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三十二)
212/1090

近在咫尺(三十二)

  话音落下,我果然抱着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缓缓的走进了那一团黑气。

  随着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那一团墨色,我的瞳孔隐出一个女人飘渺的身影来。

  我的后背顿时如同被人插入一把寒刀,糯糯的开口道:“阿藏,这个女人好生奇怪。”

  少年就在距离我不足两米的地方站着,听到我的话语后,他却依旧还是面不改色的扯着那根白色的丝带道:“你,同她说话。”

  我轻轻一咬唇瓣,终于还是低低的开了口“幺妹站在桥,年方十八俏。幺儿盼郎归,情郎在远道……”

  果然我话音落下,那女子的神情立刻变得冷冽如冰,我缓缓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她,身后一股大力涌来,允舒航低声道:“继续。”

  我的身子茫然的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开口:“后面,我也不会啊!”

  允舒航的眸光黯淡了一下,沉声道:“随便说什么,想办法让她靠近你就行。”

  我闻言微微点头,伸手就要去拔了头上固定头发的松针,然而松针还未抽离,一只冰凉的手猛地将我握住。

  少年修长而冰凉的手指落在我头顶乌黑的发上,沉声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的身子随着允舒航的一句询问微微一僵住,半晌才重新抬头看着那个身影飘渺的女人。

  “你要我问什么呢?看起来,她简直比九娘还惨。”

  “那是肯定的,”允舒航说“她是在魂链断裂后挣脱出来的,跌的很重,哪里还会如九娘那般好看。”

  话音才落,我顿时觉得不太好了。因为我看到,那原本蜷缩着身子的女人,此时正以一种扭曲的弧度慢慢的靠近了我的方向,她的长发遮盖了半张脸,惨白的一双手缓缓地抬起,似乎想在虚无的空气中抓住什么东西,然而就在她的脚踝上,此时正束缚着半截黑色的铁链,随着她身体的移动,正在哔咔的冒着火星子。

  我顿时心下一怔,刚要快步逃开了去,却未曾料想那女人突然朝我抬头,在她的左眉尾,有一条长长的刀疤,一直延伸到她的鬓发边缘。

  我到也不是觉得那刀疤有多么可怖,只是看着那女人的那双眼变得迷离,我缓缓地抬起手臂,指着眼前女人的脚哆嗦道:“这断口这样齐整,眼见着就是被人砍断的吧。”

  允舒航手里握着那根白色丝带,垂眸沉思了片刻,缓步走上前去,仔细的看着女人脚踝处断裂的魂链,喉头发出微微叹息。

  我听着传入耳畔的一声叹息,低语道:“怎么,你看出什么来了?”

  允舒航轻轻佛手,指着远方空寂的天幕道:“她的魂链是被人跃起之后从半空中斩断的,这只说明一个问题。”

  我诧异的看着他声音有些急:“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

  琉璃色的眸中飘过一丝促狭,允舒航伸手揉揉我的头发道:“如果我所料不错,有人要带她离开。”

  我抬眼一脸茫然:“要去哪里啊?”

  允舒航摇摇头,低声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现如今她若是还不肯开口说话——”

  允舒航喉结还在滑动,耳畔突然听见扑哧一声那女人的喉头发出一声不像活人的尖锐低吼,随后就像是一只受惊吓的小鹿一般,努力的将自己的身子蜷缩起来。我不知道女人的这样一个动作意味着什么,只是随着她身子的蜷缩,那原本笼罩在她身上的黑色气团似乎变得不再猖獗。我惊讶的看着她,抬手撞了一下允舒航的胳膊问:“你看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琉璃色的瞳孔微微合着,少年沉默了片刻,视线落在手掌的金错刀上。下一刻,他的神色突然变得冷冽,一把将我拉在身后护住,抬手将那把金错刀丢了两仗远。

  我被他一把拉住,猝不及防的抬头看着那双琉璃色瞳孔,却见他手指的骨节微微泛白,一双眼瞪得好大,如同寒霜冻冰。

  锋利的金错刀落在雪地上,发出一声如同针尖入棉的轻微声响,我看着那个处变不惊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步步后退,再后退。

  就在他的背脊即将底在树干的刹那之间,我抬手在他的眼前晃了两下。一脸担忧的开口道:“阿藏?”

