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五十五)
235/1390

近在咫尺(五十五)

  允舒航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让我的身子猛地趣翅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磕磕巴巴道:“蜕皮?她?”

  年轻的少年抬起一双深邃的疏璃色的瞳

  仁,喉结上下动了动,淡声道:“想要救她,就别再磨蹭了。

  他的一句话,说的我的神色越发茫然,我退了一个半步,抬手指着那个在雪地之中被冻得嘴唇发紫的孩子。口中吐着幽幽的白气问允舒航:“怎么做?”

  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俯下身子,我看到一抹白气从他的指尖缓缓游戈而出,下一刻,那孩子的脑门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头发丝一样细小的裂痕。

  我缓缓地抬起头,茫然的看着眼前琉璃色瞳孔的一系列动作,在他眼前的这个孩子,此时的孩子就像在雪地里的紫薯似的,他的手掌停在孩子的额头上,时不时的弹拨一下,我看着他,声音低低的问道:“阿藏,你这是在做什么?”

  允舒航抬起眼睛看我,伸手示意我帮他一把,我眼神迷离的伸出手去,他伸手一把将我拽过来,沉声道:“过来,稳住她的头。”

  我闻言快步上前,一把将孩子的头抱住,顿时被她头颅的一阵冰寒惊的打了一个哆嗦,谁知刚等我站稳了身子,那孩子的喉头猛地咕嘟一声,我的手掌落在她的脖颈上,顿时皱起了眉头。

  琉璃色的瞳孔迅速转过来,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急促:“丫头,你忍着点,我们得快些。”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一时间不晓得允舒航口中的丫头究竟是叫的哪个,只能略略的一点头,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抱住那孩子冰冷的脑袋。

  徐徐之后,当我以为这一切都可以安静下来的时候,那孩子的喉头突然呼噜一声,我还没来得及松手,突然感觉手臂一阵异样的酥麻传来,我冷不丁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转瞬间却不知怎么看到那孩子眼底莫名的一道光彩。

  那眼底的神色古怪的很,我眸光微动,顿时心中发寒。

  我用舌尖抵着贝齿没有说话,腰间也不知在何时多出一根纯白的丝带来,那双琉璃色的瞳孔凝视着我,猛然给人一种危机重重的压迫感。

  我随着那琉璃色的瞳孔看过去,视线中是那个幼小的被埋在雪地里的孩子,她的脸色已经冻的如同是打了霜打蔫儿的茄子,身子也再做不出半分的反抗,我见状心中一紧,低声问道:“阿藏,你不会是要这个孩子冻死在这里吧?”

  允舒航没有抬头,他的喉结滑动了下,清润的声音中透不出半分的沙哑和倦怠:“冻死在这里,用雪埋了她?”他似笑非笑的噗嗤一声,“你当这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

  我闻言心下一阵错愕,允舒航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眼前的这个孩子不过只有五六岁的年纪,把她一个人落在苍茫的雪地,那不是必死无疑么?

  似乎是洞悉了我心头的疑惑,允舒航伸手拍拍我的肩膀出声安慰:“别怕,一会有好戏看。”

  我很清楚的知道,允舒航根本就没有调笑的心情,他故意将语气说的那么轻松,不过是在意我的情绪。

  正当我心下发愣的揣摩着允舒航说的“好戏”究竟是什么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哔咔声,我猝不及防的转过身,惊讶的发现那个被埋在雪地里的孩子正神情冷漠的盯着我。

  她的牙关紧紧地闭着,就连腮帮子都冻成了一片青紫的颜色,我茫然无措的抬头看了一眼允舒航,却见他琉璃色的瞳孔中透出了一抹不悦的神色。

  他的手指弯曲着,眉头皱的和麻花独处一折,我看着他的一双眼愣了半天,奈何他就是不肯开口。

  我心下一阵黯然,轻轻抬手抹了一把脸,不明白允舒航为什么要用这样古怪的眼神看我。

  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就在我感觉我的双脚站的有些发麻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允舒航从喉头发出的一声无奈的冷哼。

  我心下越发不解,抬眼诧异的想要从那琉璃色的瞳仁中洞悉点什么,奈何,眼前的男子却还是一脸的云淡风清。

  视线缓缓垂落,我看到了清俊的男子的手掌上泛白的骨节,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他终于抬起他修长素白的手,毫不费力的拽了一下我腰上绑着的白丝带。转瞬间,我的整个人已经被他带的双脚凌空,措不及防的王他怀里扑去,当我的头顶稳稳的撞在他的胸膛上的刹那,我忽听耳畔传来嘠地一声怪叫,我蹙眉,刚要回头看个究竟,哪知一只大手冷不防的挡住了我的视线。

  清冽的气息喷吐在我的头顶,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落在了我的腰上,我顿时觉得脖颈一阵温热,整个身子似乎都要掉下去。

  亏了那双手加重了环抱我的力度,清润的声音飘散着:“傻丫头,你为何不躲?”

