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四十二)
283/1148

祭云谍照影伏生(四十二)

  我的目光盯着他的那双晦暗的眸,只是那一刹那的功夫,我的思维就如同被一把从天而降的弯道生生切断。我听着那声音从我的神经传入我的血泽,那种尖锐的铺天盖地的刺痛让我的身体根本招架不住。

  我听见那哑的就像细沙的声音争先恐后的钻进我的耳朵,我感觉我脖子上的玉佛被人生生的拽了一下,可是依旧是徒劳无功。

  我耳畔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疲倦的声音中透着隐不去的欢愉来,那老人的手拖着我的后脑勺,用轻柔的如同春风一样的声音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如此之后是什么?我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就像是一朵云,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

  甫一睁眼,我的眼前一片洞黑的暗色,惊的我不由得一身冷汗,咬着舌头定下心来,我开始摸索着找那个和我一起的音辽少年。

  四周安静的出奇,只是我视线所及偶尔看到一点幽光,我确定这是一个陌生的地界,也不敢大声叫允舒航的名字,一骨碌滚到地上,头似乎撞击到了什么,疼的我龇牙咧嘴。

  我也顾不得这许多,用手撑了地面爬起来继续走。

  四周一片黑漆漆,我唯一能够记得分明的,就是允舒航身上的一身藏蓝,还有那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

  我小心翼翼的摸索,想要自己找到一个出口,谁知走了不过十步远,身后蓦地窜出一个人影来,吓得我趔趄了一下,等她近了,这才看到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手中端着一个银托盘,托盘上放了两支燃烧的蜡烛,还有一碗,透明的液体,不知是水是酒。

  那女子似乎注意到了我这边的奇怪响动,她放下手中的托盘在身旁的石桌上,眼角的余光落下,定定的看着我。在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要被石化了。

  我不害怕,真的不害怕。即便是这么乌漆麻黑,我也知道她是个女子,可是,她遮盖住容颜的那个黑色面具,却让我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压迫。

  我们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借着幽微的烛光,我看着她的身形慢慢的靠近我,我一点点后退,在后退,直到后来,退无可退的时候,她的喉口突然发出一声轻笑,伸手拉住我的胳膊。

  意料之中,她的手冰凉无比,弯曲的指节掐进我皮肉的时候,她带着谄 媚开口道:“你可怕我?”

  我抬头看了一眼深幽的看不清纹路的屋顶,故作镇定道:“我没有。”

  闻言,那女子平静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如此便好。”

  我看着眼下这般情状,心中顿时一万点伤害真恨不得回上一句:“来了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还好你个大头鬼?”

  然而此时我也明白自己的处境,这黑漆漆的,允舒航又不在,我自然是不能让自己吃亏。于是只能按耐住性子讨好的说道:“敢问姑娘,我是如何来到这儿的?”

  她好笑的看了我半晌,幽幽道:“自然是阿翁带你来的。”

  我诧异的“啊”了一声,低声问道:“阿翁是哪个?”

  那女子微微一笑:“阿翁就是阿翁,还能是哪个?”

  我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对他的答非所问只好作罢,只略略拨了拨自己的衣角,恍惚间突然想起允舒航还没看见人影,于是蓦地转身,一把抓住那女子的胳膊道:“姑娘,你是否见到了我的朋友了?他是一个身穿深蓝长袍,一个顶好看的男人。”

  话音落下,我看到那女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他用青葱一样的手指夹着一只勺子,另一只手落在了托盘里的白色碗上说:“你先不要管别人,阿翁说了,等你醒了就让你把这净魂水喝了,说不定能救你一命。”

  我一听她如此说,端起碗什么也没有再问,不一会儿就让它见了底。

  就在那一个刹那的功夫,我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热的出奇,我微微侧头看去,就见到那女子手中捏着一把扇子低声劝慰我道:“你忍着点,一会就过去了。”

  我自然没空去顾及那女子会对我的身体做什么,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里只是闪烁着出现那个来自音辽的少年的样子,我一把抓住那女子问道:“你先告诉我,我的朋友如何了?”