  那个刹那允舒航缓缓地回过神来,他微微扯了扯唇角,给我一个极淡的微笑:“我很好。”

  灰白的天空渐渐暗淡下来,眼见着大雪还有变本加厉的势头,我将身上的披风裹紧了几分,下意识拉住了允舒航的白色斗篷。

  那件偌大的白色斗篷在北风中冽冽有声,琉璃色的视线落下来的时候,眸底的寒冰却当真没有化开半分。

  我嘴唇上下动了片刻,却还是强烈要求自己按耐住心中的好奇,和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起静观其变。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从身后山壁的夹缝之中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卡擦声,我抿唇抬头,大气也不敢出。

  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传出一声沉闷声响,转瞬间,一片片鹅毛大雪纷纷落下。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一缩脖子,却在恍惚之间看到了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的那一抹纤细的红色身影。

  我听见允舒航在我的身边满意的一个弹指,只在我的耳畔低语了一句话:“跟着走。”

  我略略一点头,突然间不知为何十分想念逐月,允舒航见我许久不动,也不开口说话,只是将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落在我的肩头,毫不顾及的推着我走。

  大约走了半里地,我感觉我的脚变得有些沉重,身后传来的沉闷声响也被我们甩出了一段距离,我的手插在膝盖上,朝着允舒航讨饶:“我实在走不动了,可不可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允舒航抬起那双琉璃色眼瞳四下环绕了一番,用一种像是哄骗的语气说:“坚持一下,我们需要找个地方。”

  我闻言噗嗤一声,只能抱着一种能撑多久是多久的态度拽着允舒航的斗篷走。

  就在我以为自己的喉咙已经要干渴的沙哑的时候,我的耳畔突然传来一阵轻柔的呼唤声:“丫头。”

  我心下一惊,蓦地冷道“什么人?”

  那声音的主人一声轻笑:“丫头可别胡说,我现在还不是人。”

  我闻言心口一震,想着那女人还当真是勇气可嘉,居然亲口承认自己不是人。

  心中这样思忖着,我却越来越觉得害怕,如若同我说话的这个女人不是人,那么——

  正当我绞尽脑汁给那个女人一个明确的身份的时候,脖颈处突然冒出一双素白的手,我感受到那手腕绕在我脖子上的轻柔力道,眉头微微舒展开来。

  微微侧身确定心中所想的瞬间,脖子上停留的轻柔力道消失了,我惊讶侧身看着我身后的红影飞快的朝着我的方向飘过来。

  当我看清了迎面而来的那张脸的时候,心中顿时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快慰,我缓缓地抬起头,声音沙哑的对着哪虚无的影子说“九娘,你快些过来看,这女子的脚上断了魂链,眼见着还不晓得有没有救。”

  红衣女子闻言一声虚笑,飘荡着来到了那个蜷缩着的身体旁边,一双眼睛低垂着,也不知藏匿着一种怎样的情绪。

  她就这样静默的看了好久,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允舒航眼疾手快将我拉入怀中护住,那一刻蜷缩的女人突然变得脸色煞白。

  九娘知道事情不妙,抬眼低声道:“丫头,你要借我件东西。”

  我二话不说点头称是,后知后觉的补上一句:“你不会要我的命吧。”

  看着缓缓摇头的九娘,我彻底放了心。

  就在我深呼吸过后不到片刻,九娘的阴寒气息再一次靠近了我,还没等我做出反应,那双冰冷的手传来了九娘的力道:“我同你讲,”她轻轻的说:“我不要你的命,只不过,要烧了你的衣服。”

  我闻言大吃一惊,“烧衣服?”

  还没等我话音落下,距离我不过两步之远的允舒航已经伸手从怀中掏出了火折子。

  我瞪着一双眼看着他向着九娘伸手,刚想要开口愤愤两句,却不想他接下来的举动,简直让我满头黑线。

  他缓缓地转过身,只留下一个清俊的背影给我,反手勾了勾我手腕的玛瑙吊坠凉凉开口:“快些退了罩衣吧,我们的时间不多。”

  我闻言心中大为不快,没好气道:“我就不退,这衣服我留着可以御寒,烧了可r就什么都没有了。”说完这句话,我回身眯眼看他,手指死死护住衣领。“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允舒航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再抬头,他的一双琉璃色的瞳孔已经闭得死紧。

  我喉头一声噗嗤,心想着这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大概是觉得我说的有几分道理,也就不再出声反驳我了,哪知下一刻,少年转身素手一抬,一阵凉风划过我的身侧,我披风的带子立刻应声而开,那一刻,我只觉得席卷了我身体的寒风冷得彻骨,却不曾料想,一旁的允舒航已经不由分说的点燃了手中的火折子。

  我的眼中开始飘起红果果的愠色,磕巴着牙齿问指着允舒航:“你,你……”

  口中你了半晌,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包围全身,我惊讶抬头,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依旧一言不发的立在我两步之远,看着原本穿在我身上的那件鹅黄色披风在噼啪跳跃的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