉从何而来。

  他缓缓地走进允舒航,将那一只虚浮的落在我肩头的手缓缓地搬开,意味深长的对他说:“年轻人,在我们大唐都极少有男子有你这样的胆识,你这一次,是在给她赌,赌的却是你自己的命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