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三十七)
277/1123

祭云谍照影伏生(三十七)

  这段时间,无论是对血腥或是马蹄,都是我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马背上的人究竟是敌是友,带来的究竟是生机还是杀戮?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我还要和允舒航一起好好的探讨一下。

  然而此时,那琉璃色瞳孔的主人八成是没空理会我的,因为他正用那一双美丽的如同世界上最耀眼的宝石的瞳孔深情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然而此时,我正觉得诧异,虽说他的目光的确深沉的如同晕了酒 色的云朵一般,可在他的瞳仁深处,居然深邃的如同没有任何生机的枯井似的。我缓缓地抬起手臂,在他的眼前用力的晃了晃,她却仿佛没有注意到似的,只是微微蠕动着嘴唇问道:“哎,现在什么时辰?”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哎!”搞的莫名其妙,然则此时也不是同他在意这个的时候,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十分诚实道:“我不晓得。”

  我的坦白没有让允舒航生气,我看着他将鼻梁下的那一张弧线美好的唇勾勒出了一道似有若无的弧线。

  那不是在笑,那是骨子里透出狞犟。

  就在我的视线被那一双美丽的琉璃色的瞳孔锁住的刹那,允舒航突然变得很安静,他就站在我的身侧,手指和我紧紧握住,指尖偶尔会透过我的手腕,触碰到那一串红玛瑙。

  大约过了一炷香之后,我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被冷风吹的麻了,却听见允舒航清润笃定的声音传来:“波斯温血马。”

  他清润平和的五个字,伴随着一阵飞驰的雪沙很快消失在风里。

  我们的眸底很快出现了三匹疾驰的马。

  时已近午,马上的三个人全都带着硕大的斗笠,最前面的是一个骑着红棕色马的男人,身宽体胖,虎背熊腰。在红棕色马儿的身侧,有一匹漂亮的白马正和它并排疾驰,马上的女子一身火红色狐裘翻飞而起,精致的妆容同样被一顶天青色的围帽藏住,不过从马上看到的高挑身材和如柳腰肢,不用想也是一个实打实的美人胚子。

  女人的鞭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落在马臀上,似乎还在侧身同男人说着什么,男人闻言顿时有些沮丧的撇了一眼身后,有些不耐烦的盯着被他们落下三丈远的一匹黑马上的身影高喊道:“方庆,你就不能快些么,若是让碧落等急了,回去看门主不把你给绑起来敬神?”

  被称为方庆的男人侧身坐在马上,不疾不徐的跟着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狐裘,肩头落满了雪粒子。

  闻言,男人猛地一拉马缰扬声笑道:“在沧幽门,谁不晓得碧落是天生的好性子,门主都说了,若是将来谁取了碧落,一定……”

  一定还未落音,方庆没了下文。倒也不是不晓得自己要说什么,却是看到蓦地出现在头顶的一只乌鸦,听到那哇哇一声哑叫之后,方权立刻在马背上翻了个身子,夹住马肚子狂奔而去。

  看着快步追上来的同伴,队伍中的女子微微笑道:“哈哈,看来鬼鸦对你的召唤,你一定不会拒绝。”

  那男人闻言冷冷一笑,抬眼白了女人一眼道:“你就会在这里说风凉话,鬼鸦代表什么,你没我清楚么?”

  此话一出,马背上的女子立刻不说话了,扬起马鞭用力一挥,马儿痛嘶一声,向着那写了沧幽二字的大门飞驰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女人从怀中掏出一件黑色的物什丢在门上的时候,一阵冷箭的破空从身后传来,那女人没有防备,马蹄中箭,整个人也随着马儿的跪跌而滚落下来。

  好在她身上穿着大裘,又伸手矫健,向前两个翻滚之后,轻而易举站了起来。

  马上的另两个男人一见此情状急忙侧过身子问道:“翎姑娘可是无碍?”

  纤细的手掌在狐裘上轻轻掠过,那女子微微子笑到:“自然是无碍,只不过这雪路难行马折前蹄,我……”

  说话间一双美目看着那两个随行的男子,眸光奕奕生辉。

  那两个男子坐在马上,目光专注而疼惜的看了一眼雪地上伫立地女人,却始终没有人愿意伸手拉她上马。我正当错愕之时,突听到耳畔一阵乌鸦怪叫,一眨眼的功夫,就见到一只乌鸦凭空从天幕俯冲而下,仿佛是饿了许久终于见到了猎物的鹰,直直的朝着女子扑过来。

  “不好!门主发怒了!”在见到那俯冲地乌鸦的瞬间,原本坐在马上地两个男人顿时有些慌不择路,也没顾得上将马儿拉住,直接从马背滚落下来。

  然而,在一个距离他们不远处的雪堆的后面,那双琉璃色的瞳孔中居然透出一抹如鱼得水的欣喜神色来。他的剑锋落在雪丘上,无限美好的双唇的弧度似乎在掩藏不住了。我转头看着他,却见到他的视线凌厉的落在那个从马背上下落的女人身上,看了她半晌之后,却不知怎么的空气中突然传出一阵让人迷醉的花香来,允舒航见怪不怪了抚了抚袖子,琉璃色的眸光深沉莫名,我有些不解的低声问道:“阿藏,你在看什么呢?”

