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四)
244/1089

祭云谍照影伏生(四)

  细密的破空声毫无防备的进入了我的耳朵,在我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它就容不得半点商量的刺到了我身上那一件被内力扬起的白色斗篷上。

  像下了一场牛毛一样的细雨,只一片雪白,就将危险完全隔离开来。

  我后知后觉的抬眼看着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他笑得桀骜不驯,说的云淡风轻,“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允舒航话音刚落,偌大的白色斗篷猛地从我的身体扬起,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干瞪着他道:“你……够了!”

  “不够。”允舒航斜睨的看了我一眼:“还没开始,哪里够了?”

  我被他的目光盯的发冷,诧异道:“开始什么?”

  允舒航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指了指不远处蜷缩的男人道:“他被下了焚石咒,又对引魂调有反应,你觉得下一步,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允舒航的话让我的浑身随之一冷,下一步,这一个眼前的琉璃色瞳孔的主人是打算要我展开对这个男人的未来的天马行空的想象么?

  我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衣角,嗫嚅着对眼前的少年说:“焚石咒不是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么?这家伙早在很久很久之前不就已经失传了么?”我微微偏头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是说要我想一想究竟是什么人对他用了那么歹毒的咒术么?”

  允舒航闻言轻声一笑:“你怕是没有那么大能耐。”

  “没错,没错。”我立刻头如捣蒜:“我没有那么大能耐,所以,你要护着我……”

  我话音才落,突然觉得这句话出口的有些太自然了,脸颊不由一红,低声反驳道:“你别走远了啊,我怕我自己应付不来。”

  允舒航口中叼着一只冬苇管子,似笑非笑道:“谁说我要走了?我若是真的要离开,也会把你绑在背上。”

  我闻言伸手,做势要打他:“我又不是货物,你……”

  允舒航闻言用力的扯了一下我的衣袖道:“你也知道自己不是货物啊,不是刚才是谁不管不顾挂在我身上?”

  我被啧的哑口无言,转头不再说话。

  在那片刻的功夫,我一直在和允舒航佯装生气,直到后来,一阵很强烈的血腥味道充斥了我的鼻腔让我猝不及防的差点反刍。

  其实我是闻惯了血腥的人,只是那一阵强烈地血腥中似乎还夹杂了些许莫名的难以言说的味道。

  我猛地咬了一下唇瓣,撞了一下允舒航的胳膊道:“阿藏,你闻到了么?”

  允舒航的手指拨动着怀里的玉佩,:“嗯”了一声。

  我看着他那一双慧变莫名的眸子,刚要开口问一句什么,可是下一刻却十分不争气的将那忘的一干二净,过了徐徐的光景之后,我突然听见身侧的少年正轻揉的笑,他说:“如果烧烤就一定要加佐料。”

  我闻言心下一阵欢腾:“烧烤,哪里有烧烤啊,我肚子里地馋虫……”

  “丫头,我怕你没有胃口。”还没等我一句感叹出口,身侧的少年用那双冰冷的手掌掐着我的肩膀说。

  奈何当时的我,依旧是一脸懵懂的看着他:“这是为何?难道这东西不好吃么?”

  他静默的在空气中嗅了片刻,眸色中突然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之后不由分说的将我拉入怀中。

  我在他的怀中很不自在的摩挲着脑袋,好半晌才听见他从喉咙口挤出的几个字:“丫头,我们要离开这里。”

  我闻言立刻头如捣蒜:“好啊,好啊,我们去哪里?”

  允舒航目光深邃地看了我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听见身侧传来一阵规律的噼啪声。

  下一刻,我只觉得喉头一阵干涩上涌,搞的我直想吐。

  允舒航急忙一把扶住我,低声问道:“丫头,你可还好。”

  我目光迷离的看了他一眼,可怜巴巴道:“不是很好,我很难受。”

  允舒航闻言,微微蹙了蹙眉头,继而将雪白的衣袖放到我面前道:“你大口呼吸。”

  我依言照做,几个回合下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我抬头问允舒航:“阿藏,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特殊的花香味道?”

  允舒航明眸一抬,沉声道:“你闻到花香了?现在?”

