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三十五)
275/1119

祭云谍照影伏生(三十五)

  闭上眼,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水中漂浮,不一会儿,混沌的思绪消失,只剩下穿透我背脊的一片冰冷。

  有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像是从远处吹过来的雪沙,轻和却沙哑,期中还夹杂着剑锋落地地声音。

  我地身子微不可见的抖动了一下。

  我听见灵医的声音:“握住她的手,别让她乱动。”

  我半闭着一双眼,正打算要将自己的手掌收回来站起身子的时候,那一只一直钳制我的手突然松开,下一刻,我的手掌仿佛不受控制一样的和一个冰冷的物什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我将手指微微弯曲,这才突兀的发现那是另外的一只手,骨节修长匀称。

  “这会是谁的手呢?”我猛地咬住自己的唇瓣,是阿藏么?他的手指……好像更加的细长一些。

  正当我努力的想着,头顶却不知怎么突然一阵抽搐的痛,紧接着是灵医有些着急的声音:“快,我们快些!”

  快?快些什么?我疑惑的想着,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我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难不成我又失语了?我难过的想着,阿藏现在又在做什么?

  修长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被束缚地木偶,只是鼻腔喷出的温热气流证明我还是活人一个,就在我感觉自己的背脊要麻木的时候,我的身后蓦地伸出一只手,生生将我拽了起来。

  还没等我坐稳了身子,允舒航的手掌已经贴在我的背脊上,我感觉他的手指绕过我的头发,低声的问灵医:“前辈说的什么活人死人晚辈不懂,只是这个女子一定不能变成死人。”

  灵医闻言轻轻一笑道:“这世间的女子千千万,公子为何对这么一个女子念念不忘?”

  允舒航侧身抱紧我,和我一起坐在雪地里,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只听见他清润的如同三月春风的声音缓缓地说:“不妨告诉前辈,在下不是中原人,然而这个女子是中原唯一一个知道我姓字名谁的人。”

  灵医闻言半晌没有说话,雪沙落在他的身上,灵医伸出手帮他拂去,弧线美好的唇瓣张合着说出一句:“你的胆子确实挺大的,刀锋可见血了么?”

  允舒航喉头闷哼一声,闭口不语。

  寂静的空气无声无息的凝结着,静的让人觉得可怖。

  灵医的目光正专注的落在那个女人身上,他在等着允舒航的回答。然而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始终一言不发。

  时间又活了半晌,灵医缓缓问道:“公子可还记得自己来中原所为何事?”

  琉璃色的瞳孔微微抬起,却依旧是一脸地云淡风轻:“我记不清了。”

  允舒航话音甫落,我的耳畔蓦地传来一阵金属的撞击声,霎时间,允舒航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沉闷道:“看样子,的确来的挺快的。”

  允舒航的话音才落,一股夹杂着血腥的气息又一次扑面而来,然而这一次的血腥气味,却仿佛兴奋剂似的,让蜷缩在雪地里的女人腾地一声爬了起来。

  随着那个女人起身,一个温热的手掌稳稳的落在我的额头上,灵医猛地拽了一下那雪地里的女人,她仿佛醉酒一样,朝着我撞过来。

  穿在我身上的白色斗篷仿佛在此时也变成了一片透明的颜色。

  “别躲,让她撞过来!”灵医大声地冲我喊出一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接着同我说:“我要确定她究竟是什么人,只有这样才能救你!”

  我缓缓地抬起眼睑,眸底是灵医一脸认真的模样,她看了那女人半晌之后,突然抬头对允舒航说:“公子身上可有酒么?”

  允舒航缓缓抬头,修长的指节落在了随身的剑鞘上。

  我闻言勾唇一笑,低声道:“你这可就为难他了,他极少饮酒。”

  话音落下,耳畔传来了灵医的一声轻笑,她的视线落在那个女人身上,转身对我说:“感觉怎么样丫头?”

  我愣愣的看了一眼,想了半天,神差鬼使的从口中说出一句:“我还能活多久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