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六十五)
305/1148

祭云谍照影伏生(六十五)

  话音落下的那个刹那,我只觉得脑子里绷着的一根弦彻底的断裂成了两节。

  时辰,我又一次忽略了时辰,脑子里隆隆一声,我伸手撑住脑袋,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疼痛。

  然而此时,那人却还是一脸淡定,他缓缓的来到我的身侧,凭空出现在手中的短刀猝不及防的抵住我的脖子质问道:“小姑娘,你是独自一个人来的?”

  我略略沉思片刻,顺理成章的想到了琉璃色的瞳孔下的那一张弧线美好的容颜,于是缓缓摇头回答道:“没有,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还有一个朋友。”说完,我一脸忧愁的靠着他的手臂道:“只是,我们现在走散了,我不晓得他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我微微叹息一声,目光楚楚的看着他:“着实让人忧愁的很。”

  听了我的话,那人只是噗嗤一声,伸手捏了捏我的发梢道:“明明就是个还没有长成的姑娘家,居然到了这种地方,你也是真够大胆的。”

  我抬头吸了吸鼻子,沙哑道:“你不要这样让我伤心,若是我一早察觉了,我定然不会来的。”

  垂眸下去,刚要闭口,猛然间想起,我压根就是被那个怪老头俘虏来的。

  于是,立刻恢复了几分底气,指着那老头同他说:“净魂水难喝死了,我全身也没有半分力气,你若是能把我带出去……”

  他微微偏了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那有如何?”

  我微微敛了眸子,想着自己身上无论如何都取不下来的几个饰品有些懊恼的抬手道:“我……我也不晓得,不过,如果找到了我的朋友,我……”

  说着话的时候,我很努力的掐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的眸光中闪烁出一抹红彤彤的忧伤来,也不知是不是我在他面前装可怜有点作用,他果然妥协了一下抚了抚袖子一脸无奈的看着我道:“罢了,玄门中人也不求什么回报,我答应带你去找你的朋友就是。”

  他的一句话出口,让我顿时大喜过望,我也顾不让身体瘫软的像是烂泥,急忙爬起来想要去爪他的裙摆,谁知他却猛地一个退身,低声道:“你不要碰我。”

  随着他这一退,我的身子随之失衡,额头差点又撞在床柱上,我抬起头,一脸愤愤的看着他幽幽道:“你不是答应帮我的么?我饮了净魂水,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你好歹扶我一下啊。”

  咬唇低头,却听见一声悠长的叹息随之落下:“姑娘恕罪,并非是在下不肯施以援手,只是在下如今进去沧幽并非人身实在是……”

  他的一句话没有说完,却让我头顶顿时黑线三千丈,纳尼?我居然忽略了这个……

  我看着沧幽黑黝黝的地面,眼睑的余光终于也看清了那人的足尖这才蓦地发现,那人压根没有落地,他只是将一双穿了长靴的双脚悬在空中,颀长的身子被一件青衫遮 蔽,却也盖不住他的仙风道骨,眉眼如画。

  我勾唇一声轻笑,拱手赔礼道:“公子,是女儿家唐突了,可现如今……”

  “姑娘不要着急。”那人声落,开始四处打量着沧幽门,大约过了一会儿,他朝着我伸手道:“姑娘方才说,你是饮了净魂水的人?”

  我抬起头,脑袋有些昏沉:“是的吧。”

  “如此说了,姑娘一定是晓得净魂水的药引的人?”那青衫公子眉目含笑一脸期待。

  我撑着头想了半晌,目光悲伤道:“哪有什么药引,就是和普通的白开水是一个味道。”话音落下,我又身灵其境的补上一句:“倒是很解渴。”

  上帝作证,我当时真的没有看到那青衫公子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面色。

  我只是撑着头,看着我面前那一根蜡烛的蜡泪一点点的落在我脚下的地板上,百无聊赖的期待着他能同我说一句——“走”

  然而,直到蜡烛离开我的视线,他都没有开口。

  就在我以为他会对我出尔反尔的时候,却听见他用细如蚊呐的声音嗫嚅一句:“这不可能。”

  不知因为什么,我在听到他那一句“不可能”的呢喃的时候,我后背竖起了一大溜汗毛,我生怕他一个喜怒无常,就生生给我一句:“我不能带着你去找朋友了。”

  于是,我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一脸虔诚的向着佛祖祈祷道:“大兄弟,做人要讲良心,做事要讲诚信,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我可经不起吓。”

  正当我眼皮呼啦啦跳了两下,才叫他气定神闲的飘到我的面前:“姑娘,你方才在说什么?”

