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五十四)
295/1117

祭云谍照影伏生(五十四)

  虽然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如果低头的代价是让我全身伤筋动骨,我宁可蹲着和他谈条件。

  反正,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在几个时辰之后,我不会变成英娘口中那个半死不活或者半活不死的苦命人。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体依旧疼的像是随时散架的风筝,我用力的撑着手臂爬起来,想要让自己的双脚接触到地面,谁知还没等我站稳,突然眼前一道白光气闪过,让我的脖颈蓦地一阵冰凉。

  我艰难的转过头去,还没分辨出什么,谁知那身后人手中的东西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听声音那是一把做工不错的剪刀。

  “你一惊一乍的鬼叫什么?”老者一脸肃穆的问。

  那噬奴似乎被什么东西吓得魂不附体了,只一个劲的哆嗦着,老者见他半晌不说话,蓦地一抬手,刮开了我身上的白色斗篷。

  我顿时只觉头顶黑线三千丈。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穿的是允舒航的斗篷,只是因为我突然间想起他要我帮他补斗篷。

  我现在只觉得自己被这么一剪刀下去,只怕是雪上加霜。

  大脑里飞快的掠过那些女红的基本常识,祈祷着那个被刀刮开的裂口不要大到不可收拾才好。

  然而此时,那一向严肃的老者却也不知在我的后背看到了什么,居然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了。

  我伸手下意识的收拢斗篷,却没想到那老者鬼使神差一般伸手截住,冲我一个劲摇头。

  “你究竟要对我做什么?”我有些怒了,面对他问道。

  老者突然笑了笑:“姑娘你别着急,老头子我对你的身份很感兴趣。”

  我听着他的声音带上了淡淡的戏谑,转身没好气道:“我不过就是一个中原的女儿家罢了,阁下如此说词,莫不是要做那恬不知耻的柳下惠?”

  话一出口,果然引起他的怒气,他的眉头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川,就在我以为他会伸手给我一个巴掌的时候,他却略略叹息一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一脸淡然的问我:“姑娘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月份?”

  我成功的被眼前的这个老人的奇葩跳跃性思维折腾了,却没想到他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看着我自言自语道:“奇怪啊,如今不过是深秋,怎么就大雪纷飞了?”

  我略略沉思片刻,抬头对他道“这大雪纷飞是必然的,今年的黄历,可是有两个润腊月的,老者深居简出,八成已经忘了尘世的岁月了。”

  老者闻言淡淡一笑道:“是么?山中岁月容易过,我当真没太在意这些。”

  说罢,他又转过身去,手指却依旧勾住我身上已经敞开的斗篷十分诧异道:“这斗篷恐怕不是姑娘的吧?”

  我心下一阵摩挲,想着这人莫不是又是允舒航的仇人么?口中却像是辩解似的兀自道:“穿在我身上的斗篷如若是旁人的,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名节还要不要了?”

  老者闻言,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道:“好好好,名节重要,只是你一个姑娘家不看好夫君,沧幽门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丫头片子来管了?”

  我听了老者的话,心中越发的不解:“我什么时候说要管沧幽门的事情了?”

  话音未落,我的脖颈后方突然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下一刻,那噬奴如同见了鬼似的大叫道:“阿翁,她是灵界的人!”

  噬奴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身体正围绕着一大圈的耀眼的白光,我不知道它们是从何而来,却也一定也不觉得恐惧。

  然而,和我的淡定完全相反,那老者在看到那一道白光之后蓦地一个转身,伸手一把将我身上的斗篷扯了开来。

  我顿时吓得大叫,腰上挂着的荷包不被察觉的晃动了一下,随后,我只觉得浑身冰冷一片,伸手过去触及,才猛然想起自己怀中的荷包里还放着许多等着投胎的灵石。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