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十三)
253/1121

祭云谍照影伏生(十三)

  我没有看清那双眼睛。

  我想,我大约也没有那个胆子去注视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

  在看到雪地上的那个浑身是血的身影的时候,那个有琉璃色瞳孔的音辽少年没有再伸手挡住我的眼睛。

  于是,那双冰冷的,挂着冰滴着的眼睛,就这样活生生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看着她的胸口剧烈的浮动,垂落到胸前的长发遮盖了她的半张脸,不知为何我的胸口突然像是针扎一样,我深深的呼吸了片刻,定睛再一看,那女人却不知怎么的已经出现在我的脚边。

  她抬着头,神色凄楚的看着我喉头呵呵两声道:“丫头,你可见过我的木屐么?”

  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眼神看的浑身一个澈灵,好半晌都没有做出反应,好在后来,允舒航用冰凉的指节触及了我的皮肤,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所以的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木屐?”

  话音落下的刹那,女人的目光中突然染上一层淡淡的冰冷,她无助的抬手,却也不知为何始终都无法触及我。

  我诧异的抬起头,看着那个琉璃色瞳孔的主人嘴里含着一根冬苇管子,云淡风轻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为何要寻你的木屐?” 他平静的看着她,口中的冬苇里冒出一丝丝白气。

  女子的一双眼睛变得通红,似乎陷入了深沉的回忆之中,她想要让自己触碰到允舒航的指节,可是,她始终没有做到。

  我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低声问允舒航:“阿藏,她这是要做什么?”

  允舒航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摇摇头。

  冬苇管子里的白气越来越多,那女人仿佛喝醉酒一样开始摇摇欲坠,就在此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引魂调,那声音幽微的很,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我凝眸一阵沉思:“现在这个时辰是什么人在吹?”

  琉璃色的瞳孔微微收缩,允舒航道:“怕是要找木屐的人。”

  允舒航的一句话让我的浑身一个澈灵,木屐,烈影的木屐?这么说,寻找木屐的人,一定会对烈影不利?

  这样的念头在我的脑海存在了一个刹那的功夫,烈影,那个穿着木屐的烈影,她……在哪里?

  我切切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看着她的眉眼,脸颊还有唇瓣,最后,我微微叹息一身,眼前这个女人与我记忆中的那张脸没有半分相似,怕是我认错人了吧!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抬起头,努力的思忖着接下来还能做些什么的时候,允舒航突然将口中含着的冬苇吐了出来,下一刻,他伸出手徐徐的在女人的头顶弹了三下,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方才说找木屐,找木屐去哪里?”

  女人低着头,手掌缓缓的摊开,直到那一刻,我才惊讶的发现在女人手掌上呈现出来的清晰纹路。

  然而,还没等我看清眼前纹路的指向,却突见眼前寒光一掠,姁姁而过,便是一阵轻微的卡擦声。

  那是一阵尖刀入肉的独特声响,我茫然的抬头看天,却见到光影之下的那个身影手里捏着一支已经染血的飞镖,神色自若的滑动了喉结。

  “回去告诉你的主人。”他平静的开口:“别把鬼的事情让人处理。”

  此话一出,我顿时觉得好笑,鬼的事情不能让人处理?鬼都已经变成鬼了,还怎么处理鬼该处理的事情?

  我承认,那一刻的我,被自己的无变化思维绕的有些发晕,然而下一刻,那清俊的身影果然就因为这样一句话,猝不及防的消失不见了,在他离开的时候,我的视线中仿佛看到了什么细碎的东西,正纷纷落下。

  直觉告诉我,那不是雪。

  好奇心驱动了我的双腿一点点的朝着那清俊的身影靠近,在明灰的天幕下,他手里捏着一枚带血的飞镖,缓缓地俯下身子,在那女人身边摊开了手掌。

  他的一双琉璃色的瞳孔凝视着他,似乎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然而却还是存在着一种难以言说地暗涌,他伸出手,掌心平静的躺着那一枚飞镖:“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地方,你本不该来。”

  我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的话,似乎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然而,听到他话语的瞬间,那雪地上女人的身子却不可察觉的颤抖了一下。

  她触碰不到他,无论多努力都触碰不到,最后的最后,她也只能用一双凄楚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允舒航,嘴唇嗫嚅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

  琉璃色的瞳孔锁住她,不费吹灰之力,他的声音落下来的时候,她原本半蹲的身体变成一团,她紧紧的抱着膝盖,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我神色迷离的看了他半晌,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阿藏,你对她做了什么了,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女子有些怕你?”