  我立刻信誓旦旦的对他摇头道:“没有,什么都没有,躺的时间久了,胳膊有些酸了。”说着我一脸肉疼的甩了甩胳膊,问道:“公子,我们什么时候去找我的朋友?”

  我在看本以为,他既然已经开口应允我,这事就已经八九不离十,谁知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好不容易平复的汗毛又一次束了起来。

  我们走了数十步,我的身子着实疼的厉害,那公子见我脸色大白幽然道:“我的身子还沉睡在沧幽门外,你现在这幅样子也是走不了多久……不如……”

  听了他的话,我的身子顿时一阵脱力,却还是费力的撑着自己不倒下,我看着眼前浑身发着白光的公子,有些害怕的哆嗦道:“你……”

  一个颤颤巍巍的“你”出口,那公子已经将我的意思明白了八九分,他微微的垂下眼睑,笑着说:“姑娘放心,在下是玄者浮绝。”

  他的一句话,让我地心中仿佛下了一场雨,猝不及防,湿淋淋的。

  然而,眼下我自然也就顾不上这许多了,我明白他是想借助我的身子,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带着我去找到允舒航,才能真正救得了他。不然的话,按照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没走几步就要倒下一定会给他带来不晓得麻烦。

  所以,在他第二次告诉:“在下要借姑娘身子一用。”的时候,我没有拒绝他,只是幽幽开口有气无力道:“我要怎么做?”

  结果,他倒是也爽快的很,直接二话不说上了我的身就把我的六感封的只剩下一半。

  事关人命,我自然不会同他计较什么,只是在心中一遍遍的默念:“大兄弟,你快些,在这么耽搁,我就可以对着阿藏唱凉凉了!”

  苍天有眼,菩萨有心,在经过一段冗长的黑暗之后,我再一次听到了那公子的声音,只见他手里握着一支已经见了尾的烛火,沙哑着喉咙道:“忘了问了,姑娘的这个朋友是个什么模样?”

  我的思绪拉扯着,心头不由又是愤愤不平:“你为什么不早点问清楚,现在你要我怎么说?”

  略略沉思片刻,我突然想起允舒航身上的那个极为重要的特征,于是不由一阵狂喜,急忙俯身下去,用指尖摩挲了地面写了两个字——花香。

  好在经过这一折腾,浮绝知道了我要表达什么,将内力沉积到丹田处,他一步步缓缓地走向了沧幽伸出。

  听说,沧幽深处的地界,伸手不见五指,我不信。

  微微低下头去,我再也触碰不了我脖子上的那一抹温润,于是只能一脸无奈的准备睡觉养神。

  正在我打算让自己的一切沉寂下来的时候,一股熟悉的花香蓦地来到了我的鼻端,我心下一阵狂喜,急忙伸手去探,这才猛然想起,那浮绝要占用我的身体时,封住了我的触觉。

  于是,我只能伸出一双如同麻痹的没有知觉的手缓缓地握住,却无法感知允舒航的体温和热度。

  我带着心中的一丝惧怕,艰难的开口道:“活的,死的?”

  “活的。”他的话说的干净利落,我顿时心下一块大石头落地,喉口呵呵千百回:“上天有好生之德。”

  当我第二次握住那双手的时候,我的感知依旧没有恢复,不是因为我生病了,只是那时,有另外一个人正在操控我的身体,于是,我在浮绝静静站立的闲暇,开始很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等到允舒航醒了,我要不要把这一切告诉他,告诉他我为了救他,就连和别人共用一个身体的事情都做了,我想看看他的表情,究竟是打死不信,还是感激涕零。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

  我在第三次握住允舒航手臂的时候终于抬眼看他,他的一双琉璃色的瞳孔已经被眼睑遮盖住,整个身子半蜷缩的躺在一个吊床上,吊床与琅柱距离不远,我微微踮起脚尖可以将他看的分明。

  正当我心中暗暗高兴终于找回了允舒航,却突然发现他一向白皙的脸庞上出现了一层隐 晦的黑,我吓得几乎跳起来,也顾不上自己被封了感知,急忙艰难道:“他,是不是中毒了?”

  浮绝闻言微微摇摇头,低声吩咐道:“安心睡你的觉,被人封了味觉喝了净魂水,还一心想着旁人的安危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