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六十)
307/1149

祭云谍照影伏生(六十)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像是面前站着一个刑警队的法医似的,女子身上的衣服很快被英娘退了下来,星罗密布的背脊很快呈现了出来。

  英娘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撵了一撮香灰,均匀的涂抹在女人的背脊上,下一刻,女人的背脊处蓦地呈现出一道像是沟壑一样的红痕来。

  英娘敛了眸子,看了一眼在一旁静默不语的老者,沙哑着喉咙道:“阿翁,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

  老者闻言一声轻谂,抬头看着英娘。

  英娘的脸色随之一沉,急忙头如捣蒜:“阿翁恕罪,英娘是有口无心的!”

  谁知话音方落,玲珑的身体蓦地被一双手扶住,苍老的声音变得有些雀跃的戏谑:“这样啊啊,有口无心在这沧幽门中呆久了,还要了尘世的人心有何用?”

  他一双冷箭一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仿佛要把她整个身体看出一个洞来,就在那英娘颤颤巍巍再也承受不住他的目光的时候,老者突然伸手,猝不及防的蒙住她的双眼。

  “在这一个甲子的时间里,沧幽门的人都是狠而无心的。”

  他凉凉的吐出一句话,突然将下巴落在他的头顶上温柔至极的开口问道:“英娘,一个甲子的时间,你可曾厌倦么?”

  那女人仿佛针扎似的抽动了一下身子,幽幽的说:“阿翁说的哪里话,阿翁留了英娘一缕魂,英娘……”

  她的一番赤胆忠诚还没有完全表露,头顶却被从天而降的一记弹指落得吃痛,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缓缓地抬起头,就见到那老者苍白的容颜,他的声音低低的,宠溺至极:“傻丫头,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哪里还能这样的诅咒自己呢?”

  他凉凉的叹息一声,将她头上的一友被戴的歪斜的步摇重新插好,片刻之后,却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伤感道:“沧幽门,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见光呢?”

  在微弱的烛光下,我看到英娘的嘴唇微微的蠕动了,却始终没有想到适当的安慰的话语。

  “别动,”他温柔的告诫她:“你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睡一觉。”

  老者蓦地转身的一双手放在唇边,他只是将指尖在贝齿摩擦了两下,顺着那一条几乎看不见的细线勾起唇角。

  “来吧,”他温柔的开口,“你该睡了。”

  老者的话仿佛是幽幽的迷香一般,英娘在听了他的吩咐不到半刻,果然将头一歪,悄无声息的睡过去了。

  几乎是同时,老者伸出了他的手,恰当好处的拖住她的脑袋。

  “英娘啊!”他轻轻的唤一声,将她的身子悬空而起,放上床榻。

  他的目光依旧温柔如水,却不知何时将自己染血的手指放在英娘的唇瓣上,下一刻,他突然冲着幽暗的沧幽喊道: “你要不要来帮我忙?”

  我迷蒙的看着眼前烁烁的光,有些迷茫的思忖:“帮忙?是在喊我帮忙么?”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答,却听见背后一个细弱地声音传来:“阿翁,我害怕!”

  “怕什么?”老者幽幽的开口,捏住桌案上的蜡烛晃荡了一下,眨眼之间,在女人的背脊滴了几滴腊泪,转头对那声音道:“她的身体里有你要的东西,你确定不过来么?”

  一阵冷风吹过,那声音带着略略的颤抖:“果真?”

  “是真是假,你自己看个分明。”

  老人一面说着话,一面将女人赤 裸 的背部旋转过来,笑一笑说:“魂链的伤口你认得,什么人有魂链你也清楚,接下来的事情,难不成要我帮你从空灵的嘴里抢?”

  戏谑的话语从一个老人的口中,下一刻,一道身影如同蛇一样从冰冷的沧幽之后喁喁而出。

  那是噬奴,是老人口中威风凛凛的噬奴。

  老者说,过魂那件事情,只有噬奴可以办成,他不让英娘插手。

  可是我到现在,压根还不知道什么是过魂。

  沧幽出现了一道血痕,伴随着退不开的花香,那蜷缩的身子仿佛是一只被人钳制了爪子的鹰,一点点的从老者身后叹出头,急切的问道:“阿翁方才说魂链?”

  那老者终于缓缓地俯下身子,修长的手指抚摸在女人的背脊上轻轻的说:“魂链,空灵要抢魂链。”他满脸悲凉的叹息一声,指着女人隆起的小腹沙哑着喉咙道:“空灵的魂链是给谁的,你清楚吧,那地方的杂碎,什么时候真正安生过?”

  他缓缓地转过身,目光落在空中虚无一处:“难道,你就任由他们如此肆无忌惮么?”

  老者话音刚落,那噬奴蓦地扑出,淋漓的血花从他的手掌绽开。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