  “嗯。”我轻轻的点头实话实说:“虽然香气幽微,但是很好闻。”

  话音落下,我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拍手道:“对了,那日在山洞……”

  我的话还卡在喉口,允舒航的手掌已经落在我的唇瓣,他的眼睛盯着我,眸色深沉的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虽然心中不解,却还是照了他的意思。温热的气息吐纳在允舒航的掌心纹路上,我有些不确定的对允舒航说: “阿藏,我冷。”

  琉璃色的目光落下来,呆着一贯的清冷:“我现在没办法给你内力,你且忍一忍,到时候出了这处,我立刻帮你找点御寒的东西。”

  允舒航说这话的时候,我只觉得一股子寒气猝不及防的往我的怀里钻,我咬住唇瓣让自己保持清醒,嗫嚅道:“好,别让我等太久。”

  允舒航闻言,煞有介事的摸了摸口袋,转身朝我点点头。

  我看着允舒航转身,感觉空气中那种奇怪的味道变得越来越重,下一刻,我看到一根白色丝带蓦地从允舒航的怀里飞出来。

  我眨巴着眼睛刚要开口,从遥远的虚空中却突然传来一阵破空。

  允舒航眼疾手快的将我拉到身后护住,我根本来不及说话,下一刻只觉得眼前的一片蒙蒙灰色让我欲哭无泪。

  “阿藏!”我下意识的唤一声,生怕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没有回应我,我的耳畔只余风声。

  一只手轻轻柔柔地握住我,低声道:“我在。”

  我闻言心中大喜,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转身刚要开口,却听允舒航道:“丫头,你可还记得万籁无声么?”

  我垂眸略略沉思片刻,笃定道:“记得,是那个女人说的,万籁无声,尸骨无存。”

  话落,我的身体一阵莫名的战栗,却听允舒航与我异口同声:“那无存的尸骨去了哪里?”

  我闻言身子一僵,只觉得脚下一阵热流涌动的十分厉害。

  我来不及过多的思索什么,顿时被允舒航拽着手臂双脚悬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着身后有个允舒航,便也就壮着胆子,用的眼角地余光撇了一眼地面。

  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惊出一身冷汗。我伸手死死抓住允舒航地胳膊,“那是什么,怎么好像还在动?”

  视线中的一片灰蒙之下有些许融融泄泄的红点,正在鬼使神差地朝着一个地方汇聚,大约过了一炷香之后,我瞪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允舒航地视线变得冰冷,脸色变得铁青。

  我的身子依旧悬着,只听到他的胸口闷哼一声,下一刻,眼前突然一阵黑影遮挡了我所有的视线。

  我心下暗道不好,耳畔却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是玲珑血阵!”

  我闻言如遭落雷,这里怎么会有玲珑血阵?可等我转头,看到允舒航一脸平静的表情的时候,我顿时捶胸顿足:“阿藏,你早就知道了?”

  “嗯。”允舒航云淡风轻的回答道,片刻,似乎看到了我皱了眉头他又补上一句:“也没有早多少。”

  我万般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你当真不怕死啊?”

  允舒航闻言笑得无比邪魅,“目前我倒是不会死的。”他低声笑道:“我需要搞懂这玲珑血阵和魄云刀有什么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寂静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凌厉的呼喊,下一刻,却被一阵幽微的箫声取而代之。

  我突然感觉大脑一阵眩晕,吸了一口冷空气勉强让自己清醒,我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团扩散的飞快的灰。

  允舒航的随身佩剑也是在这个时候落下来的,只听铮得一声,他将那随身的佩剑出了剑鞘,剑锋落地,扬起一片雪沙。

  我在一片灰蒙之中错愕的看着他,却见他气定神闲的将剑锋抬起之后转身问我“丫头,你可是路痴?”

  我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感到一阵莫名,突然发觉他语气中带着些许戏谑,于是,二话不说就要从他的手臂跳出来抗议道:“我才不是路痴!”

  “那就好。”允舒航的神色突然变得开朗起来:“你不是路痴,我们可以分开找。”

  我闻言心中诧异:“你说的,是要找什么?”

  允舒航的目光在那一刻突然变得飘渺起来:“找万籁无声。”

  “万籁无声?”我目光澄澈的看着允舒航的双唇:“那是指什么东西?”

  “我也不晓得。”允舒航手中摆弄着悄无声息地扎在我斗篷上的银针,突然俯下身,就着雪,缓缓勾勒起来。

  然而此时,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三个人的样子,她们似乎都说过同样的一句话“万籁无声,尸骨无存。”

  可是话一出口,却当真就没人考虑过那些尸骨在哪里?又是因为什么而荡然无存的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