  允舒航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微微蠕动了双唇像是要给我回答,我专注的凝视着他修长白皙的指骨间跳动的丝线,鬼使神差却见到这样一幕。

  突如其来的一阵雪沙将那女人身上的火红地斗篷勾了下来,就像是给鸡蛋剥了壳一样简单,然则我的眼前却蓦地出现了好大的一片火红的云,我惊讶的回过头,却差点被那一片的火红弄的遮天蔽日。

  缓缓落下的红云很快被一股巨大的内力拖住,仿佛是从天而降的掠夺一般,那个原本穿着红色狐裘的女人,此时却是一种无比惊讶的神情。

  那两个男人跪在雪地里,头也不敢抬,只低低的嗫嚅道:“门主息怒,门主息怒!”

  这样的虔诚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那两个男人看着缓缓恢复平静的红色狐裘目光清冷如冰雪一般,我伸手拽了拽允舒航的胳膊用口型问道:“你说那个女人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话音甫落,空气中强烈的花香再一次传来,似乎熏的人有些昏昏欲睡,那个女人缓缓地蜷缩起自己的双腿,低声哀求道:“不要,千万不要!”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下,强烈的花香气息折腾的人越发的晕眩了,允舒航蓦地抬起手臂道:“丫头,这花香恐怕有些来头,你要小心才是。”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也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在正经事情上同我开玩笑的人,于是将脑袋一缩,躲进了斗篷里。

  允舒航的身量比我高出许多,他的斗篷穿在我的身上,自然也是不错的盔甲了。

  就在我把头缩进斗篷地刹那之间,一只鸟儿从我的头顶上空堪堪擦过,然而我躲在斗篷里,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我感觉有一个人将我的身体灵巧地悬空抱起,冰冷的地面很快被隔绝了,我的耳畔似有若无的传来了一阵轻悠悠的笛声。

  “这是什么曲子?当真好听。”我心中微微雀跃的想着。

  然而还没等我从这突然的雀跃中回过神来,就听到一个清浅的声音道:“快帮帮翎姑娘吧,她这个样子怕是撑不过两个时辰了。”

  另一个浑厚的男声接着道:“怎么帮?现在申时刚过,你又不是不知道门主的规矩。”

  男人话音落下,一步步来到女人的面前,然而就在距离那女人几步之遥的时候,他突然兴奋的喊叫起来:“寻枫,有生人!”

  “你这是看花眼了吧,沧幽门是什么地方?方圆十里……”

  男人一面说着话,一面用严肃的神情吩咐同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在门主面前表忠心,好让我们不至于落得和翎姑娘一样下场。”

  男人的话还在喉头卡着,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猝不及防的破空声响,那男人根本来不及躲闪,耳畔蓦地传来尖针入肉的惨叫声,紧接着,是一个像是傀儡一样的声音撕裂了沉重的铅灰色的天空——“不知寻枫打算如何表忠心?”

  沉寂的天幕之下是一望无际的雪,男人捂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只有在听到那个傀儡一般的声音冰冰冷冷的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紧绷的脸上才浮现出一抹笑容,转瞬即逝。

  他恭恭敬敬的跪着,头几乎要低到尘埃里的虔诚:“寻枫,寻枫愿意代替翎姑娘受罚!”

  傀儡一样的声音发出嘎嘎一声怪笑,讥讽道:“你要代替翎?你了知道她要遭受什么?”那声音没有给寻枫开口的机会继续道:“门主交代过,你们必须要在午时之前带着祭品进沧幽门,

  你们有谁当真照做了?”

  闻言,那男子急忙辩解道:“请回禀门主,并非我等不按时回来,只是路上遇到了偷袭者,翎姑娘她……”

  此话一出,一阵带着血腥的破空在一次传来,电光石火之间,只听见那雪地咣当一声脆响,紧接着是寻枫如同鬼魅一般的求饶声:“门主,寻枫万万不敢!”

  随着寻枫蓦地起身的功夫,那破空也随之停住,下一刻,沧幽门伴随着一阵强烈的花香气息打开了一个小小的门缝。

  寻枫见状大喜,合身扑出,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碰到大门的时候,门内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是谁偷袭了翎?

  那一个刹那,寻枫的脸色顿时一片死灰。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