  我闻言顿时觉得自己如同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躲什么?

  我魂飞天外的想着允舒航有头没尾的“躲”时,不知怎么,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寒。

  我皱眉转身,奈何后背没有生一双眼睛。我微微叹息一声,有些认命的轻声唤道:“阿藏,我……”

  话还在喉头揣摩,一双温暖的大手缺落在我的背脊上,我听见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灿然一笑,有些疼惜的开口:“你啊,真是个傻丫头。”

  我闻言抬眼,茫然辩驳道:“你胡说,我一点也不……”

  “嗯。”阿藏勾唇微微点头,煞有介事的道:“我胡说,你若是知道我为何开口,估计就……”

  他突然不说话了,睁着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凝视我,我被他盯得一阵心慌,急忙错开目光问道:“怎么了?”

  琉璃色的瞳孔带着笑,一点点的朝着我逼近,眸底的少年突然轻巧的一个错身,轻巧的将我的身子悬在了手臂上。

  我抬头看着他笑得云淡风清的一张脸,喉口突然一声惊呼,然还没等我回过神,却听见身后一声窸窣,我的眼皮微微一沉,背后突如其来的一阵雪沙顿时让我的身子战栗起来。

  允舒航微微蹙眉,清俊的身子帮我挡住了大半席卷而来的冰冷,我大口的呼吸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把雪沙吸进鼻腔里。

  身子轻微一动,我猛地咬住冰冷的唇瓣诺诺道:“阿藏……”

  允舒航伸手落在我的脸颊上,低声问道:“很冷是不是?”

  我很诚实的点点头,只觉得一阵刺骨的寒风冷不防往我的背脊里钻。

  面对牙齿被冻的打架的我,允舒航轻轻的一挑眉,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道:“你现在还觉得自己不是个傻丫头?”

  我抵着贝齿看着他的身子微微低下来,唇瓣几乎要咬住我的耳珠:“我心爱的那云白色斗篷,穿在你身上,如今却被那斯狠狠的咬破了,你说吧,你打算要怎么办?”

  “怎么办?”我一时无语。愣了好半晌的功夫,我才突然间意识到允舒航话语中蹦出的那一句关键所在,蓦地抬眼道:“你说谁咬破了?”

  允舒航眼眸微垂,用一种后知后觉的眼神盯得我浑身不爽,他却慢条斯理的开口:“你没发现么?方才你背后的那个埋在雪中的孩子,他就是罪魁祸首……”

  我闻言又不由一阵战栗,不曾料想允舒航却气定神闲的将身子侧了过来,我用眼帘的余光盯着他的侧脸,果然看到那个被埋在雪中的孩子。

  此时此刻她的整个身子已经从雪里爬出来,虚弱的瘫软在允舒航脚下不远处的一片冰冷地界。

  当我看到那双阴骘如同毒蛇的眼睛时,我顿时觉得自己有种心跳骤停的危机感。

  我下意识的抱紧了允舒航的脖子,像是抓着护身符似的,抖抖嗦嗦开口问道:“这孩子……”

  “雨儿。”允舒航突然间开口叫了我的名字,从认识他的那天开始,他一般是极少叫我的名字的,一旦开口,就一定有什么郑重的叮嘱。

  心中这样思索,我反复深呼吸了一会,这才开口缓缓说:“阿藏,我在。”

  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微微一笑,抱着我的手臂紧了几分,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声音带着戏谑:“听说,你的女红是长安城一绝。”

  少年的一句话让我的脸颊微微一红,下一刻,不知怎么的突然低下头去。哪料他突然伸手支起我的下巴:“雨儿,你会帮我的,对么?”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应他:“我会帮你,我一定帮你,可是……你要告诉我,如何帮的了你。”

  琉璃色瞳孔地少年闻言,仿佛是收到了礼物的孩子似的,朗朗一笑,突然伸手拨动了下我身上的斗篷道:“如此就好,我要你,帮我在三日之内不好这斗篷。”

  我闻言一阵诧异,万万没想到他会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思忖片刻诚恳道:“我不过是个小女儿家,女红也不过是学了些皮毛罢了……”

  话还刚说了一半,突然看到了允舒航眸底飘过的一丝落寞神色,于是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不确定地说:“出了这雪地,我们可以找一个村庄,村庄里一定有巧手的裁缝,到时候找她帮你。”

  琉璃色的瞳孔望过来,眼神中的落寞未退,沙哑道:“你就做不到么?”

  我对上那双温润的琉璃色瞳孔,心中仿佛涟漪荡漾,过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般嗫嚅道:“好吧,你不怕我坏事的话,这件事我会放在心里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