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二十二)
262/1119

祭云谍照影伏生(二十二)

  我在他合身扑出地那个刹那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他。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然而再那个窄小的,这是我的身体最直接的反应。

  随之而来的一阵刺痛让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我蓦地转过头去,猛然发现在我的手腕处居然莫名出现了两个针孔大小的出血点,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知晓方才疼痛的缘由。

  我将一双手缓缓地从孩子的双腋收回来,随便抓了一捧雪捂在伤口上,下一刻,我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奶声奶气的询问,“你受伤了?”

  我清浅的勾了勾唇角混不在意的回道:“没事,死不了。”

  话音落下,就听那孩子突然老气横秋的对我命令道:“过来。”

  我将身子微微一侧避过他去,低声道:“我当真没事,这么一个小伤口。”

  谁知下一刻,那孩子的身子突然就变得如同猎豹一般凌厉,他盯着我的手臂看了半晌,突然伸手迅速的在我的身体点了两下,我看着他费力的踮起脚尖,摊开手掌厉声道:“这是什么?”

  我的身子被他的一声大喝猛地一惊,这才猛然觉得我的肩胛处一片湿黏。

  那一刻,我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恐惧来。

  我有些怯懦的回过头,看着肩胛处被濡湿的一片鲜红,顿时觉得自己完蛋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件斗篷的主人是一个不喜欢血的音辽男子。

  我顿时觉得自己似乎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一会儿见了允舒航,我要怎么解释才好?难不成要对他说:“我用我的血染红了你的斗篷,可是我也不晓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我神色黯然的这样思忖着,对于那个小家伙是什么时候离开我的视线浑然未知。

  正当我绞尽脑汁想着要如何同允舒航说起我肩胛浓密出现的血痕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闪过一抹幽紫的光芒,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人猛地一拽,那雪白的巨大斗篷顿时就像是脱了壳似的从我的身体一路下滑。

  我顿时心头大惊,急忙伸手如拉住那斗篷,谁知却听那孩子冷冷说道:“若是想要被招魂师缠上,你尽管穿着就是。”

  我闻言喉头一阵发苦,为了维护自己,我抬头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那孩子半晌才道:“小朋友,难不成娘亲没有教过你男女有别?”姐姐我好歹是个女娇儿,难不成要我在一个男子面前袒 胸 露 背一想起斗篷下就是我染血的双肩小衣……

  谁知那孩子听了我的话,只是抬手放入袖笼之中摸索半天,才缓缓道:“你叫谁小朋友?”

  我心下一阵发怵,眼前不就是哟和他两个人么?话是我开口在说,自然是说他没错。

  我抬起手,十分应景的点了点他的额头道:“我在说你啊!”

  那孩子立刻啧啧回道:_“你别碰我脑袋。”

  我突然间想起之前有老人是同我说过,不能摸小孩子的头,要不然的话孩子将来会长不高的。我略略一沉思,想着眼前他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有些恼我,于是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摸出一块芝麻糖来赔笑道:“好了,我同你道歉,你告诉我,你要把我带去哪里?”

  那孩子一脸欢愉的从我的手中接过了糖,却又在片刻之后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将糖还给我。我神色诧异的看着他问道:“怎的了,这糖果不合你的口味?”

  那孩子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只是用一双眼睛明澈澈的看着我,半晌之后突然有头没尾的问我道:“你有没有值钱的物什?”

  我的眸光顿时黯淡下来,值钱的物什?我想想,我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和性命不分伯仲的玉佛,头上一个簪子,还有……

  我一时居然有些语塞。

  见我半天没有开口,那孩子好奇的用一种贪婪的目光打量我,不一会儿功夫,我脖子上的玉佛和手腕上的吊坠几乎要被他的目光刺穿。

  “你……你居然诓我?”身旁的孩子发出一声冷笑,大声质问道:“你脖子上的那块玉,不是一件顶好的东西么?”

  我眨巴一双眼睛凝视他半晌,有些肉疼的叹息道:“好什么,一点也不好。”

  “哦?”他撑着头冲着我笑:“既然不好,给我好不好。”

  我一脸大义凌然的看着他道:“我也想要给你啊,只是有个算命先生说,我这玉佛要是离了身,我就……”

  “就怎样?”他一脸狐疑的看着我问。

  我大脑飞快的运转,想要找个适当的理由,谁知下一刻,一只冰凉的手猛地拽住我手腕的玛瑙坠子道:“如若不然,她活不过七个时辰。”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