  “他在阿翁那里,很安全。”简简单单一句话,女子伸手一把将我推倒在床榻严肃道:“你还想不想活命了?想活命,别磨叽。”

  女孩的话音刚刚落下,我突然听到从她的喉头传出的一声娇喘,女子被一股大力推了一下,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哪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

  我的神智略略踌躇了片刻,方才确定他说的客人该是我,急忙回过头去,就看到那个发须皆白的老人,垂眸问道:“净魂水可给她饮了?”

  那女子抚了抚额头,将一个已经见了底的空碗递给老人,炫耀似的道:“她只问了一句她 同伴的去向,其余的,一概没说。”

  老人闻言,十分满足的点了点头,沙哑着声音吐出四个字:“继续观察。”

  我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观察,观察什么?我愤愤的甩手道:“老丈,别费心思了,我不过还只能活几个时辰,您不如放了我,让我去找到同伴好……”

  那老人闻言蓦地转身,缕着胡须问道:“好什么?”

  我觉得此时也似乎想不到什么特别贴切的词语来形容我的语境,刚玩作罢时,却听那老人凉幽幽一句:“你莫不是想要垂死挣扎?”

  我在心里嗷嗷的叫惨,这四字成语什么时候能被人这样用了可是转念一想,这老者倒也是个仁慈的,至少他没有将那狠了十几倍的类似诅咒的话用在我身上。心里默默念一遍——“临终托付”

  只是那么一刹那的功夫,当我再一次抬头看那老人的时候,他的眸色中依旧透着一抹冰棱一样的神色,他的目光没有落到我的身上,只平静的看了一眼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女子问道:“她可有什么异常么?”

  我闻言心中一阵好奇,那人还当真是奇怪,这样的一个问题,他不来问我这个当事人,怎么还问起一个女儿家了?

  那女子倒是没有半分奇怪,只略略思忖了片刻,缓缓道:“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魂链的痕迹,也不是从那里来的,只是身子有些虚弱,阴气有些重,怕是……”

  我大脑顿时咯噔一下,想着她一会要是在冒出一个什么结论,我要如何受得了,然而还没等我心头的一阵风雨过去,果然就听她忧愁道:“怕是过不了多久了。”

  即便这话已经被我听了不下十遍,在听时,依旧有些难过。

  我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老人道:“老丈,麻烦发发慈悲,告诉我现在什么时辰了?”

  那老人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我一眼,举手示意我不要说话,转身对那女子问道:“她的确是进得沧幽门,可是,她当真不是一个半生人。或者……”

  我听到“半生人”三个字的那一个刹那,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虽然我到现在依旧不知道,半生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可是我看着老者一脸沉郁,就想着他的存在说不定又是一场风波。

  我侧身躺在床榻上,正在为自己的遭遇呜呼哀哉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恭敬的禀报声:“阿翁,发现空灵!”

  我的脑子顿时黑线三千丈,眼前的一句“半生人”都还没搞清楚名堂,这又突然间冒出“空灵”这么个新鲜的词。我一骨碌的爬起来,掰着手指告诉自己,不要让它和我在二十一世纪的学习联系到一起,说不定,它根本和声音没有半毛钱关系。

  事实证明,我的确想的没错。

  当一股子冷风将我在沧幽们外看到了几个身影尽数带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明白过来,那人口中的“空灵”,还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跪在地上的男人此时已经是瑟瑟发抖了,他被一阵内力抵住身子,听着那身影诘问道:“找了那么久,为何会一无所获?”

  他的头颅一下下撞击到冰凉的地板上,血泽涌涌道:“遇上了招魂师,缠上了阴断梦,还有活人的气息……”

  他这几句话一出口,老者的脸色立刻青了半边,缓缓抬手,只见手中呈现出一支笛子来,却也轻声开口道:“你遇上招魂师了?”

  问话出口,男人的目光立刻变得一片涣散,老者也没有半分强迫的意思,只略略一伸手,一直站在身后一言不发的侍女立刻会意的从怀中取出一个香囊来,那青葱一样的手指伸进去过一会儿的功夫,从香囊中取出一根细细的银针。

  那老人从他的手中接过银针,二话不说,扎破了那男人的手掌。

  点点猩红从他毫无血色的手掌纹路涌出,猝不及防,宛若朱砂。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