  允舒航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只是徐徐勾了勾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于是,我就只能继续撑着头,冥思苦想允舒航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彼时,我约莫自己大约是死了几万个脑细胞的,可是我终究不晓得,那女人为何那么害怕允舒航,直到后来,当我的生命以那一个音辽的少年为信仰的时候,他才缓缓拉我进怀中道:“这世上,大约只有你不怕它了。”

  我伸手支起他的下巴,手指摩挲着他下巴的胡茬道:“我喜欢它啊!”

  他的笑容绽开,如冬日旭阳。

  是的,我说:“我喜欢它。”

  或许,我对“他”的喜欢也是从“它”开始,只是时间太久,我有些记不得了。

  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未来如何,当他的目光锁住另一个女子的时候,她就仿佛是受控的木偶一般,神色变得呆滞、空洞。

  他弧线美好的双唇开合着“木屐的主人在哪里?”

  那女人闻言,浑身随之一抖,惊弓之鸟似的哑声道:“我不晓得。”

  听了她的话,允舒航的神色中没有半分恼怒和怨毒,他缓缓的抬手,手指一下一下摩挲在自己的掌心道:“她死了?”

  飘忽的一句询问还没有落音,那女人突然从雪地上腾的跳起来,大声道:“你胡说什么,她没死,她还没死,她答应把我带回去的!”

  “嗯。”允舒航的手指弯曲着继续道:“回哪里去?”

  那女子仿佛是说出了什么巨大的秘密,突然间像是受了炮烙一样的缄口。

  允舒航倒也不着急,伸手从衣袖中取出一枚铜钱丢到了女子面前。

  “我不能确定你的身份,但是我确定你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他的声音清润道:“也许你开口……”

  咻一声破空,伴随着清冷的雪花的味道,我灵巧的一个侧身,伸手用指骨夹住朝我飞过来的一支冷箭,大声道:“阿藏,你什么都不用问了,我想,她如果一开口,一定是必死无疑的。”

  琉璃色的目光迅速的落在我的手掌上,声音也顿时变得沙哑:“必死无疑?是谁下令?”

  我不说话,伸手将手中的箭镞递给他道:“不止一拨人。”

  允舒航凝眸仔细将那箭镞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他居然将它放在鼻下嗅了嗅,然后不由分说插在雪地里。

  我看着他奇怪的动作忍不住笑道:“你,你是属狗的么?”

  他不理会我,时间大约过了一炷香,他才缓缓从雪地拔出箭镞来,开始十分满意的端详。

  我原本一直以为,他一定会拿着这箭镞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谁知他只是轻轻一弹指,那箭镞就随着一股气流飞出一丈有余。

  就在箭镞落地的刹那,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被人悬空。我错愕的眨巴着一双眼,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抱着我,突然问道:“丫头,你可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心中略略一沉思,脑海中活脱脱跳出好多数字来,不过只是一眨眼,又觉得似乎不是,于是只能十分含糊道:“大约快要正月了吧……”

  允舒航的神色微微一变,抬手就要来弹我的额头,正当我思考如何躲开的时候,身后的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无奈而飘渺地笑声:“快要到正月了么?那么敢问,现在是什么年份?”

  这句话,不是允舒航说的。

  我心中诧异,缓缓地垂眸看过去,是那个再雪地的女人,她开口的时候,唇瓣有鲜红的血液正如同杜鹃花一般缓缓落下。

  见此情状,允舒航倒是没有半点诧异,他只是伸手将我的身体缓缓抬高,吩咐了我不要闭上眼睛。我虽然觉得他的要求有些奇怪,可还是不问缘由的照做。

  允舒航的足尖点在洁白的雪地上,视线注视着那个女人,她的喉头急促的呼吸着,沙哑着喉咙质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份?”

  允舒航怀中抱着我,不被人察觉的退了一个半步,方才道:“此时宫中无日月,阁下自然不必在意这些。”

  我抬头看着允舒航上下滑动的喉结,低声道:“阿藏,这似乎对这个女人很重要。”

  允舒航垂眸对我微微一笑道:“我自然知道,可是我也不知道。”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